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豪謙

徐豪謙,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研究領域為性別研究、同志研究、情慾產業研究。 2017年4月開始與情趣用品公司《異物》合作,於《異物梗色工作坊》,開設口交技巧、肛交技巧、陰道交技巧、前戲技巧等課程。課程開設至今,已有上千位學員受益。 2019年8月進入人稱「八大」的酒店陪侍產業,以「經紀人」/「開桌幹部」的身分,在林森北路一帶進行田野觀察。

你沒看見的角落|酒店業男性從業者的情緒勞動:少爺篇

Photo Credit: victorvote from Pixabay

過往在提到陪侍產業,或廣義的情慾產業時,多半關注女性從業者的勞動內容與勞動狀況。若撇開男男情慾產業不談的話,情慾產業中與女性從業者相關的男性從業人員的勞動內容時常是被忽略的,即使有,也甚少會提及這些男性從業人員的情緒勞動。

酒店業往往被視為是女性展演情緒勞動最好的範例,然而在酒店業當中,需要進行情緒勞動的,不僅僅是女性從業者,酒店業各個崗位的男性從業者,往往也需要負擔大量的情緒勞動。

酒店業男性從業者(一):少爺

少爺的勞動內容及薪資結構概述

酒店業在介紹少爺的勞動內容時,往往會將其形容為KTV的服務生,只是場景換到酒店來,但薪水卻高出不少。生意普通的店家,少爺的底薪可能是四到五萬元台幣;生意好一點的店家,少爺的底薪則可能會上升至六到七萬元台幣。除了底薪之外,每個消費者開了包廂,其中的一項基本消費就是少爺的服務費。這些服務費在月底匯集而成之後,將會平均發給每個少爺。亦即少爺的薪水,除了底薪之外,還有小費的加成。

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麼優渥的薪水自然有其辛勞之處。少爺的工時一天長達12個小時,月休約四到六天。雖說這份薪水看似優渥,但在整個酒店業的體系來說,少爺的收入根本不值一提,因此時常被小姐與酒客看輕。少爺除了基本的送餐、送酒、換冰桶的服務之外,也時常被小姐與酒客使喚去買菸或買店裡沒有但小姐或酒客想吃的食物。

瞬息萬變的酒店包廂:落跑或留下

然而包廂內小姐與酒客的互動狀況瞬息萬變。小姐與酒客喝多了,有時候會互相爭執,又或者會將脾氣撒在少爺身上,這時候言語上的貶低、羞辱算是最基本的了,有時候一個冷不防,玻璃酒杯就這樣砸過來了。新進的少爺受到這種「文化衝擊」被嚇到已經算是萬幸,更多的是身上留下一道一道的傷口,卻沒有人會賠償醫藥費給他們。

又或者小姐醉倒在包廂內,少爺的職責是得把小姐抬出來安放至休息室。但喝醉酒的人常常說自己沒喝醉,並且做出脫序行為這件事,在酒店可說是看到已經麻木的風景。當少爺要攙扶或者要將小姐「扛」出包廂的時候,不少小姐會設法倒在路邊,甚至是酒店大廳,開始哭鬧。雖然這也許是小姐們背後不為人知的各種辛酸淚,但少爺在這個時候受的氣也沒少過。少爺一方面得顧及他的職責將小姐送回休息室,另一方面又必須在小姐撒潑打滾的時候,努力地「哄」小姐,安撫小姐的情緒,讓小姐不要在公共場合失了形象讓人看笑話。

資歷比較深的少爺,會注意一下今天他顧的包廂的酒客是誰,坐檯的小姐又是誰,以便設想今天可能會發生的各種狀況及因應方式。然而新進的菜鳥時常就是卡在這一關,無法適應一天12個小時的高工時,再加上無法調適包廂內的各種情緒勞動(尤其老鳥通常會叫菜鳥去比較難搞的包廂),不少菜鳥往往因為這些緣故,做沒多久就落跑了。

縱然這份工作如此辛苦,然而許多人仍然需要這份優渥的薪水來維繫他們的家庭或者清償債務,因此,在酒店甚至可以看到許多的「老少爺」在替人跑腿換冰桶,以及,受這些氣⋯⋯。

臉書粉專搜尋:「小經紀的林森北酒店歷險記」https://www.facebook.com/nightclubagentstory/

「見不得光」的職業:酒店小姐的「辛苦錢」

顛覆你的想像|酒店小姐多樣化的性別氣質展演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