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ki

法、政、經,上海、香港、臺北。

他者感覺、群體內異質性與誰被洗腦了?一個中國大陸背景學生在台灣的觀察

攝於台北101觀景台

群體間好多時候若不是走出來,相信還是會以自己本身固有的偏見看待其他不一樣的「他者」。正如日本政治思想家丸山真男講到:

人們往往用組織內部積累起來固定化「常識」和「image」來看待外部,即便內部的「常識」是「倒錯」的,但也會認為外部才是「倒錯」的。這就是缺乏「他者感覺」,即不能把他者看作與自己同等人個、但文化不同的人。特別是在大眾社會的單一化和政治話狀況中,人們容易形成把自己的團體神聖化和把他者妖魔化的思維方式,缺乏「他者感覺」也正是產生法西斯的土壤。所以,丸山主張人應該對自己生活在組織「內部」有自覺意識,同時站到與「外部」交接的境界,通過與外部交流來打破「image」的固定化。

譬如在台灣,有些人要麼認為中國大陸背景者都是「小粉紅」,要麼認為都是支持祖國統一,領土完整。我就遇到過有不熟悉我的民眾或同學要麼默認我一定支持陸客撕毀連儂牆、一定不會支持反送中、一定對在我面前講「中國人」而不是「大陸人」這件事很反感。有些會先試探性的問我知不知道撕毀連儂牆這件事,而有一些就會不明不白的直接在一些問題上嗆我,而我這個人真的蠻會記仇的,雖然對方搞清楚了我的立場,但是我心裡不爽的感覺真的還不會消失,並且覺得這樣的人真的毫無邏輯,不值得繼續討論問題。而有一些民眾也無法同理心的體會中國籍學生在台灣政策上做「三等外國人」的感受。雖然來台灣之前我也知道有一系列的限制政策,有一定心理準備,可是當我真的過來時,發現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獲得研究助理和教學助理的資格,真的還蠻失望的。有一些同學講,那你可以做自己的研究呀。可是我覺得話不能這麼講吧,看到自己和別人「不一樣」,不僅和本國人,和其他境外身分者也不一樣,還是會有不爽的感覺。話題扯遠了,回到台灣民眾對中國大陸背景者的態度上來。另外有一些討厭民進黨,期盼祖國統一的長者,看到我這樣背景的人,也會大談祖國如何好,台灣現在怎麼爛,特別是民進黨搞台獨,搞亂台灣之類的話,碰到這樣的人,我也只好陪笑,並且盡快找藉口離開,因為同樣無法溝通,毫無邏輯可言。

不過,講到台灣民眾對中國大陸背景者的刻板印象。「陸生」這一群體對台灣民眾和同學相信也存在一種鐵板一塊的刻板印象,覺得台灣同學和民眾們很多都很「無腦」支持民進黨,「無腦」反中。有中國大陸背景同學和台灣背景同學討論過六四時死了多少人的問題,中國大陸同學認為沒有像西方國家報告的那樣死了那麼多人,(事實上,某位一直做相關考據工作的學者也這麼認為),而台灣同學就覺得他被中共洗腦了,就是死了這麼多人才對,顯然這也無法溝通,倒還蠻符合很多台灣民眾或同學在中國大陸身分同學的形象的。不過,我同樣有遇到過對所謂「覺青」無法理喻的台灣背景的同學,同樣對六四發生的原因有爭議,而那些所謂「覺青」就覺得那位台灣背景的同學是在幫中共講話,同樣難以溝通。在我看來那些人就像許多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一樣,拿著民主的旗號反民主,其實比誰都「右」。「小粉紅」、各種形式的民族主義者,所謂「覺青」、「韓粉」,在我看來都是一類人,就像本文一開始講到丸山的觀點,即便內部的「常識」是「倒錯」的,但也會認為外部才是「倒錯」的。而我一些粗淺的觀察,在現在,似乎後社運團體真的蠻容易形成這樣一種氛圍的,太陽花學運、反送中之後,前線參與者很容易形成一種在我看來是受害者心理的感覺,團體外的人似乎都無法理解「我們」,和理非都應該像勇武派一樣,去衝,這樣才是對的,不停的在群體內強化自己被政權打壓受害的經歷。我蠻理解這樣的感受,被政權打壓,一定會產生這樣嚴重的心理創傷,可是一直下去真的會變得思想好極端,聽不進其他意見。我真的覺得應該重視這樣的後社運群體的心理健康並加以干預。因為,缺乏「他者感覺」也正是產生法西斯的土壤啊。

好像還沒有處理到誰被洗腦的問題。產生這樣的疑問其實也是源於反送中的事件和上面提到的六四爭議。我自己覺得台灣媒體的生態確實有問題,一直給民眾喂一些沒有營養的東西,而一些民眾確實會因為被影響,要麼變得「無腦」反中,要麼變得「無腦」親中。而放眼世界各地,好像也會有這樣的現象。事實上,民眾都樂於接受符合源於自己從小生長環境的,政治傾向相一致的信息。我自己有時候也會過於輕視與自己政治傾向向一致的「假訊息」,真的是要時刻提醒自己不要被自己的固有觀念所影響。而有一些中國大陸背景的人就會覺得,外國人也被洗腦了。我就會反駁說,可是中國境外信息都是自由暢通無阻流動的啊,如果一個民眾想要全方位了解事件的真相,相信可以通過自己的搜索能力,盡量完整呈現事件的全貌,他是可以暢通無阻「思考」的,即使許多國家的在位統治者似乎都想讓民眾變「笨」,以便更好「管理」民眾。但是中共的惡在於他根本不讓民眾「思考」,連完整「思考」的機會都被剝奪了,因為信息根本是被控制的。到底是誰被洗腦了?我覺得恐怕沒有一個答案。不過,對信息的絕對壟斷,這絕對是惡之存在。講到這個,我又想到現在中國外交人員在推特開帳號的事,在這樣一個信息基本能夠暢通無阻表達的地方,那些人真的能佔領所謂的「輿論高地」,我看恐怕是難以實現的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