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

学生一枚,喜欢写周遭事物。

做家庭主妇,你读的书到狗肚子里了吗?

發布於
修訂於

这篇旧文曾在豆瓣发出,那时,我是一名家庭主妇,在荷兰陪读。因为有人在我的豆瓣中留言,“做家庭主妇,你读的书都到狗肚子里了吗?”从这句话,我写下这篇文章来探讨自己的想法。首先,我深深地感受人们对家庭主妇的恶意,以及对家务劳动的贬低。

之前,不少友邻好言相劝,女性一定要经济独立,成为家庭主妇是现代女性的耻辱,尤其对于我这种还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因此,我打算详细地讨论这问题。

以前,我也鄙视家庭主妇,认为这是没出息不争气女性的选择,尤其以我母亲为代表,她在家中没地位没话语权没见识。从小学开始,我一直引以为戒,努力学习,致力成为一名职业女性,甚至是女强人。

后来,我读了社会学研究生,思考问题不再仅仅从个人的角度,也试图理解每个人所处的社会结构,个人问题背后的结构性因素。

身边的亲人、朋友甚至同学,逐渐地步入婚姻,为人父为人母,越来越多的各具特色,又有相近之处的现实情况出现,事情往往比想象中复杂得多。可是,女性有工作和经济独立,那也不代表活得很好,很多女性承受着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不过,经济独立确实比家庭主妇更有保障和安全感,至少,不用将命运托付在他人的手上。

于是,很多女性虽然挣扎,可仍一定需要有自己的工作。不过,也有部分女性为了逃避家务劳动和照顾子女,选择外出工作。

我不明白为何如此?人们的出路在哪里?

直到我读了《第二轮班》这本书,副标题叫那些性别革命尚未完成的事。第二波女权运动浪潮兴起,越来越多女性走出家门,在社会和经济上获得相对的平等。可这些职业女性仍需承担家庭的劳务,作者亚莉·霍希尔德将这些女性在家务劳动的时间称为第二轮班,为了能够获得第一轮班(正式工作),他们如何与丈夫讨价还价。当然,作者也指出政府和社会提供的帮助不足是部分的原因。

可是,最能启发我的是,作者指出,父权社会普遍贬低家务劳动的价值,将劳动分为社会和家庭两个空间,可社会普遍又离开不了他人所提供的家庭劳动,造成了剥削。

为什么说家务劳动和照顾性工作遭到贬低呢?自从我与男友同居后,为了省钱,我们自己做饭,算是独立生活。家务劳动不仅是琐碎的,可也是需要规划的。譬如,做饭不仅仅是做饭那么简单,你需要提前规划吃什么菜,如何才能保证家人饮食均衡,提前买好菜,费用方面也要控制。此外,你需要留意各种调味料的使用情况,不足的时候需要及时补给。除了饮食方面,你还需要留意房租电费水费燃气费的使用情况,

后来,我渐渐地更能理解身边的人和事。譬如我妈和嫂子,我嫂子生完小孩后,她就迫不及待地出去工作,以能赚钱为理由,可她赚的钱并不多。然后,她让我妈在家照顾小孩,认为奶奶照顾孙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每次当我妈说,照顾小孩挺累的,让他们多分担,我哥嫂就会说:“我们工作更累啊,你就应该在家照顾好家庭,我们才能出去好好奋斗。”

显然,外面的工作比较高级,也比较体面,因此,嫂子绝对不愿意留在家中照顾小孩。一方面,他们贬低家庭的劳务,另一方面,他们离不可我妈所承担的家庭劳务。当然,你也可以说请人,可请人会遇到很多问题。譬如,请适合的人很困难,他们并不放心,只有奶奶这层亲情的关系才令他们放心将小孩交给她。另外,请人照顾的费用甚至比他们一个人的收入还高,他们也负担不起。

如果家庭劳务的价值得到肯定和尊重,那情况会是如何呢?可能女性就可以不用承受家庭和工作的双重压力,可自由地选择家庭和工作。对此,男性也是如此,男性也可以选择成为家庭主夫不必担心被人取笑,也可以选择外出工作。

我可能就不会被人说,做家庭主妇,你的研究生不就是白读了吗?

因此,我并不觉得成为家庭主妇是可耻的,但我认为这绝对是有风险的,尤其是在中国,因为国家的法律和政策并不保障家庭主妇,社会也在贬低家庭劳务的价值。

我也不敢冒险,后来,我又去继续读了书。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