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扣上“疆独”帽子

Nicholas
回覆
无法@BloomingBloom

这就是为什么我很无语的,在中共建政之初左翼思潮正盛之时搞得这个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现在被批过于怀柔。当时想法真的很纯真,当然也可能是权宜之策,甚至强行扩大内蒙自治区辖域,还将宁夏,广西设为自治区。假使当时快刀斩乱麻,今天就不会有在外交中被人牵制的借口。不过一想到现在竟能作出这样的假设就更令人唏嘘。冷战结束三十年,两边的灯塔都已不再长明。

Nicholas

扼腕是在所难免的,但我只能说我无法想到更好的办法。面对百年前靠更加粗暴而血淋淋的方式完成民族国家建立以及主体民族融合的西方国家发出的责难,负责解决问题的人不会比提出批评的人轻松。

中國用語和台灣用語?大家真的這麼在乎嗎?

Nicholas

提一下,公文还是要分政府公文,企事业单位公文和党委公文的。同志这个称谓只见于党委发文中,在正式和非正式场合也是只有党员间互称同志。这代表一种政治身份认同,实际很重要,当一个人不再被称为同志的时候,往往是其政治生涯中很严重的变故。

巧克力與蘋果

Nicholas

也不知道是装瞎还是真瞎,在露骨的地缘政治博弈中靠道貌岸然的歇斯底里,最终也只能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Nicholas
回覆
国中理化课@guozhonglihuake

我毕竟不是反贼,所以并不支持激进的社会革命式的女权,尤其是目前国内甚嚣尘上的那种缺乏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女权。我认为这不叫找借口,我只是希望在特定政治环境下寻找争取女性平权合适的道路。我没有否认过中国女权存在诸多不足,但现代中国得益于上世纪社会革命(包括很多被给予负面评价的政治运动)的影响,让我给中国女权现状打分的话,肯定在平均之上。

Nicholas
回覆
国中理化课@guozhonglihuake

十分同意看一名委员在中共各工作协调小组的角色来判断其党内地位,相比常委负责更像一种对主席负责的幕僚制;不过刘鹤掌握这般大权的特殊性,其背后原因大家也是清楚的。个人虽也对中共内部女权现状不算十分满意,但也并未见其刻意打压之端倪。

鉴于政治的功利性,中国内地女权还是得踏实从社会层面,通过立法以及政府的行政推动来赋予男女平等这一基本国策新时代含义。而女性在政坛的地位争取,或许只能等7.80后崭露头角才能可见一斑吧。

Nicholas
回覆
国中理化课@guozhonglihuake

感谢查证,我关于女性政治局委员的资历的发言很多是来自记忆,现在有了更立体的感受。我指的分管工作不分高低主要是指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体量的国家而言,没有小事;例如仕途受阻的胡春华分管的三农扶贫,虽然是块又大又硬的难啃骨头,但在中共的战略布局中不可谓不重要。

副国级的直辖市的地位显赫大家有目共睹,个人认为其权力沉浮是一个此消彼长动态平衡,源于市委书记在任期间的治理绩效,官场生态和站队以及更高层的人事考量;与其究其规律,很多时候还不如市井间偷听点小道消息。毕竟这个层面的博弈已经称得上血雨腥风了。

至于你提到的人事、军事、财政等核心权力,也不可能由非常务的政治局委员所掌控,甚至很难讲能由一人独揽。虽然目前中国大陆(除江青外)尚未有一名真正亮眼的女政治家出现,但至少当未来有女性担任如中组部中宣部部长或者上海市委书记这样的职务,才能让你我打消对中共男女平等的疑虑。毕竟今天连民主党派的女性高干都屈指可数,相比于社会革命时期,女性在改开后的中国大陆政坛实在难以称得上活跃。

Nicholas
回覆
国中理化课@guozhonglihuake

我承认我说建政时间短这一点只是作为绝对时间的表述,相对于大多数现代国家政权作为理由确实不是很充分。但强调她们背景不一我其实是想表达中共选拔女性政治局委员并非为了摆花瓶,虽然不否认培养女性干部的确是有出于满足平权议题,有益国际观瞻的目的,但至少也是投入了资源在做的。

至于分管工作吧,虽然至今无人担任跻身常委的那个常务副总理,但我真的不认为在中共领导一切的体系中哪块工作有多不重要,只能说政治资源的多寡有别而已。其中除团派出身的刘延东分管科教文卫外,我想不会有人质疑在任期间在卫计和外经贸方面立下汗马功劳,甚至在黄菊病危后全面接手财经金融工作的吴仪在党内的地位。而孙春兰难得的地方甚至直辖市主政经验本身就是一种政治资源。我个人相信,在女性从政方面,中国大陆的趋势不会变坏。

Nicholas
回覆
国中理化课@guozhonglihuake

女政治局委员一直有,而且上镜率都不低。除开江青、叶群这种,改革开放后的吴仪、刘延东、孙春兰都是女性政治局委员,且背景不一,从技术官僚到封疆大吏都有。另外,现在政治局选拔女性委员似乎形成了政治规律;尽管常委级别尚无先例,但我个人认为中共建政尚短、国内政治生态特殊以致政治冷感的客观原因影响较大。毕竟有江青这种例子在,真要有能力的女性精英出现,我认为中共是不会排斥的。

對中共不夠尊重,太過鐵頭娃

Nicholas

本来我还觉得这些人搞群众运动学会了老共的一些皮毛,结果国安法这一出立马看出来搞政治还是差太远了,连美国会两党都反应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