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bulay

许愿信息可以自由地流动。自己也是。

如果网络可以变成有求必应屋

想起古典互联网时代,知道里可以天马行空地提问,知乎里能搜到变电器原理,电驴中cc经典电影可以下几天几夜…豆瓣摸着“猜你喜欢”能度过一个周末。没有“知识付费”、违禁词、举报按钮。不管何种硝烟,都能在一句“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样的回帖里得以舒缓。

那我绝对要为去到这样的现实而拼尽全力。

很多疑惑都能搜索到,大家在电子广场跨时空相聚,只要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路过五层的走廊三次,答案就会浮现。

只要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今天b站首页推送了刘森专辑开箱,我本来也想买,又因为收不到想转寄给朋友。又怕朋友不喜欢,就去月亮组简单搜了下有没“黑点”,看到同组在讨论万青现场,很久没刷票圈的我就又去vx里搜了搜。票圈倒是安静(不知为何几年前新歌发布时奔走相告的朋友最近都没发),但在网友群聊里找到一个18年的记录,前后语境是孔夫子怎么可能有高行健的书。嗯,这个人名我有印象,去谷歌了下原来他2000年就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如果开始聚焦,我还能想起中文系早就排过《车站》,剧星也看到过不止一次,但为什么在我的印象里,完全没有华裔获文学奖的痕迹?找个遮羞布的话我可以说,墙对人的认知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蛮烦的。

这两天还在电报群里看到中国“紧急必要”出境清单,不知道要不要恐慌联想一下,国内朋友要么没关注要么不敢vx问,现在我已经处在一个疑邻盗斧的状态,如果网络是有求必应屋的话,我只要问一问就能知道。

啊,希望自己快快成长到能为自己希望的未来添砖加瓦的阶段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