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豪謙

徐豪謙,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研究領域為性別研究、同志研究、情慾產業研究。 2017年4月開始與情趣用品公司《異物》合作,於《異物梗色工作坊》,開設口交技巧、肛交技巧、陰道交技巧、前戲技巧等課程。課程開設至今,已有上千位學員受益。 2019年8月進入人稱「八大」的酒店陪侍產業,以「經紀人」/「開桌幹部」的身分,在林森北路一帶進行田野觀察。

你沒看見的角落|酒店業男性從業者的情緒勞動:公關經理篇

Photo Credit: 張敏淑 from Pixabay
每間酒店裡面都會有一個職位叫做公關經理,簡單來說,公關經理就是處理公關(女性陪侍者)的各種大小事。公關經理這個職位雖然是管理職,但其要承受的情緒勞動也不少,尤其其要承受的情緒勞動不只來自於公關們,也包括公關的經紀人、經紀公司等。

公關經理的勞務內容與薪資結構概況

公關經理主要管轄小姐們的出勤狀況,並且管理各組「保姆」[註一] 的業績狀況等等。公關經理的具體薪資在田野期間我沒有打聽到,但就在田野中閒聊耳聞的狀況來說,很多時候只是為了人情來幫忙。經理的頭銜是好聽,但在八大,要賺到比公關經理薪水還要高的方法多得是。例如我比較熟悉的一個公關經理大明哥,他有自己的經紀公司,但因為人情的關係,來S酒店幫忙[註二]。每次在S酒店見到大明哥的時候,他的開場白總是:

「好累,好想回家睡覺,好端端地跑來這裡幫忙顧店幹嘛」。

[註一] 「保姆」在酒店業中又稱「行政」或「帶台」,主要的工作內容為Call小姐上班、小姐有各種情況負責聯絡小姐的經紀人、帶小姐「看台」時幫忙推薦比較有希望「上台」的小姐等(在業界此項業務稱之為「推台」)。

[註二] 所謂的人情成分,可能是公關經理與該間酒店的金主為同一個堂口,或者彼此在八大行業之間有合作關係。

公關經理的黑臉與白臉

1. Be Nice 扮白臉:見到小姐/經紀問聲好

「哎呦,美女,今天的髮妝不錯喔!」

「阿凱今天又來送妹上班啊,好經紀捏!」

S酒店裡面比較高層的主管有總經理、執行董事跟公關經理,頂多再加上一個只出錢不太管事,每天負責在店裡泡茶的「董仔」。

從我入行到現在,S酒店算是我經常跑的一間店,除了少爺之外,行政跟管理階層的XX哥們的名字我都叫得出來,看到的時候也會問聲好。但我剛入行的時候,總是有那麼一點不平衡,覺得很奇怪,S酒店除了公關經理大明哥,跟我小姐的直屬保姆之外,其他的管理階層都不太會搭理我,這讓我覺得不太受到尊重。我不禁想,是因為我很「菜」嗎?是因為我只在這間店丟了一隻妹嗎?但再怎麼說,總是見面三分情吧?!見到彼此打個招呼,有很難嗎?

當我提出這個疑問的時候,同公司的一個經紀跟我說:「在八大,大家都是『看錢做事』,你要有『產值』人家才會把你放在眼裡。你今天在一間店丟的妹多,人家自然對你好來好去。你今天只丟一兩隻妹,人家哪有需要『插潲』(tshap-siâu)[註三] 你。你要說八大現實也可以,但八大就是這樣。」另一個經紀則告訴我:「八大沒人在管你是穿西裝還是嚼檳榔,你今天作為一個經紀,有妹就是有面子,沒有妹就是什麼都沒有。

當我也正這麼解釋S酒店對我的態度時,我的上頭卻跟我說了一個非常不一樣的答案,他表示:「在店裡他們每個人主管的事情不一樣,像是XX跟OO,他們一個是總經理,一個是執董,他們原則上是不管這一塊事情的。跟妹妹有關的事情,包括經紀公司或經紀,他們會覺得那是公關經理要處理的事情,他(們)會覺得他沒必要跟一個經紀去『博撋(puann5-nua2)[註四]』。所以他們沒跟你打招呼不見得是沒把你放在眼裡,只是他們認為那個不是他們的『工作』而已。但公關經理他就是要負責處理好妹妹的事情,包括經紀這一塊,他也要跟經紀打好關係,這樣經紀才會繼續往這間店丟妹,就是他的工作。

[註三] 插潲(tshap-siâu),台語,亦即理會、搭理之意。
[註四] 博撋(puann5-nua2),台語,亦即混熟、增進關係之意。

2. Be Bad 扮黑臉:屢勸不聽開罰單

S酒店規範之一。違規者將祭出罰單3000元,情節嚴重者則需買自己全場,也就是10個小時的費用。如該酒店的「底單」為1500一個小時,小姐則有可能因為被懲罰,而必須繳交15000的罰款。不過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客人性騷擾小姐,或想把小姐灌醉,店家也必須站在保護小姐的立場代為出面。照片來源:筆者自攝。

從我入行以來,總是一天到晚耳聞小姐們時常因為各種因素,例如遲到、臨時不到班、臨時請假,或者如照片公告所述,發生與客人或其他小姐起衝突之情事。遇到這類的事情,公關經理在當好人照顧這些「妹妹」的同時,有時候也得「硬起來」,避免讓小姐無視於店家的規範,造成公關經理在管理上的困擾。

田野期間,我不像其他的經紀,把小姐送到店裡就走了。如果能留著的店,我都會儘量跑到主管辦公室裡面去溜躂,多跟店裡的人閒聊。然而在公關經理辦公室裡面,只要看到小姐跟公關經理雙雙板著一張臉的時候,會出現的對白不外乎是:

「你這個班要怎麼補 [註五]?」

「你就不能有一次早點到嗎?」

「你這個時間來是要來上班還是要來送客?」

「你再這樣下去我很難辦。」

[註五] 在台灣的酒店業,小姐大多要在前一個禮拜先跟店家「報班」,說下個禮拜的上班天數跟日期。若小姐跟店家講說下週要上三天班,但有其中一天請假或直接未到班,下個禮拜則要多「補」一天班,不然薪水有可能會被扣押,直到補班補完為止。但有些小姐請假或未到班頻率偏高時,則有可能會造成班「補」不完的窘境。此時公關經理就會出面跟小姐溝通,甚至發出通牒。

3. 先黑後白:這次的罰單我幫你壓著,下不為例!

對於違規事項,不少公關經理通常會到小姐屢勸不改,真的沒辦法的地步時,才會開出罰單,給小姐一個警惕。然而即使罰單開出來了,公關經理還是會試圖跟小姐溝通,因此也很常見到公關經理拿出那句萬年經典台詞:

「這次的罰單我先幫你壓著,下不為例!」

然而店家或公關經理不隨意對小姐開出罰單,或者就算罰單開出來之後,也先壓著不開罰,視小姐後續的表現再決定這張罰單要不要送到經紀公司那裡去[註六],是有其原因的

一來、經紀公司動用其背景或關係,請店家收回罰單的事情實在是屢見不鮮,等於是罰單開了也無法真的懲處小姐。二來、如果今天小姐、經紀或是經紀公司對於店家的處分有所不滿的話,輕則小姐換店家上班,店家損失一名小姐;重則店家與經紀公司產生矛盾,經紀公司可能一怒之下,把在該店家的小姐全部調走(這在八大中稱之為「抽妹」)。店家在此時不僅要面臨人力荒的問題,還有可能要面臨客人被拉到別間店的風險。

公關經理在理應該要對小姐進行懲處,然而考量到八大行業裡錯綜複雜的人際網絡,以及經紀公司的背景、資源等,公關經理很多時候也只能「吞下去」。在這種種因素之下,開個罰單做做樣子,但實則是賣個面子與人情給小姐、經紀與經紀公司,怎麼算都是這樣比較恰當。

[註六] 因為小姐的薪水,是經由店家先撥款給經紀公司,再由經紀公司發放給小姐。因此,必須要先把罰單交給經紀公司簽收,才不會導致小姐節數與薪水對不上的情況發生。

公關經理:沒有實權,只能聽你訴苦的職位

一次,我為了S酒店新增的不合理規定,跑到S酒店,找S酒店的公關經理大明哥。大明哥見到我帶著一張臭臉進到店裡來,找了間空包廂請我先進去坐。過沒多久,大明哥拿了一手啤酒進來,手機關上靜音後,坐下來問我怎麼了?為什麼今天臉這麼臭?我喝了兩口啤酒之後,開始控訴S酒店新增的各種不合理規定,並放話,如果S酒店要再這樣亂搞的話,以後我不會在S酒店「放妹」(亦即我不會帶新的小姐過來S酒店上班)。

大明哥拿著啤酒坐了過來說:「先陪我喝一杯,我們喝完再說」。兩人的酒杯都空了之後,大明哥先是以一個同理的表情像我說道,他非常認同我的控訴,S酒店最近的制度的確很有問題,已經有不少的小姐跟經紀來向他反應。然而話都還沒說完,大明哥卻接著灌了第二杯酒,表示自己也很無奈。作為一個公關經理,這些制度往往不是他決定的,縱使他知道這些制度不合理,也將小姐跟經紀人的不滿在開會時轉達給上層,上層的人也不見得能聽得進去。大明哥一邊喝著啤酒,一臉無奈地向我說道:

「我除了在這邊陪你喝兩杯之外,其實我什麼也做不了。」

公關經理雖然為管理職,但其實不見得能影響店家的行政決策,店家的行政決策主要是由金主「董仔」跟總經理負責。然而「董仔」跟總經理錯誤的決策,卻是由公關經理在第一線面對小姐與經紀人、經紀公司的抱怨與抗議。

聽完大明哥吐完這一連串的苦水,我不禁在想,他一開始拿進來的那一手啤酒,究竟是為了安撫我,還是他自己更需要藉酒消愁⋯⋯。


臉書粉專搜尋:「小經紀的林森北酒店歷險記」
https://www.facebook.com/nightclubagentstory/

你沒看見的角落|酒店業男性從業者的情緒勞動:少爺篇

顛覆你的想像|酒店小姐多樣化的性別氣質展演

「見不得光」的職業:酒店小姐的「辛苦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