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一個充滿敵意的世界相處(青年系列講座文稿)

翻译失真所炮制的美国鄙夷:对比同一本书的台湾,大陆以及美国片段

米米亚娜

谢谢作者的认真分析,很重要的话题。像留言里一些朋友所说,可能大部分并不是故意,而是受制于翻译水平+认知水平+大陆特有的知识框架,但正因为是无意识的才可怕。我最近也有提醒身边人要少阅读墙内公众号上的文章,审查在其次,作者所内化的自我审查才要命,如果没有相关经验,普通人太难察觉到字里行间里被扭曲过的信息,长期阅读这些被Comprimised的文字,思维和语言能力被降维是肯定的。中文的污染程度和简单粗暴程度都在加剧,我们要是还随波逐流,是很容易堕落的。墙外的中文作者应该有多一层使命感,就是通过自己的写作去对抗这种堕落,去保护中文的一方净土。

出柜之后:被处分的同性恋教师

米米亚娜

我刚进高校的时候,因为学生专业基础不好,我和另外一个新老师额外给他们补充了大纲之外的一些课程(在规定课时之内),做了很多额外工作,学生和我们感情变得很好,进步也很大,但因为比另外一个班多上了内容,而且被定性为“在大纲之外”,也是差点被处分,最后被调离了那个班级。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清楚了体制的尿性,离开变成了注定的选择。这个池子太逼仄了,但它驯服不了我们,为你的离开高兴,也谢谢你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瘟疫年纪事 | 这世上的路我们终究要再走一遍

《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讲座后的一些想法

米米亚娜

能够意识到被戏弄的苦闷的,已经是明白人了,就像我国内那些从来不跟着起哄的消极反抗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