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豪謙

徐豪謙,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研究領域為性別研究、同志研究、情慾產業研究。 2017年4月開始與情趣用品公司《異物》合作,於《異物梗色工作坊》,開設口交技巧、肛交技巧、陰道交技巧、前戲技巧等課程。課程開設至今,已有上千位學員受益。 2019年8月進入人稱「八大」的酒店陪侍產業,以「經紀人」/「開桌幹部」的身分,在林森北路一帶進行田野觀察。

顛覆你的想像|酒店小姐多樣化的性別氣質展演

Image by javier R from Pixabay
本文在介紹此行業女性從業者時,使用「小姐」一詞是為了符合該產業的脈絡,並讓文章較親近易讀不會太過學術。另外請台灣之外的華文讀者注意,這裡指的「酒店」是指類似夜總會等以男性消費者為主,有女性陪侍,可以喝酒的地方,而不是旅館。

不像女生/要像個女生:我這樣應該不行吧?

許多人想到酒店女性從業者:酒店公關或稱酒店小姐,都會認為這些女性從業者在陪酒的過程中,就是必須從衣著、髮型、行為舉止等,不斷地從方方面面去展演所謂的「女性特質」或「陰柔特質」。

例如前兩天我到朋友家作客,朋友的朋友是長榮空姐,飛了五年,正在思考人生下一步路要怎麼走。我半開玩笑但也半認真地說,不知道要做什麼的話,可以先來酒店業上班,存一筆錢,不管要創業或再次進修都很方便。這位美麗的長榮空姐問我說:「可是像我這樣(低沈很man)的聲音也可以喔?」、「我沒辦法嬌滴滴的喔,我不爽我是很容易給他們巴下去的喔!」面對他認為他不適任的各種狀況,我都說:「沒問題,這個完全不影響你來這裡上班」。

不只是非從業者有這樣的認知,甚至就連我自己旗下帶的小姐也有這樣的認知。我旗下的某一個小姐玫瑰,在看台[註一]向消費者問好時,也會使用娃娃音說話,認為這樣更符合客人期待。但當我發現我帶的小姐使用娃娃音問好或跟客人交談撒嬌時,我立馬告訴他,這也許就是為什麼你的業績一直起不來的原因。

[註一]看台指的是,消費者進入包廂後,店家的行政人員會帶著小姐們進包廂面對客人排成一排,讓消費者看看有沒有喜歡的小姐,消費者若有喜歡的小姐的話,就會「點」該位小姐下來「坐」。

女性(身體)的存在本身就證成了女性特質

雖然在酒店業無論是店家、經紀人或是小姐本身,都會建議,一個小姐業績要好,符合傳統女性特質的長頭髮一定比短頭髮來得吃香,再來則是苗條程度與胸部大小等等。在身體的部分酒店業仍然會要求某一種特定的女性特質,然而在聲音以及行為舉止上,則有許多不同的樣態,不斷展演「女性特質」、「陰柔特質」的酒店小姐,在這一行並不見得吃香。

不一致的女性/陰柔特質展演

為什麼我會說使用娃娃音是玫瑰業績不好的原因呢?因為這位小姐已經過了30歲了,用娃娃音撒嬌對多數男性消費者來說,不會是他應該有的形象。當形象不一致的時候,就如同演員選到不適合他的角色一樣。當消費者認為你展現出不是你(這個年紀)該展現的模樣,甚至讓消費者覺得你很「做作」,本來要讓消費者入戲的展演,卻讓消費者打破了「第四面牆」,完全體認到這是一場(很刻意的)表演,因而無法「入戲」,反而「出戲」。

消費者是來「玩」的:溫良恭儉讓的女性特質並不吃香

雖然我不是消費者,但是在酒店業從業兼職,難免還是會上「幹部桌」[註二]。坐幹部桌時,多少可以見到別的小姐在酒桌上的表現。一開始我也很意外,為什麼許多小姐,並不如玫瑰溫柔婉約,好像不把這個行業當成服務業一樣,跟客人言語交談時,時常「嗆」客人。直到某一次的幹部桌上,我才明白了這裡的服務規則。

[註二]幹部桌意指該酒局的酒客,都是酒店業從業人員。

該次的酒局,因為時間已經比較晚了,外貌條件比較優渥的小姐們大多都先被挑走了,主客[註三]一直挑不到他喜歡的小姐。但在酒店消費,一直不點小姐下來坐並不是一個合宜的行為。在行政送了最後兩位小姐進來看台之後,主客無可奈何地問:「你們兩個誰比較活潑,誰比較會玩?」行政介紹了某一位小姐,於是該位小姐被留下了。

[註三]主客有幾種樣貌,一種是該酒桌上權勢最大的人,例如是「兄弟桌」裡位階最高的大哥,或者是職場中位階最高的上司;另一種則是這場酒局的主角,通常也是主要買單的人

沒有那麼多戀愛客:炒熱氣氛、有來有往才是王道

很多人以為男性消費者上酒店,是想要尋求情感慰藉,想要醉倒在女人的溫柔鄉。但其實這種的「戀愛客」,其實並沒有那麼多。酒店消費者,多數是一群人一起來的,有的是為了展示自己(黑社會、職場)的位階,有的是為了談生意應酬,也有的就是單純跟朋友來娛樂。在一群人一起的場合中,並不是那麼容易有談戀愛的氛圍。

因此在酒店裡,玩樂的氣氛其實更是大多數消費者所追求的。那要怎麼營造玩樂的氣氛呢?喝酒、玩遊戲都是一種辦法,但要把氣氛炒得更熱,適當地「嗆」客人是必要的。「嗆」了客人,一方面會點燃酒客的勝負欲,另一方面,玫瑰所面臨的沒有話聊這種情況,就不復存在。因為「嗆」與「被嗆」,其實就會呈現一個有來有往的局勢,酒桌上的氣氛自然就被炒熱了。很多資歷深、業績好的小姐,真的都不是仰賴溫良恭儉讓的服務態度,反而大剌剌地展現出某種「不夠女性」的姿態,與消費者「麻吉麻吉」,才是會讓酒客留下印象,再次消費的。

瞬息萬變的性別氣質展演

雖然我剛才提到,「戀愛客」並沒有那麼多,小姐其實有很多空間可以「做自己」。但在某些情境之下,小姐們還是得拿出「女性姿態」來服務客人。勾住客人的手,甚至將頭依偎在客人身上,這大概是最基本的。若是客人酒醉了,開始抱怨公司、抱怨老婆孩子,需要討拍,這時候小姐們就得拿出「母愛」,來照顧這個外表堅強,內心脆弱的大孩子。小姐們得敏銳地觀察酒客們的狀態,不斷地轉變自己的性別樣態,來提供酒客們在不同時間點所需要的服務。

小結:酒店業販售的並不一定是「女性特質」,或者說販售的是「多樣化」的女性特質

就上面所提到的,其實傳統被大家所聯想到在互動上的女性特質,在酒店業並不見得管用,必須要視時機使用。反而小姐「像個男人一樣」,跟著一起講黃色笑話,自稱「拎北」,說自己有「懶趴」等等,更有可能跟酒客們打成一片,製造歡樂氣氛。但這些行為是否是「像個男人一樣」,還是是另一種的女性樣態,或許可以進一步討論。但可以確定的是,酒店業中女性從業者的姿態,並非那麼扁平,而是非常多樣的。筆者也希望這篇文章,有打破讀者們對於酒店業從業者的某些既定印象,得到一個新的視野。


臉書粉專搜尋:「小經紀的林森北酒店歷險記」https://www.facebook.com/nightclubagentstory/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