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北酒店日記|成為「幹部」後,我的第一單生意

性愛相談室|跟男友進行抽插時,時常會想要上廁所,這是所謂的「潮吹」嗎?

徐豪謙

我個人的想法是,就算這個平台用一些方法屏蔽了這類的資訊,但孩子們總還是可以有辦法在其他的平台,找到他們想找的資訊。與其讓孩子們上網搜尋一些錯誤的資訊,不如有人認真地將這些資訊攤開來讓他們知道。

不過仍謝謝你提出這個問題。

你沒看見的角落|酒店業男性從業者的情緒勞動:少爺篇

徐豪謙
回覆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在此提供幾個想法供您參考:1. 只要受僱於人,沒有一份工作可以獲得完全的「自由」。 2. 無論是酒店還是妓院,起碼現在在台灣,已經很少有「逼良為娼」的事情發生了。3. 在酒店從業的人是否都是被捆綁住沒有自由,建議您參考我其他篇文章再下定論

徐豪謙

我想這並非我這篇文章要傳達的意思,通常我們在談論「情緒勞動」的重要性時,是在於,這其實是這些人工作的一個很重要的內涵,但往往不被視為是工作內容,而被視為是裡所應該拿出來的「敬業」態度。我並不全然覺得少爺的工作世界就是地獄,因為一樣高工時、一樣需要看人家臉色的職業其實比比皆是。我這篇文章雖然是著重於少爺工作辛苦的面向,然而少爺的工作環境還有其他面向,也不是每個少爺都認為自己身處的工作環境是個地獄。

「見不得光」的職業:酒店小姐的「辛苦錢」

徐豪謙

這倒也不盡然,例如現在已經有很多國家的性產業已經合法化了,但性工作者所背負的污名還是很重呀⋯⋯那雖然陪侍產業並不直接以性行為換取金錢,但跟客人的一些曖昧的親密互動,仍會被許多人視為是拿「自我」來交換所謂的「快錢」,是一種自甘墮落的象徵。但說到底,只要是受僱於人,哪個工作沒有或多或少的讓渡「自我」來換取金錢呢,哪個工作不需要或多或少的違背自己的心性,去完成一件自己並不開心的事情呢⋯⋯

顛覆你的想像|酒店小姐多樣化的性別氣質展演

徐豪謙

您說的陪酒文化在台灣也是有的,不過我這裡討論的比較是產業化的陪酒經濟,我記得中國大陸也有類似夜總會之類的文化(嗯⋯⋯有點不確定)?我這系列文章主要是想把這類產業的神秘面紗給揭開,讓大家對這些產業有更好地理解。

徐豪謙

北大清華或者上海清華我是不清楚,但在我們新竹清華這邊,這種題目是一點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