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者\独立写作者\社会创新设计师,长期关注、推动女性议题,热衷组织和参与公共活动,普及公民教育,擅长性别、社会、政治、传播等各种泛社会科学领域的话题

中国青年女权运动简史(下部2014-2019)

接上部《中国青年女权运动简史(上部2012-2013)》

 

中国青年女权运动简史(2014-2019)


2014年

 

2月14日  抗议“百合网”逼婚广告

在百合网广告《因为爱不等待》中,一位女孩在毕业、工作后每次去看望外婆,外婆都只问她“结婚了吧?”这位女孩后来为了生病的外婆决定年内结婚,并通过百合网实体店找到了结婚对象。该广告春节期间在央视3个频道、10个卫视和多个城市火车站屏幕大规模投放,引起了许多未婚男女青年的反感,有行动者在微博上发起“万人抵制百合网”话题,认为广告“用陈旧的伦理道德绑架用户”、“歧视女性”、“严重伤害了已婚和未婚的人”,并要求百合网立即删除广告并道歉。

2月14日情人节,十多位行动者来到北京百合网总部,合唱她们用《爸爸去哪儿》改编的歌曲《外婆别逼我》,其中两位女青年手举着“想结我才结不结怎么啦”、“别逼我”的牌子,另有一位男青年举着“别因为外婆跟我结婚”的牌子与她们站在一起。女青年们同时向百合网送出了一封信,建议百合网不要再投放含有逼婚信息的广告,并对自身的婚恋观念进行反思。

 

参考文献:

女权之声| 不满广告逼婚情人节女青年百合网总部唱歌抗议

中国妇女研究网| 抵制逼婚广告还不够

南方人物周刊| 逼婚广告,让爱等待

 

11月12日  黄蓉诉性别歧视案

女大学生黄蓉在应聘杭州市西湖区东方烹饪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文案策划一职时,三次被该单位以“限招男性”为由拒绝。7月8日,黄蓉以“用人单位招工的性别歧视”为由,通过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起诉该单位。历经一个月的努力,8月13日,黄蓉收到了法院的案件受理通知书。得知黄蓉一案已被人民法院立案后,有行动者在新浪微博发起联名信活动,并分别向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妇联、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寄去了公开信,期待积极处理性别歧视问题,并希望法院公正判决,还女性求职者公道。

11月12日,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对这一案件做出判决,认为被告新东方烹饪学校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平等就业的权利,对原告实施了“就业性别歧视”,并要求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这是中国首例性别歧视案并且原告胜诉案件。

 

参考文献:

中国新闻网|女大学生求职遭性别歧视11个城市发联名信

参考消息网|中国首例性别歧视案原告胜诉

自由亚洲| 广州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法院勒令企业道歉

 

2015年

 

2月20日  女权之声发起“春晚有毒,万人联署要求停播”活动

作为全球观众最多的电视节目,看春晚已经成了大部分中国家庭除夕夜的必须活动。但很多观众发现,春晚逐渐沦为各种歧视大行其道的场所。从2015年春晚开始,围绕春晚节目有没有涉嫌歧视引发了轰轰烈烈的大范围讨论。

2月20日,女权之声在微博发起“抵制毒春晚”为主题的联署信,四个小时征集签名超过1000人,同时还发布了一份全面监测春晚节目的会诊报告,指出春晚至少存在44处歧视问题。来自11省的19位行动者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寄送举报信,抗议2015年春晚含有歧视性内容,违反了广电总局的相关规定。一同寄出的还有一封建议信,要求广电总局指令和监督中央电视台停止播放包含歧视性、侮辱性内容的羊年春晚节目,停止对女性、肥胖者、南方人、单身者等群体的歧视与侮辱。之后3月4日,“万人联署抵制毒春晚”的联署人之一、来自北京的行动者辛颖将征集到的1490个签名寄给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中央电视台,再次呼吁央视停止歧视。

 

参考文献:

女权之声| 春晚有毒,万人联署要求停播!反对歧视,为自由与多元生活权利代言

女权之声| 不再为歧视节目买单!2016春晚观看“找茬”指南

吕频|女权主义者联名抵制春晚:春晚究竟有无歧视女性?

自由亚洲| 央视春晚涉多项歧视引争议民间发起停播联署遭屏蔽

 

3月7日开始  全球声援被拘留的女权五姐妹

妇女节前夕,王曼、韦婷婷、郑楚然、李婷婷(李麦子)、武嵘嵘五名女权行动者计划在三八妇女节前举行反对公交车上性骚扰的公众维权活动,但她们却分别被广州、杭州和北京等地的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抓捕并遭刑事拘留37天。在被拘留过程中,她们不断受到警方审讯和虐待,包括长时间不让睡觉,用强光照射眼睛,被戴手铐和脚镣,并被拒绝获得急需的药物等。

女权五姐妹被拘捕事件迅速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英、美、欧盟多名官员和政界人士均对中国当局的做法表达了批评。时任美国前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在4月7日通过社交媒体表示,“中国必须终止对女性活动家们的逮捕。这是不可原谅的。”

除此之外,遍布全球的民间义士也以各种形式发起了抗议和声援活动。全世界有超过300个公民社会团体公开声明要求释放“女权五姐妹”,在伦敦、西雅图、纽约、首尔、东京、香港、新德里……出现了声援集会。在中国,人们参与联署甚至到看守所现场声援。

4月13日,五姐妹被释放,这是中国维权营救行动的罕见成功。但条件是她们不能离开法定居住地。此外,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找个担保人。一年后,中国警方才解除了她们的取保候审。

参考文献:

纽约时报| 被中国关押的女权五女:她们是谁?

王政访谈:女权五姐妹被捕事件及中国女权运动走向

BBC | 中国女权运动:她们还能走多远?

端传媒| 吕频:“女权五姐妹”四周年,女权核心组织者的贫困,与贫困的女权运动

 

3月开始  秋白因“恐同教材”三次起诉教育部

中山大学在校大学生秋白在图书馆查阅心理学、医学等专业使用的教科书时发现,很多教材将同性恋定义为“心理疾病”。由于担心“恐同教材”对自我认同期的同志形成误导,2015年3月19日,秋白联名十余名同学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广东省教育厅分别递交举报信,反映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多种教材存在的问题,她亦在广东省教育厅门口举牌抗议,以期引起教育部门与公众的关注。之后,秋白起诉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认为有关教材损害其名誉权,但广州市天河区法院驳回了其上诉。

她于同年5月向教育部提交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教育部对错误教材的监管职责,但未获回复。随后,她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提告教育部。但在庭前谈话里,教育部工作人员表示秋白可以书面投诉相关问题,并承诺会按照举报监督机制来处理相关问题,秋白随后撤诉。之后,她联合中国各地80多人寻找教材对同性恋表述存在的问题,并写举报信邮寄给教育部。但他们的信件要么被退回,要么未得到回复。

4月25日,秋白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相关规定为由第二次状告教育部不作为,但法院以“信访事项没有侵犯到起诉人的合法权益”为由未予立案。

5月,她决定对教育部提起行政复议,但未得到受理。

6月14日,她第三次将教育部告上法庭,并得到了立案,但一审败诉。秋白上诉后,在2017年3月2日,二审仍维持原判,以败诉告终。对此,秋白表示很失望,但称不会放弃。

 

参考文献:

澎湃新闻| 中大女生诉教育部“教材歧视同性恋”,学校否认以不毕业施压

澎湃新闻| 女生秋白再磕教育部:举报教材同性恋问题没回复,提行政复议

端传媒| 秋白打官司:有問題的是「櫃子」,不是我

端传媒| 中國大學生因教材歧視同性戀狀告教育部不作為,終審被判敗訴

财新网| 教材疑污名化同性恋大学女生告教育部二审败诉

 

5月26日-6月10日  女子腋毛大赛

肖美丽联合几位女权行动者在微博上发起了一个“女子腋毛大赛”的活动,呼吁女性网友上传自己保留腋毛的腋窝照片。 目的是挑战中国越来越多人正在形成的刻板印象和对女性身体的评判标准:保留身体毛发一般被视为男性专利,但在传统中国审美概念下,却不认为腋下无毛是美。女人要有吸引力,就必须没有腋毛。

两周后,她们一共收到了46张未刮除腋毛的腋窝照片,获胜者是根据参赛选手帖子获得的点“赞”和“转发”量来评选的。大赛发布了三个等级的奖品,用的钱来自肖美丽在其“美丽的女权徒步”里募集到的资金的余额。

 

参考文献:

中国日报网| 刮还是不刮?微博“女子腋毛大赛”引外媒关注

纽约时报| 女子腋毛大赛挑战性别不平等

BBC | BBC中国博客:女子腋毛运动引争议

 

7月2日  李麦子的女同婚礼

受到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消息的鼓舞,女权行动者李麦子和她的伴侣小辣决定举办一场属于她们的婚礼,希望以此推动同性恋婚姻在中国得到认可。

她们没有排场的车队、复杂的仪式和华丽的礼服,也不收礼金、饭钱AA,连婚礼现场也是前来庆祝的朋友们赶在仪式开始前布置起来的:墙上挂有几面彩虹旗、几张合照海报和一个醒目的牌子,写着“女权要自由,女女要结婚”。二十余名朋友和二十多名记者参加了这次婚礼,但两人的家人并未出现。

 

参考文献:

女权之声| “女权要自由,女女要结婚!”北京拉拉办婚礼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

自由亚洲| 中国同性恋:排斥还是包容?

韦婷婷| 我主持了那场媒体热议的女同性恋婚礼

 

2016年

 

2月  反逼婚众筹广告

“反逼婚联盟”是由一群年轻人组成的倡导婚姻自主的线上小团队,参与者普遍有过被“逼婚”的经历,在以百合网等婚恋产业投放的“逼婚”广告大行其道的时候,“反逼婚联盟”的核心成员们计划做一个“反逼婚”广告,在公共空间作出来自另一种价值观的回应。他们成功发起众筹负担了灯箱广告3万8千元的费用。

“反逼婚”广告先后有两个版本,在第一版中,“反逼婚联盟”的设计师米果将人物设计成双臂交叉举过头顶的形象,用“X”的肢体语言直观地传达出拒绝的含义;女孩T恤上醒目的“逼婚”两个字也被打上红叉。然而,这个版本却没有通过工商部门的审批。团队为了成功打出广告,又设计了第二版“温馨正能量的家书式广告”,也就是最后呈现出的版本。2月10日,“反逼婚”广告终于出现在了人流量颇大的北京东直门地铁站内。

 

参考文献:

端传媒| 首例众筹“反逼婚”广告亮相北京地铁站

中国青年报| 女子众筹地铁登反逼婚广告,母称小心被雷劈

新浪新闻| 揭秘反逼婚广告诞生幕后:设计者是已婚人士

 

3月  “反三七过三八”

“反三七过三八”是中国知名媒体人、女权主义者李思磐与性别平等倡导公益机构广州新媒体女性网络于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前夕在以微博为主的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起的一次社交媒体运动,目的是以女权主义的立场反抗商业营销与微博上所流行的污名化“妇女”一词以及拒绝过三八妇女节的潮流。

活动的核心策划者们认为,在性别平权面临问题的中国,人们渐渐遗忘“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这个纪念日的女权意义,渐渐遗忘中国的女权历史,而长期的去政治化,以及越演越烈的商业营销,让甚至大多数高等院校都发展出名为“三七女生节”的消费文化节,不断在年轻男女当中强化性别不平等的文化规范,悬挂在校园里的女生节告白横幅甚至演变成一种公开的性骚扰。因此,他们通过一些线上的论述和线下对青年小组的支持活动,号召女网民和高校学生,重新回归三八妇女节的传统,强调女性平等政治权利和工作权利。

活动得到了中国各地女权主义者的积极响应,她们举着“反三七过三八”标语出镜,并且在标语下写出各种平权诉求,包括反性骚扰、反性别暴力、反性别刻板印象、普及性教育、呼吁男女受教育机会平等、就业平等、有偿家务劳动、男性分担家务与育儿、维护女工权益等等。

 

参考文献:

李思磐| “三七或者三八,这是一个问题”

端传媒| 李思磐:妇女节变成女生节?当中国女权遇上营销和去政治化

新媒体女性| 三七女生节,红底黄(白)字大写的性骚扰!

女权主义贴吧| “女生节取代妇女节”的实质,就是消费主义取代女权主义

 

2017年

 

1月12日 张累累寄信人大代表呼吁建立反性骚扰机制

“两会”前夕,女权行动者张累累寄出325封《给人大代表关于防治公共交通性骚扰的建议信》,希望收到信的人大代表们能够在“两会”期间提交关于建立公共交通防治性骚扰机制的提案。这是中国“女权行动派”们连续第三年向人大代表提交类似的“两会”建议信。张累累当年指出,公交、地铁上的性骚扰现象如此普遍和严重,却没有任何机制来预防和救济,这导致骚扰行为没有成本,被骚扰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她在台湾看到公共交通上很多反对性骚扰的宣传广告和标语,在香港也看到相关措施,所以她希望通过人大提案的方式能够在大陆也实现类似的宣传。之后的2018年,女权行动者猪西西继续接力了寄信人大代表的活动。

 

参考文献:

纪小城| 【女权史上的今天】2017年1月12日:张累累寄信给325名人大代表,呼吁建立反性骚扰机制。

猪西西| 反性骚扰寄信接力:八地区小伙伴致信人大代表,五地区代表愿提案

金羊网| 人大代表刘涛建议:公交地铁增设防范性骚扰标志

 

1月21日  参加世界女权大游行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誓就职的第二天,1月21日周六,美国各地都举办了女权主题的游行集会,据最新统计数据,游行当天仅华盛顿特地区就有约120万名女权主义者走上街头,表达自己对性别平等、少数族裔权利和环境保护等议题的诉求。该抗议行动的声势之大和动员范围之广都是空前的,这也令世界各地的女权伙伴备受鼓舞,并引发全球范围的女权大游行。女权之声在当天曾对游行盛况进行线上直播,为国内的女权主义者传递运动最前沿的景象。

身在现场的中国女权行动者们表示,“来自中国的女人”和“中国的女权主义者”,是他们参与这次大游行时选择坚持的政治身份,他们不但展示了中国女权者与全世界女性团结一致的热情和他们参与国际政治的主动性,也借用运动声势来为中国女性议题发声,并在这个过程中持续进行着海内外的女权社群建设。

 

参考文献:

女权之声| 中国女权主义者说参与女权大游行是怎样一种体验

纽约时报| 与“直男癌统治”对抗:中国女权在纽约

 

3月  声援被禁言的“女权之声”

在今年人大政协两会召开之前,中国民间女权组织“女权之声”的主要社交媒体帐号近日被禁言30天,女权之声通过微博小号“还女生平等”表示,可能与2月14日发布的一篇已遭删除的有关美国女权团体计划在三八国际妇女节,举行一场女性罢工活动的文章有关。这场活动名为“没有女性的一天”(A Day Without a Woman),由1月21日华盛顿反川普女性大游行的组织者协调。不过,就在女权之声使用“还女生平等”账号宣布禁言消息以及公告继续用该帐号发布女权资讯后约一个小时,“还女生平等”账号却被销号。之后,世界各地的女权行动者和支持女性权益的民间义士纷纷出镜,举出标语声援,要求新浪微博解释禁言原因并解禁女权之声。

 

参考文献:

纽约时报| 中国女权组织“女权之声”微博账号被禁言

美国之音| 中国女权组织微博账号被禁言封杀

女权之声| 女权之声微博禁言结束了,我们有这些话想对你说

 

5月1日  行走的反性骚扰广告牌

2016年3月左右,女权行动者们曾计划发起一个反性骚扰广告的众筹,她们努力在一个半月内筹得了4万块钱。但经有关部门的敷衍、回避和拒绝后,反性骚扰广告最终未能上线。无奈之下,张累累决定以“人肉广告牌”的方式来进行宣传——她要背着这块广告牌生活一个月,并且号召100个人一起背广告牌出门。“发送100个广告牌”的活动和自媒体平台“新媒体女性”合作,在其微博发出。100块广告牌很快被全国各地的网友认领,接着微博上陆续发来了很多不同地方的人带着广告牌出行的照片。有的人不仅常常带牌子出门,还在旅游景点即兴办起了宣讲会;有人设计了一套关于性骚扰的问卷让路人填写;还有学校社团在校园里拉了关于反性骚扰的横幅,很多人和广告牌合影。

张累累把自己打扮成全身粉红的造型,开始了每天带广告牌出行的生活。在活动的第17天,也就是2017年5月17号,国保带着几个警察找到张累累,以广州要召开“财富论坛”为理由,要求张累累的广告牌行动必须马上停止,并要求她和肖美丽搬出广州。在这之后,她和周围的女权小伙伴也不断遭到警察的骚扰。

 

参考文献:

肖美丽:一块广告牌——中国地铁反性骚扰广告运动

张累累| 他们说:你必须叫停你发起的反性骚扰行动

端传媒| 从黑手改到猪蹄,反性骚扰广告还是走不进广州地铁

 

2018年

 

1月1日开始  #MeToo\米兔在中国

2018年1月1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毕业生罗茜茜实名举报,指控该校教授陈小武曾于12年前在她读博期间对她性骚扰,且多年来性骚扰门下数名女生。罗茜茜是中国第一个大声喊出Me too 的女性,为#MeToo 运动这一年在中国爆发,席卷学术界、公益界、媒体界、宗教界等拉开序幕。

罗茜茜在公开信中表示,她受到美国#MeToo 运动影响,又在中国知乎网站上看到了曝光陈小武骚扰女生的内容,于是决定公布自己12年前被陈小武性骚扰的经历。早在2017年10月,罗茜茜就联系到多名曾被陈小武骚扰的女生,整理出文字和录音资料,并向北航纪委发出实名举报。

在接下来一周多时间内,中国数十所高校校友纷纷发表连署公开信,要求母校建立机制防范校园性骚扰,其中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等知名学府,但有多封公开信发出后在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平台上被删除。

1月11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发布通报,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之后教育部宣布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

远在加拿大求学的女权行动者七七在微博上首次创建#MeToo在中国#话题声援发声者,直到1月17号被封禁,阅读量有四百五十万。之后为躲避审查机制,MeToo本土化为了“米兔”,继续号召反性骚扰行动。

陈小武案之后,2018年4月的沈阳案令MeToo运动再度发酵。此后,网络上开始连续出现全国各地高校学生针对在校教师的性侵或性骚扰实名指控。7月底,一些知名公益人士、知名媒体人和公共意见领袖,包括公益人邓飞、媒体人章文和央视知名主持人朱军等,被指控性侵或性骚扰。8月初,一部整整95页、针对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北京龙泉寺住持学诚法师性骚扰女弟子的报告,第一次把此类公开指控带入了宗教界。

中国MeToo在最终撞向“体制内”权力阶层时受到了全面打压。朱军事件爆发后,微博半小时内迅速删除相关热搜贴文,陆续撤下“#MeToo”、“性侵”等标签。网友遂想出以“我也是”、“俺也一样”替代,随后也被列为禁词。数个MeToo的发声者被其指控的侵害嫌疑人以名誉侵权告上法庭,运动随之陷入低谷。而在不久之后的刘强东涉性侵案中,女权行动者和#MeToo义士们继续接力支持女方维权并将声援阵线扩展至海外。

 

参考文献:

端传媒| #MeToo在中国

BBC | 中国#metoo蔓延揭权力规则下隐蔽性侵

纽约时报| 中国“米兔”何以创造历史?

自由亚洲|「#MeToo」在大陆遭封杀「俺也一样」同样成网禁

 

1月20日  参加美国妇女大游行

随著美国总统川普就任一周年,妇女大游行一周年将至,美国纽约、华盛顿以及多座城市于1月20日举办了游行活动。本次主题包括女性政治参与、反性骚扰、尊重移民以及性少数人群权益等等。关注中国女权议题的活动人士也来到了现场,呼吁持续关注中国女权和性骚扰议题,打出了“#米兔在中国#”标语牌。

参与游行的女权行动者梁小门表示,因为反性骚扰的“#Metoo在中国#”标签在国内被审查,她希望把行动聚焦在中国反性骚扰问题上,并且拍下参与游行的照片支持国内的相关事件。

 

参考文献:

美国之声| 美国妇女大游行中国女权人士发起新标签#米兔在中国#反性骚扰

 

1月-2月  “单飞沙龙”与反“剩女”污名运动

女权行动者米米亚娜在她聚焦当代女性议题的社会创新项目中,深入访谈了位于中国6个大城市里的25位单身女性,全面系统性地分析了中国被“剩女”所污名化的单身职业女性背后的社会环境、性别权力结构以及她们所面临的困境。在研究的基础上,为了团结被社会边缘化和污名化的“剩女”,她在成都组织了一场“单飞沙龙”的社群活动,促进本地的单身职业女性互相联结、分享经验和资源,共同重塑她们对身份的积极认知。

之后她联合这些女性,在春节期间于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其项目报告,连带发起了一场反“剩女”污名运动,倡议公众从此弃用“剩女”之名来贬低独立女性。此运动在微博上获得数十个大V、公益机构和数千网友的转发,倡议帖在一个月内阅读量突破百万,留言数千条,激发起了广泛的公共讨论,并推动了反对“剩女”污名共识的形成,为中国单身职业女性的婚姻自主权赋能。

 

参考文献:

米米亚娜:是时候把【剩女】污名埋进历史的坟墓了| 我们都是掘墓人

女权之声| 为把“剩女”污名埋进历史坟墓,她采访了25位大龄单身女青年

 

3月9日开始  抗议“女权之声”被封号

3月9日,中国最大的民间女权传播平台“女权之声”微博账号和微信公众号均被永久封禁,截止被封之前,前者有十八万粉丝,后者也有七万粉丝。为取回账号,“女权之声”的工作人员进行了长久的维权抗争,她们寄信给中央网信办,并向北京和广东多个部门寄信申请信息公开。在向微博、微信两家平台维权无果之下,“女权之声”于4月4日通过寄信的方式分别向深圳南山区法院和北京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两家平台恢复帐号、道歉,并赔偿损失1元。由于未收到两家法院的回复,“女权之声”一方又分别于4月16日和5月14日分别前往这两家法院起诉,但均未能立案,法院方面也没有给出理由。

“女权之声”账号被封后,很多网友发起了声援,但都被平台压制。3月16日,即“女权之声”被封的第七天,几位女权主义行动者在北京郊区一片坟地附近的废墟为“女权之声”办了一场“葬礼”。她们将这次行为艺术起名为“女声头七,坟头蹦迪”。她们表示,不要无声离逝,要阴魂不散;不要悼念,要跳舞,要咆哮。

 

参考文献:

纪小城| 【女权史上的今天】2018年3月9日:“女权之声”微博、微信账号被封

自由亚洲| 中国“女权之声”微博、微信同时被封

端传媒| “女权之声”被消音的100天

端传媒| 独家专访“女权之声”创始人吕频:封号封到第十个时,你还会愤怒吗?

 

2019年

 

4月  #HereforJingyao#支持Jingyao联署 \ #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反强奸文化运动

2018年9月初,京东CEO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捕,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2018年12月21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公布刘强东事件的调查结果,决定不予起诉。然而在美国检方决定不予刑事起诉4个月后,早前指控刘强东性侵的明尼苏达州立大学女大学生正式对刘强东提起民事诉讼。这一提告也导致女学生的真名(Liu Jingyao)和真实身份曝光,从而在国内的社交媒体上引来了大量攻击和羞辱。于是有民间义士发起了#HereforJingyao#在线联署请愿,联署最后收集到了上千个签名,签名者包括众多海内外的学者和大学生。

而后,微博账号“明州事纪”称刘强东明州晚宴视频曝光,发布了两端经过剪辑和配字幕的视频,力图显示“女方未醉酒主动跟随并邀请刘强东进入公寓。”

此视频再次招来更多网民对女方的质疑和攻击。女权行动者七七、米米亚娜、兔子等自发组成了行动小组,撰文抨击苛责受害者的强奸文化,并联合@Catchup性别平权姐妹在微博上发起#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的自述活动,呼吁更多曾受侵害的人们打破沉默,讲述受害经历,打破公众的强奸迷思和对受害者的刻板印象。

#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在短短两个多星期的时间里,微博话题阅读量超过两千万,相关讨论两万多条,并引发了机构媒体的关注,被英国卫报、纽约时报和法广撰文报道,端传媒发表了积极评论文章。

 

参考文献:

看中国| 刘强东案当事女生提民事诉讼超500人联署声援

纽约时报| 刘强东案引发中国强奸文化讨论

米米亚娜:话语可以扼杀一个人,也可以保护一个人| 我和“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

 

4月12日  抗议#les#超话被封禁

4月12日,新浪微博消无声息地封掉了#les#超话(以女同性恋为主题的兴趣社区),豆瓣最大的女同性恋小组LesSky也被隐藏。

在2018年4月,新浪微博曾发布“清查公告”,将“同性恋”和“涉黄、宣扬血腥暴力”并列为要清理的对象,不但关闭1百多个帐号,更封锁了gay的超话页面。而2019年则轮到les超话页面毫无预警地被封锁。北京同志团体分析,这很可能是新浪为了配合中国政府4月启动的“扫黄打非”网路整治行动,所做出的审查行动。

根据网友统计,3月份les超话消失之前,该话题阅读量超过4.6亿,关注人数有13.9万人。一开始抗议声浪远远不及上一年支持男同性恋的声浪,但数天之后,事件持续发酵,发声的人越来越多,十天后#我是les#话题阅读超过了4.5亿。同性恋亲友会成都分会志愿者崽子和同志公益组织工作人员小正,发起了“拍下禁声”的活动,倡导顺性别、跨性别女同性恋群体及友同人士拍下嘴部被“封禁”的照片,表达对新浪行为的不满和对性少数权益的支持。活动得到了很多网友们的响应,也有更多的不同形式的草根作品涌现在微博上,声援抗议。


参考文献:

LGBT权促会| 渣浪你好,这一回,我是女同性恋

回声Huisheng | 拉拉真的不愿发声吗?从les超话被封说起

 

9月11日  庭审现场支持Jingyao

刘强东涉性侵案女事主Liu Jingyao于4月16日在美国对刘强东提起6项指控的民事诉讼后,9月11日该起诉讼的听证会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里斯市中心的亨内廷县民事法庭举行。在纽约律所工作的女权行动者梁小门与其他三位女生一同去旁听了该听证会。在听证会结束后,她在微博发布了一条关于听证会内容的视频解释庭审内容,受到了很多积极的反馈。

梁小门一直关注着此案的进展,今年7月,她获悉该案的开庭信息后,想去旁听。直到开庭前一周才下定决心,梁小门临时请假,买机票,并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前去支持Liu Jingyao的消息。她还去超市买了一块空白桌布,回家后制作了一块支持Liu Jingyao的横幅。开庭前一天晚上,她在网络平台上征集到了一同前往的志愿者。她表示在她看来,这起事件并不是一桩桃色绯闻,而是一个与她有关的公共议题,网络上的支持声音需要在现实中完成落地。

 

参考文献:

刘强东涉性侵案听证亲历者:这是一个反性骚扰议题,不是桃色绯闻

吕频| 到美国法庭支持Jingyao,刘强东强奸案第一次听证行动者亲历

 

7月、8月、10月  “米兔在中国”展览

为纪念和赋能中国#MeToo运动,从7月开始,“米兔在中国”展相继在北京、广州、成都举办,但却两次被迫中止,终于在10月份来到纽约继续发声。展览由一群来自国内和纽约当地的中国民间女权主义者以及志愿者们历时半个多月共同筹办。这次展览不但完美再现了国内的米兔展里曾经展出过的项目——受害者自白、受害者短片、受害者物品、7个米兔案件、米兔志打印、中国反性骚扰大事记、全民寄信督促雷闯自首等,也加入了一个新的展品,目的是呈现近年来国内女权运动者遭遇过的体制内外的各种打压,包括但不限于:被警察约谈、被逼迁、被迫流亡、家人被骚扰、活动被干扰或取消、组织被关闭、社交媒体账号被封、个人证件被扣、个人物品被没收、被公开抹黑等等。布展志愿者将她们被打压的数据打印成了一张张彩色的数字,模仿连侬墙的方式,贴出了“Resisters unite!”的字样。

展览开幕式上梁小门、翠子、赵丫丫和米米亚娜讲述了作为常驻在海外的青年女权主义者如何助力中国米兔运动的经历。开幕式之后所有志愿者和参观者们在展厅外的大街上组成了一整条街的人链,他们高喊口号,声援对刘强东提起诉讼的女孩Jingyao,也声援中国的反性骚扰运动。

参考文献:

米米亚娜| 冲破封锁的重生——记“米兔在中国”纽约展

美国之音|“米兔展”在中国屡次被禁,转战纽约继续发声

自由亚洲| 中国#MeToo展览在内地遭禁,纽约开展

 

1 篇關聯作品
女权主义34公民运动2青年女权行动派2#MeToo14米兔在中国3女权五姐妹1
39
39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