卡卡

学生一枚,喜欢写周遭事物。

我的挪威室友(三)

發布於

大胡子是众多室友中对我最好奇的人,他总爱跟我聊天,问我很多关于中国的问题。譬如,他问,为什么在中国有人跌倒了不去扶呢?我跟他说,这只是个例,我们在看视频不能将它推至整个中国,中国太大了,太复杂了,不排除有人不敢扶。反正,诸如此类的问题。

当我告诉他,刚到挪威时,坐火车和公交,我坐在别人的旁边,后来,我才知道你不可以与陌生人分享座位。简单来说,在挪威,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你需要站着也不能坐人家旁边。换言之,双人座其实就是单人座在挪威,另外一个位置是用来保持社交距离的。大胡子告诉我,你随意坐别人旁边,这侵犯了人家的空间权。(题外话,我认为在挪威,社交距离是很容易保持的)

这就有趣了,我告诉他,若你去中国,那只能人挤人。在广州的地铁,你只能与别人贴着。大胡子一米八多,一百八十斤,他告诉我,若他处于这样的环境,他会莫名地生气,为什么这些人要靠我那么近。当我第一次到挪威偏远小城市,在火车站中一个人都没有,导航又不准,我想找个人问路都没有,把我吓死了。我非常不习惯看不到人影的挪威,大胡子则对人多不适。这种身体的体验在不同的环境中形成真是有趣。

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先见之明,他说,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国开摩托车去旅行,这样子便可以避开了人头拥挤的城市了。他觉得挪威的文化太单调了,想去中国体验不同的文化。不过,我问他想不想定居中国,他说不想,会想在地中海地区,因为他觉得自己在挪威受冻多年,想去阳光明媚的地方。

大胡子与我一样,我们都没有走在大多数同龄人走路,大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小孩,买车买房。他告诉我,他想过一些有意义的生活,虽然,他也能有工作,也可以结婚生小孩,买车买房,可是他想要奋斗过上一些有意义的生活,不需要太多钱。他说,自己以前的玩伴就是周末回家就开派对喝酒,平日就去上班,每个人都拿着差不多的钱,做着无聊的工作,养育小孩,不太奋斗。反而,他很羡慕我,好像一直在奋斗,从遥远的中国来到欧洲,又独自一人来到挪威,每天都努力学习看书,总是很忙。看看周围的挪威小孩,他们总是party,喝酒,玩游戏,以后,他们也饿不死,反正政府会解决。

我跟他说,这是我的理想生活啊,饿不死,总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最重要最关键,我也不想那么累那么努力,可是,很多东西你可以轻而易举获得,我需要很努力才能得到。他说,对,对我们来说有些东西太轻而易举,不需要努力,可是,这也很无聊无趣的。

我想这大概就是高福利国家与非高福利国家的青年烦恼,互相羡慕着对方,难以理解他们的困惑。


我的挪威室友(二)

我的挪威室友(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