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中国女权群“性骚扰”事件对女权社群的绑架以及MeToo运动的危机

米米亚娜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批评。这次事件确实让我看到了自身的盲区和女权的盲区,也进一步明白了公共参与的复杂度。但是我不希望在我的写作和公共参与里过度自我审查,所以我只能保证我的每一次表达都是真实的感受,请大家理解没有完美的女权主义者,也没有完美的行动者和写作者。共勉。

米米亚娜

这次的事件确实变得很混乱,特别是被拖到微博上以后。我理解圈外人和公众的观感,所以尽量从中提炼出有价值的经验,也算能够参考借鉴。希望更多有热情的年轻人,看到公共参与复杂、现实的一面,但也不要被这乱象吓跑。

極權之下,我們的恐懼、抵抗與愛

在線講座筆記(6.15-6.21):呂頻

米米亚娜

谢谢,辛苦了!我自己也做了很多笔记。吕频一直都是我的一座精神灯塔,她的经历也和我走过的路幸运地汇集到了一起,这让我觉得不孤独。

【端点星事件】陈玫、蔡伟已被正式逮捕,现关押于朝阳区看守所

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米米亚娜
回覆
吳郭義@wudunyi

我们的信息上确实有差别,因为美国轻饶警察确实是有历史记录的,而且这次如果不是舆论发酵,这位警察也并没有得到及时处理,被控谋杀也是因为民愤起来之后。“维权更困难”是个普遍的问题,并不单单指这一个案子,也不仅反映在定罪上。后面你擅自编纂了我的逻辑,给我一个二元选择,属于戏太多。

本质论是不是保守主义的价值观,你可以提出反驳,而不是扣帽子。因为基于我的观察它确实是,但我也没有就此做出抨击,不知道为什么你觉得被踩到尾巴?你是美国右翼?

最后,关于女权主义,不好意思,你并没有基于任何内容说出什么是“不證自明的觀點“,也没有说出什么是“未經證實的東西”,没有论述为什么是“灌輸式的”,为什么是“不求甚解”的,“机械式地背诵下来,而不去反思的”又是什么?我看到的全部是评判和指责,却没有任何具体的事实和论点,这不是傲慢是什么?你具体说的是什么“尖锐对立的”“诸多流派”,这和本文的观点又有什么关系?这一节没有任何可供交流讨论的信息,全部都是扣帽子。我并没有见到你从分析女权主义的角度论述任何对于古典自由主义的不同看法,我也不觉得你真的有这个诚意,或许你想要的只是虚张声势以便压我一头,那么恕我不奉陪这种把戏。还是那句话,你需要面对自己的ego问题。

米米亚娜
回覆
Mikhail@mchuang

谢谢,这里我确实写错了,混淆了古典自由主义主义和保守主义,因为美国的保守主义吸收了很多古典自由主义的价值观,所以我混淆了。我真正想说的其实是保守主义,美国的保守主义和基督教文化结合很深。保守主义(右翼)的本质论是相对于进步主义(左翼)的建构论存在的,前者相信人的本质,后者强调人是被社会环境所建构的。如果你观察保守派的言论,会常常看到此类观点,比如之前大火的龙虾教授彼得森,他是一位右翼明星,他把人和龙虾做比较,认为龙虾\人身上的一些身理特征决定了他们的领地意识or等级意识。

米米亚娜

这篇文章里的左右是美国语境,我们对此并没有疑惑。如果是中国语境,所有概念都不一样。

米米亚娜

保持多元化的人类组织方式和“歧视”还是有一定距离,并不是让大家放弃自己身份的独特性,也不是完全不考虑对方的种族、性别、文化背景,而是我们尽量不“基于”这些不同来降格对待别人,或是把别人不看做和我们一样完整的人。所以这里就是比较棘手的地方,当我们想要纠正那些历史上基于种族、性别或是文化背景而形成的体制所积累下来的负面效应的时候,就容易陷入身份政治里面,从而被说着是“逆向种族主义”,我没有那么容易被这种指控吓唬,毕竟这更像是偿还债务,但我希望我们能找到更好的路。

米米亚娜

很有意思的视角。认知到这两种不同语境是很重要的,相信很多人都可以写出文章分辨美国运动和香港运动的各种不同。除此之外,本文还有很多的语境没有分辨清楚,比如说什么是“反贼”,什么是“小粉红”?我想表达的point可能不在于此。我并不否定这背后的复杂脉络和事实,但是事实并不能改变人们的观念,人们以何种价值观看待事实更重要,这决定了话语和舆论场上的dynamic。价值观是更重要的,所以我不认为“所有的理解和观念”都是平等的,理中客永远不会成为我的态度。

米米亚娜

关于辨明对“正确”的定义这一点我同意。香港运动和这次的美国运动语境很不一样,不能简单混为一谈,这个我在写的时候也意识到了,但因为和我想表达的point不是很有关联(我在本文的point主要是关于in-between这部分人群的多重身份和情感上的两难困境),所以没有掰开了说,但谢谢补充和分辨这些细节。在运动的合法性上,我相信有更多辩论可以进行,比如说大家普遍认为的“美国人(or黑人)有充分的合法渠道去践行自己的主张)可能并不真实,据我看到的一些研究者文章显示,弱势群体在维权的时候更容易遭遇制度上的阻碍。本质论到底是古典自由主义的价值观,还是保守派的价值观,是需要区分的,这里我主要是指保守派的价值观,但古典自由主义确实是保守派价值观的基础。最后,关于侮辱的大帽子我不接受,父权制和资本主义并不代表就不保护个人自由和权利。你在涉及女权主义的时候,逻辑质量会出现明显下降,可能某种情绪和立场干扰了你的判断,你需要正视自己的ego,也建议你放下一些敌意,更加理解女权主义的世界。

米米亚娜

比起“川粉”来说,“粉红”本来就是个更加泛化的标签,我在写作的时候,确实感觉到的是定义上的困难,因为我找不到更准确地标签来完成我的叙述。所以请你先定义“粉红”。

米米亚娜

谢谢补充他们两人的对标,我写川普的时候联想到的也是习近平。但把后者冠上“强人”之名我十分不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