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者\独立写作者\社会创新设计师,长期关注、推动女性议题,热衷组织和参与公共活动,普及公民教育,擅长性别、社会、政治、传播等各种泛社会科学领域的话题

中国是如何在推特和脸书上攻击香港抗争者的?

推特公司周五(9月20日)宣布,它又一次关闭了全球数千个传播假新闻以及为政府宣传的账户,这些账户来自阿联酋、中国和西班牙等地。来自中国的那些账户意在对香港抗议者挑拨离间。德国之声这篇报道说:

【推特公司表示,他们已经确认4302个来自中国的账户”试图扰乱香港的抗议运动”。今年8月,推特公司宣布发现来自中国的超过20万个虚假账户,被用于在香港扰乱视听。】

自香港6月爆发“反送中”抗争运动以来,中国当局一方面严厉封锁香港抗争者的声音,一方面启动强大的宣传机器开启信息战,利用官媒和社交媒体煽动民族主义和反西方情绪,并开始指责示威活动已“出现恐怖主义苗头。”


1.    推特和脸书取缔大量可疑账号


随着运动的持续,对抗争者的攻击与抹黑也从微博蔓延到被国内封锁的海外社交媒体上。8月19日,美国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及脸书(Facebook)接连宣布,取缔其平台上的大量账号,称其散播关于香港示威的虚假信息,且背后由中国官方主导。

根据KATE CONGER在纽约时报的文章《香港抗议信息站升温:推特和脸书称中国散布虚假信息》报道:

【Facebook表示已删除了7个页面、3个Facebook群组和5个涉及香港抗议者虚假信息宣传的账户。Twitter删除了936个账户,并表示将禁止国有媒体进行推文的推广;此前,《中国日报》和其他一些出版物在Twitter上发布广告,指抗议者得到了西方利益集团的资金支持,并且越来越暴力。
“这些说法故意并明确地试图在香港制造政治混乱,包括破坏当地抗议运动的正当性和政治立场,”Twitter在声明中说。“根据我们的深入调查,有可靠的证据证明这是一次国家支持的统一行动。”】

而在推特(Twitter)公开发表的声明中还称:

【由于Twitter在中国大陆被封锁,很多大陆用户需要通过VPN才能访问Twitter。但这些账号是通过特定IP地址访问Twitter且没有受到屏蔽。】

声明还强调,这936个账号只是20万个类似账号中表现最活跃的一部分。

据BBC文章《香港示威:推特与脸书封“假新闻”账号指中国官方幕后主导》表示:

【脸书的网络安全政策主管格雷彻(Nathaniel Gleicher)说,脸书移除上述页面与账号等,并非由于它们发布的内容,而是由于它们背后的运作行为。“在背后运作它们的人们互相沟通,并且使用了假账号来诈称身份。”】

8月22日,YouTube也紧随其后,声明关停了210个针对香港抗争散播不实信息的频道。


2.    中国在推特和脸书上对香港抗争者的攻击


根据推特(Twitter)的声明,以及纽约时报等媒体的披露显示,这些有中国当局背景的账号在以推特和脸书为主的海外社交媒体上攻击、抹黑抗争者的方式包括:夸大或偏颇地表现香港抗争者的暴力、极端、愚蠢的信息和图片、将其比作恐怖分子、指责其为港独分裂国家、发表对其喊打喊杀的仇恨言论等,另外也有一些为香港警察辩护以及支持中国当局的言论。

而根据孟宝勒在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文章《中共如何对香港抗议者展开信息战》里披露:

【有的媒体报道完全是欺骗性的。一段视频周一出现在网上,视频显示了一名拿着用于Airsoft的玩具武器的抗议者,类似于彩弹游戏的Airsoft在香港很受欢迎。中共的《中国日报》把这段视频作为抗议者拿起武器的证据大量转发,还把这个玩具认定为美军配备的M320榴弹发射器。
“这和恐怖分子有什么两样?”其中一条评论写道。“我们还要忍耐多久?”】
【上月底在香港机场举行的一次和平静坐中,抗议者试图向包括大陆游客在内的抵港乘客解释他们的诉求。但中国媒体广泛播放的一段视频是,几名抗议者骚扰一位从示威者手中夺走海报的白发游客。
“目击者称,老人拒绝接受示威者分发的传单。我认为,不论有什么理由,都不能这样对待老年人,”《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Twitter上用英文写道,他配的视频只显示了抗议者与该男子对峙。
“这些年轻人的政治狂热让他们失去了所有的怜悯心,”胡锡进补充道。】


3.    中国宣传机器在海外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扩张


至于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上大量的账号是如何落入中国当局的操控之下的,作者RAYMOND ZHONG, STEVEN LEE MYERS, JIN WU在纽约时报文章《喷子和五毛党:中国如何在推特上攻击香港抗议者》里指出: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在本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这些账号已发了360万条推文,其所代表的运动与俄罗斯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发起的信息战相比不太老练,也更仓促。
这场运动的操作者没有花时间去培养看似可信但虚假的网络人物,而似乎是简单地在一个神秘的全球市场上购买账号,寻求获取社交媒体影响力。在那个市场上,粉丝和转发都可以低价买到。这些账号用印尼语、阿拉伯语、葡萄牙语和其他语言发贴。它们推销勾搭服务,发有关韩国男孩乐队的帖子,转发关于流行朋克音乐的信息。】

而在同一篇文章里,作者表示发现大量发言记录蹊跷的账号,这些账号除了用英文和中文外,还用超过55种语言发推文,后来,一大批英文推文开始出现,但从2017年年中起,许多这些账号开始用中文开始宣传。例如:

【“作为一名热爱香港的香港人,我真是好怀念以前那个发达的法治香港,”@derrickmcnabbx在6月15日用中文写道。该账号的地址据称是“美国乔治亚州”。今年之前,该账号几乎所有推文都是色情链接。】

文中还提到:“据时报和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在这些账号把注意力转向香港抗议之前,它们曾抹黑中国政府的批评者。”例如商人郭文贵——他在社交媒体上高调指控中国高层官员腐败。

【在这些账号的某些推文运动期间,它们主要是在工作日发帖子,表明这些账号由打卡上班的人员操作。一个账号有好几个月都在整点过后的12分种和42分钟发诋毁郭文贵的信息,表明发帖是自动进行的。】


4.    中国当局对香港抗争者发动信息战的影响


中国当局利用官媒和社交媒体发动的信息战,配合防火长城和审查机制对信息的封锁和过滤,造成了严重的信息污染和不对称,加剧了大陆和香港民众的误解、割裂和对立,对香港抗争者的运动产生了很大阻力。正如纽约时报作者孟宝勒在文章《中共如何对香港抗议者展开信息战》里评论到:

【这种做法在中国大陆和海外产生的结果是,制造了一个与在香港看到的现实不同的版本。在香港看到的明显是一场大众示威运动。在中国的版本中,这是一场没有居民支持、受外国特工煽动的暴力小团伙的猖獗活动,这些人呼吁香港独立,要分裂中国。
这种叙事几乎可以肯定是反映了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国领导人的说法,它正在加剧中国公众的误解,让他们越来越愤怒。这可能反过来也会加大政府的压力,增加了在有限或不准确信息的基础上做出过度反应或误判的风险。
在类似于Twitter的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帖者正在越来越多地呼吁中央政府采取行动。把他们“打残都不能够”,一名人士周二在提到抗议者时说。“必须打死。就该派几辆坦克车压过去清理掉就干净了。”这反映了微博上日益普遍的情绪。】

中国当局在社交媒体上的战术在本篇以及其他多篇相关文章里都被用来和俄罗斯在美国大选时期的所作所为类比。而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扩大,作者提出了其威权主义实践可能对民主世界产生更大威胁的忧虑和警告。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对公民看到和读到的内容进行管理。政府的新努力与其他国家(主要是俄罗斯)使用的战术相像,那就是通过发布大量的信息、宣传,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是彻底虚假的信息,让国内和国际的受众应接不暇。
“宣传者跨越国界互相观察、互相学习对方的经验,”《这不是宣传》(This is Not Propaganda)一书的作者彼得·波莫兰采夫(Peter Pomerantsev)说,这本新书描述了威权主义政府是怎样将社交媒体武器化的,社交媒体曾被誉为民主理想的预兆。
这些虚假信息显然是为了削弱人们对香港抗议者诉求的同情,他们的诉求包括让香港700万居民享有更多的民主自由。】

还有作者KATE CONGER在《香港抗议信息战升温:推特和脸书称中国散布虚假信息》一文里提出的:

【自2018年开始,中国可能已经开始尝试使用西方社交媒体来破坏台湾选举,大西洋委员会(Atlantic Council)数字检验实验室主任格雷厄姆·布鲁基(Graham Brookie)说。他还说,中国的虚假信息活动往往比俄罗斯更广泛,且严格围绕一系列外交政策目标,包括把台湾和香港和大陆更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中国人一直在观察,在俄罗斯的信息行动中,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没用的,”布鲁基说。“中国正在试探,哪些手段行之有效,哪些手段不会被逮到。” 
针对香港抗议活动的虚假信息宣传活动之所以引人注目,也因为许多推文都是用英语写的,针对的是全球受众。
“我认为,他们正试图触及香港说英语的人,以及更多的旁观受众,”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数字与网络政策项目主任亚当·西格尔(Adam Segal)表示。】


5.    中国当局对此事的回应


在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公开发表了其取缔大量账号的声明后第二天,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发言人在记者会上即问及当局是否是被撤账号的“幕后黑手”时,他表示对此事一无所知

【我不了解你说的具体情况。但我想,对于当前香港局势,14亿中国人是什么态度,你应该清楚。海外华人华侨、广大留学生是什么态度,通过媒体报道,你应该也很清楚。我想这些人都可以表达他们的观点和看法。】

但是很快,中国各大官媒就针对此事做出了措辞激烈的反驳,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发文,指责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的行为“双标”、“有违言论自由”,声称被撤账号只是正常地说出真相、谴责暴力、表达爱国,即受到封杀的对待,并将两个平台定性为“西方反华势力帮凶”,进一步煽动受众的反西方情绪。

例如人民日报在8月20日的公众号推文《感谢推特和脸书,让中国人深刻体会到了外网的“言论自由”》里的结尾处写道:

【然而,西方社交网站这种筑高墙阻拦不同声音的做法,恐怕在可见的未来里都不会得到改善了。因为就过去这几年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还在以“打击假新闻”“打击虚假信息”为由,对“推特”和“脸谱网”施加了更大的“言论审查”压力,以封杀那些不服从西方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国家的言论。
而平时最爱侃侃而谈“言论自由”的主流西方媒体,也对这种言论审查格外支持,甚至还会主动监督这种审查的执行力度。但这也并不奇怪。毕竟这些西方媒体本质上也是一群“顺我者言论自由,逆我者独裁集权”的伪君子。
只是长此以往的话,这堵“西方舆论霸权的高墙”,怕只会越筑越高。西方民众乃至被西方舆论洗脑的其他国家民众,恐怕将难以“翻墙”出来,看到真实的世界了。】


本文原载于:中国数字时代

3 篇關聯作品
18
18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