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

豆瓣:卡卡,学生一枚,喜欢写周遭事物。

从挪威到荷兰,疫情下出行

近日,欧洲各国应对疫情的措施越来越强硬,如此一来,我反而放心出行。

在荷兰读硕期间,有机会去挪威交换三个多月。这次新冠疫情,当学校宣布改成网络授课,同学们都纷纷回各自的国家。可当时,我还没拿到护照,此外,当那么多人同时出行时,感染的风险很大。那时,三月十三号,欧洲大多人都还没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我也不敢出行。

三月二十二号,我拿到了护照,因为,很早便订了四月二号的机票回荷兰,所以,我便打算交完作业再回荷兰。可没过两天,我的护士室友又回来宿舍住了,她还找到了一份在医院的工作,被感染的风险提高的焦虑情绪又增加了,我便期待着早日回荷兰。虽说,荷兰的感染人数更多,检测力度不足,死亡人数比挪威多(意味着医疗资源不足),人口密度更高,可是,若回到荷兰,我跟老公两个人住一起,不需要与其他人分享厨房。此时此刻,与老公待在一起隔离,对心理健康也有帮助。

听说航班很多都取消了,我便去查了一下,原本订的航班也取消了。我便去查了机票,目前,从挪威到荷兰每天只剩下一班飞机,于是,我便买了29号的机票,比4月2号提前了几天。

平常,从奥斯陆到阿姆斯特丹的廉价机票只需要四五百元人民币,前一张机票可以托运行李八百多,可是,现在机票两千到三千之间,我买了较为便宜的,两千左右。

三月二十九号是星期天,在挪威,星期天的公交车12点才开始通车,这意味着我需要打车去火车站。于是,我问室友能否载我去火车站,他爽快地答应了。

他与我同龄,挪威人,三十岁,他看起来像四十多岁,留着胡子,我叫他大胡子。他正在读第二个本科,同时,他是出租车司机。

在挪威,大家也越来越重视谨慎了,担心坐出租车感染,他告诉我,自从疫情以来,他的出租车只载过三个人。疫情期间,挪威的失业率达到30%,二战以来最高。

离开的前一天,我一直在担心要不要戴口罩,毕竟,在欧美戴口罩被打的新闻,对华人的歧视等新闻让我有顾虑,可不戴口罩,那更危险。可是朋友告诉我,可能根本没几个人,不用担心,戴起来。

宿舍窗外的日出,一直想着等做完作业,早起去海边看日出,没想到直到离开也没出成


当我真需离开时,反而不舍的涌上心头。那天,我室友刚值完夜班回寝室休息不到一个小时便起来送我,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不过,他让我不要客气,他算是我在挪威较好的朋友。

那天,我在宿舍便将口罩戴上了。室友出来,我便问他,我这样戴着会不会很吓人?他说,你还好,若我戴上,那我可能被打,因为你那么瘦小,没关系。他还开玩笑地说,你应该在你的口罩上写着自己没病,哈哈哈。在欧美,有病的人才会戴口罩。


在火车站离别时,我与大胡子拥抱了一下,他还开玩笑地说,你不怕啦?很勇敢哦,为你感到自豪!

我当然不怕,我戴着口罩呢,并且,不知道下次啥时候能见呢。

上火车后,我找了个角落坐着,火车上没几个人,也没人检票,也没人戴口罩。可是,大家有保持社会距离,分开坐。到了奥斯陆中心火车上,没能见到几个人,可想,平时这可是挪威最繁忙的地方,不禁伤感。

下了火车,走进机场,到处可看到保持社会距离的提示,以及关于新冠病毒的一些提示。

挪威语和英语提示保持1米的社会距离

不仅如此,我看到了很多老外都戴口罩,我们可能一直埋怨老外不戴口罩,可真当我看到老外也戴口罩,心为之一振,事态实在严重,有点战时的状态。

除了机场工作人员,很多穿着军装的人走来走去,这时更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大部分航班都取消了,所以,托运和安检都很快,机场工作人员没戴口罩,戴了手套。

无论托运还是安检,但凡我发现自己接触过其他任何东西,便拿出免洗消毒液擦手。

不少航班都取消,大多数是挪威境内的航班,机场人也很少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广播不断地提醒大家保持社会距离,多洗手。

机场大多的餐厅和商店都关门了

走去登机口的路上看不到人

老实说,在机场看不到人,心里挺慌的。

挪威与欧洲其他国家的通航大多都取消了,可能唯一通航便剩下荷兰、法国和英国,很多人都是去荷兰转机再去其他国家,有些人转机去美国、中国。其中,两个中国留学生从挪威到荷兰,转机回国。

飞机上,好几个老外也戴上了口罩,所以,我戴口罩并没有太大的压力,可是空少没戴口罩。

两个小时后,飞机抵达阿姆斯特丹机场,从机场出来也心里一震。

机场到处保持社会距离的标语,大多数商品都关了,连垃圾桶都封起来。



荷兰政府建议保持1.5米社会距离


关闭的餐厅和商店


从机场回到学校,一路上,我转了四次火车才回到。很多火车都取消了,google map 和 NS (荷兰铁路公司)都没有实时更新火车班次,我只能一站站地转,最后回到了学校所在城市。


在荷兰,我确实没看到任何人戴口罩,可是,大家对我戴口罩也不恐惧,接受程度高了。最后,我坐公交回荷兰家的时候,司机还跟我打招呼了,当然,我也跟他打招呼并感谢了他。这些疫情期间,不得不外出工作的人,让人敬佩又心疼。


我回到楼下,有个邻居正出门,他说可以给我开着门,一边要保持社会距离,看得出他还挺担心,我告诉他,自己没病,只是为了在长途旅程保护自己,他给我竖起大拇指。


回到家,我立马去洗澡了,将所有外面的东西都放着晾着几天才整理。


整整十二小时,我一直戴口罩,摘下口罩喝了几口水,吃了几片巧克力,安全回到一个星期,没有任何症状。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