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的鹦鹉螺

关注中国的公民社会问题。

德黑兰来鸿:伊朗学者和政治活动家谈美伊局势

我不是伊朗问题专家,不过我恰好认识几位同期读博的伊朗同学,他们又恰好是伊朗国内知名的学者、作家或者政治人物。于是这次我联系了他们,想听听他们的看法。

同学1: Mohammad Reza Jalaeipour,牛津大学社会学博士、伊朗青年政治领袖之一。

问:作为民主派,你怎么看苏莱曼尼被刺事件?

答:虽然我对伊朗的外交政策有诸多批评,但这些批评和我对美国外交政策的批评并不能相提并论。美国刺杀苏莱曼尼的行为无疑是违反国际法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也使伊朗和中东的安全局势出现重大恶化。如果伊朗缺乏国防力量,那么受打击的很可能就是伊朗本身而不是身在海外的伊朗人了。

包括他的批评者在内的大多数伊朗人都认为苏莱曼尼是一位超越国内政治纷争的国家级军事领导人。他在两伊战争和对抗伊斯兰国中表现出了令人赞赏的英勇,而且通过外交、对话和合作推动了地区的和平稳定,然而他却因此被美国杀害。伊朗上下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无论是极端的原教旨主义者还是民主改革派,甚至是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人,都为他的牺牲表示悲痛。这不仅是伊朗的损失,也是革命卫队的损失。我刚发表了致伊斯梅尔•卡尼(苏莱曼尼的继任者)的公开信,敦促他以苏莱曼尼为榜样,推进革命卫队改革,因为伊朗武装力量的其他领导人中很难再找出苏莱曼尼这样的人物,相反,他们常常沉迷于干预国内政治并与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为敌。

当然,这不代表苏莱曼尼是无可指摘的。我们对他以及他领导的圣城旅多年来的许多做法都持批评态度。我们支持圣城旅对抗伊斯兰国和保卫伊朗国家安全的一些做法,但这不意味着我们支持革命卫队的所有国内和国际政策。实际上我们对很多政策持强烈的批判态度,我本人也因此多次被革命卫队监禁。但无论对国内政治的立场如何,我们都不能忽视国家安全的问题,因为安全与和平是实现正义、自由、繁荣和民主的前提条件。因此抗议美国刺杀苏莱曼尼和抗议当局在去年11月残忍屠杀数百名示威者,这两件事并不矛盾。

我参加了葬礼,参与人数远远超出我的预期,可能是20年来世界之最,而且并没有发现政府游览车,以我的观察,大部分人是自发来的。当然大部分参与者是教徒,女士大部分都带头巾。民主派比例较低,不过我还是遇到了不少朋友,他们都是去年11月游行的参与者。这一次人群中基本上没有出现反改革派或者反民众示威的标语,可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弥合政治分歧、增进民众团结的机会,对未来推动民主改革是好事情。

同学2,匿名,牛津大学东方学博士,研究伊朗近代政治史。

问:你上次说新年回伊朗,现在在伊朗吗?情况怎么样?

答:天啊!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疯狂的几个日夜。我回伊朗已经四个礼拜了,这周五回英国。现在的气氛简直太紧张了。

看起来当局在发功袭击之前就通过某些渠道提醒了美国人,目前美国和伊拉克方面都没有伤亡。特朗普的推文也没有对抗性,扎里夫暗示如果美国不再回应的话,此事就告一段落。在苏莱曼尼遇袭后,伊朗政府无论对国内和国际都需要展现出强硬态度和实力,也需要展示它的军事装备以及攻击美军的能力。这些讯息已经传达出去了。希望事态不会继续升级,叫嚣开战的声音也不会失控。伊朗承受不了一场战争。特朗普也承受不了。但他是个疯子,所以谁知道呢。

有意思的是,我认为刺杀苏莱曼尼起到了美方预料之外的反作用。他们可能认为许多伊朗人会很高兴,特别是上个月的反政府抗议之后,也确实有很多人很高兴。我没有具体的数字,但我可以这么说: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感觉官媒播放的葬礼当天的画面是真实的而不是假造的。我认为很多人并不一定是将军或者政权的拥护者,但他们选择了国家,选择了反对美国和特朗普的威胁。

说到这里,有很多认识将军或者和将军的亲信非常熟悉的人,比如Reza,都说将军和其他人不一样。比如他是相当有才能的军事人物,他对伊朗这个国家非常关心,他很勇敢,既不在经济上贪污腐化,也不干预国内政治,和所有派系都保持着紧密关系。当然也有人认为将军的这种形象是当局刻意制造出来的。我不知道Mohammad Reza的判断有多准确,我对他的评价没有那么高,但在我看来,这种刺杀和之后威胁轰炸古迹明摆着是一种侮辱,这是国家尊严和主权的问题。我从来不认为特朗普和蓬皮奥是伊朗的朋友。希望现在有更多人意识到这一点。

伊朗在某些方面算是胜出了。伊拉克决定驱逐美军的决定就是一个象征性的胜利。昨晚的报复也算是某种胜利。希望特朗普和伊朗政府今天的回应能够让事态趋于平静。

问:你提到上个月的游行,是否真有“民众上街支持政府调控油价”?中国的央视是这样报道的。

答:答案是:当然没有!当局确实组织了一场支持政府的集会,但这是用到滥的手段,一般来说就是强行从各地运人来撑场面。这次甚至不需要重新拍摄,只要从资料库里调一些以前的视频和图片重新剪辑一下就可以把场面做得很大。政府一开始的反应非常激烈,一周内就有超过100名示威者丧生,互联网被断网5天,也算是利用这个机会测试一下民众对断网的反应。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的伊朗人都普遍对官方媒体缺乏信任,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大家会收看海外或者反对派的新闻频道。我和你提过,在伊朗卫星电视接收器虽然是非法的,但可以随意买到。所以这个状况赖不了别人,就是当局自己处理不当的结果。

官媒还说示威者是以色列、沙特和英国等势力煽动的,“真正的人民”没有上街抗议,对此我只能呵呵了。我的观察是公众的反应是真实的。这种对国家现状和前途的绝望与愤恨是非常真实而且强烈的。没错,政府现在没钱,调控油价可以增加财政收入,或许还能带来其他一些正面效应。但在一个年通货膨胀率将近40%的国家,你自己做下算术吧。公众没有合法的发声渠道,政府的批评者会面临人身安全的威胁。当那么多已经一无所有,无所畏惧而且满腔怒火的民众走上街头时,很容易出现暴力和局势失控。我当然不赞成毁坏公物。但是这也有可能是政府所为,以嫁祸抗议者为暴徒,这是当局过去常用的策略。现在局势虽然平静了,美国的威胁也能短暂团结国民,但普通民众是不会忘记那一周的血腥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