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豪謙

徐豪謙,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研究領域為性別研究、同志研究、情慾產業研究。 2017年4月開始與情趣用品公司《異物》合作,於《異物梗色工作坊》,開設口交技巧、肛交技巧、陰道交技巧、前戲技巧等課程。課程開設至今,已有上千位學員受益。 2019年8月進入人稱「八大」的酒店陪侍產業,以「經紀人」/「開桌幹部」的身分,在林森北路一帶進行田野觀察。

酒店妹的「小白困境」:辛苦攢積的頭期款,卻沒辦法讓我買到半間房?

Photo Credit: weareaway from Pixabay

算一算,Emma進入八大也將近快要10個年頭。雖然身材豐腴的他,在酒店業往往是被歸類為最下層的「制服龍妹」、「扛瓦斯的」[註一],但甜美的笑容,加上應對得宜的手腕,讓Emma這些年下來,也攢積了不少願意在他身上花錢的「老點」。甚至到後面,Emma已經不用每天穿著高跟鞋在店裡「走台步」[註二]、被客人品頭論足之後才能努力換得上台的機會,也不用再面對他不喜歡的酒與二手菸,更不用面對他那討人厭的「塑膠經紀」[註三]

這一兩年,Emma一直有男人提供他穩定的經濟來源,雖然並不是幾十萬台幣的那種大數字,但對Emma來說,一個月打個幾次砲能換到的錢,也夠Emma開銷了。有趣的是,「包養」Emma的對象並不只一個,而Emma的「恩客」們也都知道這一點。

其實以Emma的現況來說,算是過上很舒適的生活了。縱使他拿男人的錢過活,但他也沒有因此對那些男人卑躬屈膝。當他跟我聊他與那些男人的互動情節的時候,我實在是很難想像他三不五時就會對他的「金主」們動怒,等著對方請求他的原諒。這算是讓我小小地開了眼界。原來不需要外觀極度主流,只要對方對你有任何一絲的情感依附,你還是可以在這段關係中拿翹、耍大牌的。

[註一]「龍妹」意指「恐龍妹」,「扛瓦斯的」,則是指涉小姐體格「健壯」到可以把瓦斯桶扛起來。這兩個詞彙都是意指小姐身材肥胖,是不被慾望的身體。而這類身材豐腴的小姐們,往往也只有階層最底端的「制服店」願意讓這類的小姐在他們的店家上班。

[註二] 「走台步」意指小姐們穿著高跟鞋,四處到每間包廂「看台」供酒客挑選。而小姐們之所以戲稱這個行為叫做走台步,一來是因為穿著高跟鞋走來走去走一整個晚上,腳是相對不舒服的;二來則是因為不斷地看台,但又沒獲得工作機會,很容易讓小姐覺得,今天根本不是來上班而是來「走秀」的。

[註三] 「塑膠經紀」意指在合作上,無法給予小姐需要的照顧與幫助的經紀人。許多「塑膠經紀」把小姐「開發」到酒店上班之後,就放任其在酒店內自生自滅,沒有給予應有的職業訓練或情感支持。

「我該為自己打算打算了,我最近打算買一套房子起來」

三十好幾的Emma最近突然聯繫我,說想回酒店上班。我問說,外面男人給的錢不夠用嗎?Emma說,如果日常生活的話,還算夠用,但他覺得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想買個屬於自己的房子。如果之後要再加上房貸的話,那目前男人給的錢可能就會有點緊。

Emma跟我認識算有一段時間,他能為自己未來的生活多做規劃我自然是樂見其成(畢竟八大太多小姐是只有今天,沒有明天),所以我便開始幫Emma張羅要回來酒店上班的事情。張羅得差不多,準備要去酒店填寫資料面試的前兩天,Emma突然又跟我說他暫時不打算回酒店上班了。

面對一個這麼重大的髮夾彎,我覺得有些古怪,便向Emma的好姐妹打聽了一下。這才知道,他跟某個金主出現了起了一些爭執,買房這件事情出了一點狀況了。

事實上,Emma並沒有想要金主送他一套房子。一來,在酒店當中永遠因為身材而被貶損的他,覺得自己不可能會遇到這樣的火山孝子,在不景氣房價又高漲的年代,還能送他一整套房子。就算真的有人願意為她買一套房子,那也必須拿東西去換,例如Emma以後就必須專屬於他,只能被他包;原本能夠頤指氣使的姿態,可能也會因為「拿人手軟」,而要變得卑躬屈膝,這些都是Emma不願意做的。

但Emma總是有一個很有趣的「分散風險」邏輯,他總是告訴我說:「我才不會蠢到把命運押在一個男人身上咧,萬一有一天他翻臉不認人的話,我臨時要去哪裡找這麼多錢吐回去給他?」所以從Emma打算買房以來,他不願在買房這件事情上接受任何男人的資助。頭期款跟後續的房貸,Emma都打算自己全額負擔。

身為「小白」的困境

但買房這件事情,對於Emma來說,卻有一個難以跨越的難關。Emma入行許久,一直以來的收入都是現金交易,因此Emma連信用卡都沒有,所以沒有基本的信貸紀錄,也就是網路上大家俗稱的「小白」。攢積的錢雖然牢牢實實地待在戶頭裡,但這兩年銀行業似乎因為呆帳太多,在信貸申請程序上,也更加緊縮,並不輕易放款。

身為「小白」的處境,讓Emma感到相當受挫。因為Emma不是沒有能力繳房貸,而是沒有申請房貸、繳房貸的資格。在各種碰壁的情況下,Emma最後只好借助有「正常工作」的男人的幫忙。但好死不死,原本說好要幫忙申請的房貸,就因為Emma一時沈不住氣,使兩個人起了一些爭執,導致這件事情就此告吹[註四]。

[註四] 雖然Emma的閨蜜告訴我,他弟弟是房仲,Emma要買房這件事情幾乎都是透過閨蜜的弟弟在處理。閨蜜的弟弟跑了幾間銀行想要幫Emma申請房貸,都被打槍。我不確定Emma無法順利申請到房貸,是不是完全是因為「小白」身分的因素,還是有其他信用紀錄上的問題。但不得不說,「小白」的身分的確有一定的影響。無論Emma是不是單單因為「小白困境」而無法買房,在這篇文章我更想談論的是,Emma無法改變其小白命運的故事。

一樣都是服務業,但我真的做不了「白天的工作」

其實要讓Emma獲取信用紀錄,只要找一份有固定薪轉的工作,待個一陣子,倒也不難取得辦卡資格。Emma也不是沒有試過這條路,只是每次「白天的工作」做沒多久,Emma就做不下去,又回到情慾產業打滾了。

在八大所需要付出的時間精力跟一般的服務業沒什麼兩樣,但一般的服務業卻要面對主管與客戶的各種刁難。相反的,在酒店陪酒,Emma不但可以被男人捧在手心上,喝醉時發酒瘋,店裡也只是意思意思訓斥一下而已,並不會真的拿他怎麼樣。

面對這兩種不同的情勢,Emma總是會覺得不平衡,很難接受白天的工作處境。每次暫離酒店從事「白天工作」的時候,總是會跟上司起爭執,或覺得自己這份工作做得很委屈。因此Emma上岸做「正常工作」的職涯壽命,往往不超過幾個月。

因此,Emma最終還是回到酒店上班了。Emma回到酒店上班,並不是為了貪「快錢」,而是看見所謂「白天的工作」的勞資關係是多麼的不平衡,相對於酒店來說是多麼不友善的工作環境。

在這行,許多小姐原本賺得飽飽的錢,在沒有金錢觀念的情況下,賺的錢很快就消耗殆盡,不得不回來繼續上班。但像Emma這種對於自己的未來有所規劃的老妹,已經不再像年輕時的自己,賺得多花得也多。這次回鍋到酒店上班,他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這種小姐在整個八大來說,雖說難得,卻也能從其中看到八大內、八大外的各種酸楚。

臉書粉專搜尋:「小經紀的林森北酒店歷險記」
https://www.facebook.com/nightclubagentstory/

喜歡這一系列文章的話,還請各位不吝惜多多讚賞,Clap多拍幾下,感謝大家。

顛覆你的想像|酒店小姐多樣化的性別氣質展演

「見不得光」的職業:酒店小姐的「辛苦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