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al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天冷我的心开始凝固了

發布於

我看到过最让我心碎的脆弱,是亲密的人喝醉之后,哭着说:“我好累,我其实一直都不想要长大。”然后又说:“我干嘛要这样子,又喝醉又哭,还讲这种话麻烦你。”

成年人的脆弱原来是这样展现的,在我自己也曾一遍遍欲言又止的时刻里,我对此并没有过更深刻的体会。而在反过来被人这样对待后,我才看到那种隐藏在体面背后的不容易,是在想要获得爱与理解之前小心翼翼的逐步试探,是因人而异,却又像自己。

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撑住生活中必须承受的重击,而强大,却从没有像脱口而出的每句话那样轻而易举。


趁着大脑昏昏的时候索性变成孩子,是年幼时那种似曾相识的后退,甚至在小而委婉的挑战面前也瞬间变得不勇敢,转而躲进被子里、墙角处、桌子底。

而完全不同的地方又在于,作为社会人和独立个体,这样的身份附加的要求,会让我们再也无法像个孩子一样毫无负担地把脆弱展现了。在话讲出口的那一刻,泪眼被看到的那一刻,自责与歉疚也就同时滋生。

希望获得想要的拥抱,却害怕给对方造成困扰。我没有办法不感慨:成人后当一次小孩,原来这么难。

最近有降温了,天阴沉的次数也变多,空气中的低温常常会把我冻住,行动也会因为厚重的衣服而变得迟缓,思绪不再向往日一样轻松飘走,反而更为专注坚定,譬如安慰自己再坚持一下就不冷了,以及很快就会没事的。

因为努力生存而积累下来的压力,并不总是能够找到合适的机会与出口释放干净,有人习惯克制,于是麻木感官,副作用则是在好的情感面前慢热,反应的时间也更长。有人过分直率,然后尖刺疯长,无法自控的迁怒经常盖过内心的善良。

到底又需要经历多少次这样的体验才会真的感到快乐?

越了解自己,也就越明白那些不好,一边希望自己赶快改变成标准状态下的优秀,一边又在人群散去后把孤独的自己捡起,拍掉外层附着的灰、抖去他人的评判、放下自身的施压,然后洒脱地讲怕什么,再糟糕也不过是就这样过完一生。

一年前也是这样寒冷的时候,我写:

“而我只是失眠,只是沮丧,我没有不再相信爱,也没有不愿意好好活着。我努力去做好一切我能做的,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子我没有办法控制。

冷天的时候我的爱凝固了,我全部拿出来也只是很小的一块,但你没有伸出手来,你只是摇摆不定然后就离开了,你根本不知道它其实是温暖的,是有分量的,会在夏天的时候蒸发成云,落下雨水变成大海。”

那现在回想起来,才惊觉这应该就是对于凝固的真心的解读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