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中评论

武汉高校青年创建的进步主义文化阵地,公众号、豆瓣、微博名为“新华中评论”;以时评、政论、历史等文体形式针砭时弊、宣传进步思想,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

特朗普禁止共产党员入境,美国怕的究竟是什么?

發布於

7月16日,《纽约时报》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全面禁止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其家属赴美旅行,拟议中的总统公告还可能授权美国政府撤销在美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其家属的签证。这是特朗普在进入2020年以来,继贸易战和全面禁用华为后的,又一项直接将矛头指向中国的举措。 

是什么让挣扎在国内暴动和新冠疫情的沼泽中的特朗普政府还能有精力限制来自大洋彼岸的一个群体入境呢?无他,唯偏见尔。以特朗普为典型代表的保守主义者向来是扭曲和妖魔化共产党员的。在美国共产党6月召开的全体会议中,党主席山姆·韦伯说,“有人曾把他叫做土生土长的恐怖分子,有人给他打威胁电话,甚至上门恫吓。反共还是真实的现实。”在红脖子们心中,共产党是一个致力于洗脑和控制无知民众,以破坏他们口中正常的社会秩序的恐怖主义组织。而共产党员也会像中世纪的女巫一样,在社会中传播异端思想,并用恐惧限制并利用社会底层的民众。这种对共产党员深刻的恐惧和偏见毫无疑问使得他们对究竟何为共产党员而一无所知,在他们眼中,任何带上了“共产”/“社会”二字的党似乎都是共产党了。从列宁到赫鲁晓夫,从十月时期的布尔什维克党到今天的中共,在他们眼中大概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正是因为保守主义者对于共产党和共产党员有着如此偏激而扭曲的刻板印象,他们才一次又一次的限制和打压不论真假的共产党员们。他们把共产党员将底层人民的团结起来视为可怕的洗脑,却从不反思在他们所谓的自由平等的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中的无产阶级受到了怎样的剥削和压迫。让无产阶级团结起来的,从来都不是共产党员的宣传,而是来自整个社会的压迫。


美国向来不欢迎无产阶级。美国最爱吹嘘的社会福利体系,也从来不向穷人张开双臂。美国的养老金政策规定,只有在纳税达到一定的数额之后,才能获得一定数额的养老金,也就是说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没有一份足够体面的工作,你很难在退休之后得到足够数额的养老金。简而言之,有钱人在他们退休之后会变得更有钱,而穷人在退休之后迎接他们的只有饥饿和流离失所。同时,逐渐僵化的社会阶层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让越来越多的穷人只能徘徊在这个全世界人民向往的国家的街头,渴望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根据Business Insider的2018年度报告,纽约市有大约77,000个无家可归的人。换句话说,每122个纽约人当中就有1个流浪汉。这个数目还不包括那些住在公共住房的40万个穷人(占纽约市全部人口的5%左右)。根据纽约市官方网站统计,纽约“穷人”占的比例为44.2%,位于美国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比例为19%。根据纽约市2019年的人口报告,作为全美最大的城市,美国的经济中心,纽约市的穷人比富人的寿命平均短十年以上。同时,作为纽约的第七大穷人区的布朗斯维尔,其中超过25%的成年人没有完成高中的教育,将近40%的人处于全国的贫困线以下。生活在布朗斯维尔的穷人罹患艾滋病的几率为每10万人中有66人,是市中心富人的两倍还多。后者的这一数据仅为30.4人。另外,这里的精神病住院率也比市中心的富人高出一倍。每10万人就有1727人因精神疾病住院,而市中心的平均数据为684人。最发达的城市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因美国经济衰退而没落的工业城市的底层人民的现状。


与此同时,因为美国的医院都是个人建立的私人医院,没有国家层面的医保,所有的费用必须患者个人承担,而治疗的费用往往非常高昂。大多数的美国人,需要购买保险公司的医疗保险,才能承担得起治疗的费用,而一份全面的医疗保险往往价格不菲。社会的底层人民既没有钱每个月缴纳医疗保险,也没有钱支付昂贵的医院账单,导致生病后无法得到及时的医疗而落下终身残疾或者英年早逝。这一现象在这次疫情当中显得愈发明显,大多数的穷人在出现疑似症状后既不敢到医院进行检测,更不敢失去赖以为生的工作,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工作,导致了更多人的感染。根据美国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的一份研究表明,在美国,穷人因新冠死亡的人数是富人两倍。可以说,这次的疫情是压倒美国底层人民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2020年可以说是美国的多事之秋,先是抗疫不利,又是警察虐杀弗洛伊德,终于让失望的美国人民在沉默中爆发了。超过50个州同时爆发抗议游行,6个州要求独立,无数愤怒的人民走上了街头用暴力和呐喊宣泄着对政府的失望,对现实的不满。让人民走上街头的,不单单是所谓的种族主义,更多的是无数在疫情中失业难以养家糊口的劳动者,以及看到阶级固化严重,难以实现阶级飞跃的普通人。当特朗普一项又一项的政策偏向富人的时候,他一定想不到,有一天愤怒的人民会将白宫团团包围。寝食难安的特朗普甚至求助于国民警卫队,企图用冰冷的枪管对准愤怒的民众,用他一贯批判其他国家的方式,暴力镇压游行。慌不择路的特朗普们,究竟惧怕的是什么呢?



如果资产阶级真如他们想象中的强大,他们为什么要惧怕一群资产总和都不如自己三分之一的人的示威呢?无数次的斗争的经验告诉我们,资本家不过是用所谓的权力和枪炮包装起来的绣花枕头。他们自以为无所不能的国家机器和无坚不摧的长枪短炮,在无产者的锤头与镰刀面前也不过是纸老虎罢了。

我想资产阶级远比无产阶级自己更了解无产阶级的力量,否则他们不会用一系列的伪装将阶级矛盾伪装成所谓的种族矛盾,性别矛盾,甚至是地域矛盾;否则他们也不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无产阶级的精力在饥饿、贫穷和流离失所中消耗殆尽;否则他们也不会不惜动用总统令和国民警卫队,禁止共产党员入境,禁止民众集会。正如特朗普以为他眼中的共产党员只存在于他想象中的社会主义中国一样,他以为只要在美国共产党不到3000人的党员之中安插近半数的FBI,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惜,这次的游行示威的经验告诉他,共产党员不光在社会主义国家和党派大楼里,更在每个工厂里,每座农场间,每个街头的庇护所里,更在每个受到不公和压迫的人民心中。蒋公糊涂了一辈子,“天下何人不通共”这句话倒是说的不错。

 随着特朗普政府的种种举措的推进,这次的游行示威也许很快就会结束。但是美国社会的问题不会因此得到解决,多年来积攒的矛盾已经积重难返,无论十一月份的大选特朗普能不能连任,逐渐凸显的阶级矛盾都会是一颗深埋在美国社会里的定时炸弹,也是悬在所有美国政客和资本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炸弹究竟何时才能爆炸,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