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

豆瓣:卡卡,学生一枚,喜欢写周遭事物。

为什么荷兰女性喜欢兼职?

我听一位朋友说,荷兰人(指大多女性,她的同事女性居多)喜欢兼职,不喜欢做全职。当我问为什么,她说,她们可能需要更多时间去陪伴家人,照顾小孩等等。有一本荷兰语的书也提到,荷兰女性从事更多兼职工作,花更多时间照顾家人和小孩。据有关数据显示,60%的荷兰女性从事兼职工作。

来自网络

那时,我很难理解为什么她们愿意为家庭作出如此大的牺牲?牺牲一词来形容这些放弃追求事业而照顾家庭的荷兰女性,我不清楚是否适合,但在中国,怎么使用牺牲都不为过。当今的中国女性,正处于两面受夹的状态,当你工作时,你会被责备过于投入事业不照顾家庭,当你照顾家庭时,你又会被责怪不工作。近半年,我随博士生丈夫到荷兰生活,成为了一个家庭闲妇。有些人觉得我很大胆,一个硕士毕业生不工作成为了家庭主妇,到时回国该怎么办。我非常感激他们善意的关心和提醒,确实如此,如果你成为家庭主妇几年,再次返回职场便会很困难,无论是年龄、性别和工作经验都处于弱势。另外,娘家人总是很担心地问,你还不找工作,等着老公养啊?通常,我会反问试图激起他们的反思,家务劳动不是工作啊?可是,我很清楚,那位一辈子都是家庭主妇的母亲很不希望我重蹈覆辙。

作为对性别有一些敏感度的人,试图找出大多中国女性承受着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的出路在哪?而荷兰女性为何能找到出路?如果不从社会结构和背景去思考问题,很难真正明白真正的原因。直到我最近受到了一封来自类似中国社保部门专门管理养老金的政府机构的一封信,引发了我一些思考。

信件的大致内容是:从他们数据发现,我已经停止了在餐厅的工作(此前,我曾在华人经营的寿司店兼职5天,可是,5天的兼职也需缴税以及交养老金),他们假设,我或许找了新工作或者重新开始学习?又或者,我需要一段时间度假?又或者是,我正在忙一些其他重要的事情。那么,这一笔养老金,我打算如何处理呢?请我与他们联系。

原来,重新开始学习和辞职度假是如此地普遍。一次,一位认识的荷兰老太告诉我,学中文的孙子每半年辞职去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旅行。当时,我觉得她孙子很有个性啊,真勇敢,大概因为这在中国属于另类青年才做的事情,可是,这在荷兰人中很平常啦。

更让我意外的是,5天的兼职也交了养老金,未来也可能有保障。且不说,每个荷兰的老年人,无论工作与否,每个月能拿到1200欧,若你有工作,存养老金,那能拿到更多。如此一来,那可以解释了为何荷兰的女人愿意兼职了,甚至说,荷兰的人都愿意兼职。兼职和全职的福利保障没有什么区别,同样,工作的种类对你的福利保障的影响也不大,你只要工作就行。

在中国,你的工作决定了你能得到的福利和保障,这巩固了工作的重要性。如果你是兼职,几乎没有什么福利和保障可言,如果你在非政府、非国企和非事业单位,那么你的福利和保障也会不太稳定以及丰厚,这可能是为何大家都想考公务员、事业单位和进国企的原因吧。

如果,大家的福利和保障与工作的联系不是如此的密切,如同荷兰人,每个人的基本保障都差不多,工作与福利保障的联系不是太紧密,那么大家对工作的选择可能更能跟随自己的心。

此外,荷兰有退税系统,如果配偶工作很少或者没有工作,一个人的工资未能达到一个数目,那么可以退税。从网络的中文翻译,他们称这为女人金,觉得这叫法很有趣。如果政府提供了这些保障,那不太难理解为何荷兰女性愿意为家庭“牺牲”自己做兼职,不过,我觉得牺牲一词对荷兰女性来说并不适合,你怎么能说,这不是她们的个人选择呢。

荷兰是女权主义的发源地之一,全世界第一位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在乌特勒支大学,最早成立了性别研究的学术机构。在性别平等方面,荷兰的女性积极争取各种权利。全球性别平等排位,荷兰的排名也靠前,那么女性照顾家庭从事兼职工作是一种倒退吗?我觉得未必,反而是一种对家庭对家务劳动价值的重视,不认为家务劳动的价值就比社会工作的价值低,并有各种社会保障为后盾,使之成为可能。

不过,这些在中国都是难以复制的。


工作是智英们的出路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