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7 篇作品累積創作 33897 
卡卡

郑爽和张恒的代孕,亲戚的借腹生子

近日,郑爽和张恒找代孕生子的事情在网络上炒得沸沸扬扬,引起了大家对于代孕生子的热烈讨论。大家认为这些富人将风险转嫁到穷人身上,对代孕一些列道德问题的强烈质疑。这让我想起自己农村那些亲戚借腹生子的故事,一样是...

卡卡

颈椎病发作的日子

自从奋力写完硕士论文后,随之而来就是颈椎病发作,好像若我的任务不完成,我便告诉自己不能生病,若等我停下了,已经病得不轻了。作为农村出生的我,养父在我初中的时候胃癌去世。2005年,新农村合作医疗才刚成立,很多农村人没有医疗保险,医疗商业化程度非常高,胃癌切除手术高达十几万,那是我们家全部的积蓄。

卡卡

她为什么不想在中国当医生

周六,我与一位新朋友夏夏去徒步,我们是通过一位共同朋友认识。夏夏刚来荷兰没几天,人生地不熟,我尽可能提供一些帮助。近日,荷兰每天新增仍居高不下,可是她仍然来到荷兰准备入读博士。她与我老公一样,也是医学生。

卡卡

你一刻都不能停下来

朋友在年前辞职,没想到遇到了疫情,在家休息了两个月。当疫情过去了,她便开始四处找工作,可是一直很不顺利。期间,她也不断地学习,可是,工作就是不好找。今年遇到了疫情,虽说中国大陆已经完全控制好了,可是,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之下...

卡卡

做家庭主妇,你读的书到狗肚子里了吗?

这篇旧文曾在豆瓣发出,那时,我是一名家庭主妇,在荷兰陪读。因为有人在我的豆瓣中留言,“做家庭主妇,你读的书都到狗肚子里了吗?”从这句话,我写下这篇文章来探讨自己的想法。首先,我深深地感受人们对家庭主妇的恶意,以及对家务劳动的贬低。之前,不少友邻好言相劝,女性一定要经济独立,成为家...

卡卡

疫情下的天空,夹缝中的留学生

依据发布在《柳叶刀》上的文章显示,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病人在2019年12月1日被记录,今天,2020年12月2日,新冠病毒肺炎从第一例到现在世界大流行已经一年了。1月23日,武汉封城,紧接着,湖北封城,全国人民一起坐月子。

卡卡

吃软怕硬是通病

没出国前,我以为西方人都遵守规则,依法办事,不会吃软怕硬。可是,我自己以及身边的人经历了几件小事让我们觉得必要的时候就要硬起来,不然便成为别人最喜欢也最容易捏的软柿子。由于学校项目的缘故,我需要去印度开会两周,于是我开始了申请印度签证的旅程。

卡卡

我的挪威室友(四)

这部分想写一些可能不能在豆瓣上发出来的话。大胡子对中国的好奇真不是一般,可他也时常保持警惕,想问问我这个中国人的看法,不完全信任于他所看到的媒体报道。如在武汉疫情爆发期间,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政府如何隐瞒数据。后来,有媒体报道到底有多少的手机号码被爆无端注销,从此推测武汉到底死了多少人。

卡卡

我的挪威室友(三)

大胡子是众多室友中对我最好奇的人,他总爱跟我聊天,问我很多关于中国的问题。譬如,他问,为什么在中国有人跌倒了不去扶呢?我跟他说,这只是个例,我们在看视频不能将它推至整个中国,中国太大了,太复杂了,不排除有人不敢扶。

25
卡卡

我的挪威室友(二)

续上一篇《我的挪威室友(一)》,或许分成一二三四等等,看起来没什么逻辑,确实没有什么逻辑,完全由个人时间和喜好,写到哪里算哪里。在挪威,首付也成为年轻人卖房子的障碍吧,大胡子说,自己租了十多年的房子,每个月交五千多克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