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小学生

只接受理性、有理有据、有逻辑、有意义之评论,否则拉黑。 来自大陆,居于香港,自认黄丝,努力学习

自由之夏运动带给我的思想转变(1):警察不代表正义

發布於

前言

在国内受了几十年教育,来香港工作几年,一直对政治冷感。甚至当这场运动进行了几个月之久,我也只是每天从不同的新闻媒体上对它保有些许映象,知道有人上街、有罢工运动、有很多年轻人被捕。我本能的思维模式是不要对这些新闻事件形成自己的观点,我会自动过滤极端新闻,会避免给示威者帖上暴徒的标签,我尽量让自己既不站在政府也不站在示威者一方。我以为这场运动应该很快会结束,我相信香港政府有能力处理这样的公众事件,我相信民众“闹”一阵就会不了了之。

然而,从十一期间每天观看网上直播开始,我对运动突然有了莫大的兴趣。之后多方搜集资料,通过直播、Youtube、TG、连登、Twitter、Matters等对整个运动的背景、成因及5个月来的历次事件有了更完整深入的了解。

我想谈谈这几个月来我思想上的巨大转变。这里第一篇

警察不代表正义

运动前,我对警察的认识是:

1、警察和军队一样是“最可爱的人”,他们对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做出了巨大的奉献和牺牲

2、警察代表正义,民众有困难就去找警察(虽然现实生活中很多事情都不会去找警察,也知道找了警察其实没用,但是这个观念似乎从未怀疑过)

3、非黑即白,警察和黑社会誓不两立(虽然也听说过军队和警察内部也有贪腐,但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警察和黑社会可以联手做些事情)

4、来香港前后,很多人都提到香港警察的专业和高素质,从来不认为警察会犯错

通过这场运动中警察的表现、通过学习美国的黑人民权抗争史,我上面的观点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1、警察也是一个群体,是群体就必然有黑白、正反、好坏之分的个体。现在我不在给警察贴上正义的标签,当然我也不认为他们都是邪恶的

2、警察是国家机器,这一点是国内的政治学教材告诉我们的,只是我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国家机器代表什么。现在我认为国家机器的任务就是维护国家和政权的稳固,大多数情况下这同民众利益是一致的,但是当民众利益和国家利益(或者当权阶层的利益)出现冲突的时候,警察一定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的

3、世上没有绝对的正义,警察和政府为了达成目的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因为这些手段最终都是一个个的个体做的决策并执行,如果说存在不择手段的个人,那为什么不会有不择手段的警察呢?

4、当看到美国60年代警察和议员勾结黑社会打死参与黑人平权运动学生的历史资料时,我才第一次震惊于人性之恶真的可以没有底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