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inai奶奶

在城市繁擾中打轉,透過閱讀、戲劇、電影安放每份情緒,喜歡以文字記錄意識流淌的點滴,捕捉歲月流逝的浮光掠影。

還以為交到好朋友,原來只是被利用

 (編輯過)

那年學測結束,我進入了一間還不錯的大學,同時也很慶幸,自己終於不必再當明星高中裡的最後一名。

幾乎是沒日沒夜地在讀書,卻還是在每次的段考中敬陪末座,在外頭人家看我的制服,或許都猜想著:這個人未來肯定是人生勝利組。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失敗的,儘管已經很努力很努力,卻還是沒辦法滿足家人以及學校的期望,連補習班主任也常常用嘲弄的語句說:「XXX,你成績這樣要怎麼辦?」

新的環境,一切都能歸零重新開始

龐大的壓力幾乎把我壓垮,我不知道自己除了讀書還有什麼專長,更難過的是,讀書明明是學生的義務,我卻連學生最基本的本分,不知道能怎麼做的我,辜負了身邊每個人的期待。後來學測結果出來,我到了一間還可以的大學,在那裡的同學程度沒有那麼可怕了,也因為成績接近,他們多半有和我類似的遭遇。

在大學裡我得以拋棄過去那個自卑的自己,重新的在人群裡展現自己。很高興的是大家都很願意接納我,剛開學那陣子,我們常常相約一起吃早餐,一起去教室,一起寫作業。除此之外也參加了很多系上活動,才短短幾個月,和大學同學們就創造了好多回憶,被接納的感覺很好,而自己的價值不只是成績的感受也很好。

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生活還能有這樣的美好,每天回到宿舍,腦海都不自主的回放每段經歷,新朋友們ㄎㄧㄤㄎㄧㄤ的玩笑,一起談著的目標和理想,又或是讀書後一起吃個宵夜互相打氣的日子。多虧自己沒有放棄自己,才能有機會和這些人相遇。

只要大家好,我犧牲那麼一點點沒關係的

也許是很珍惜這份友誼,相處過程裡大家都對我很好,所以偶爾一次兩次的不舒服,都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同學 A 常常會開奇怪的玩笑,嘲笑我的表情很呆,又或是我走路的樣子很拙,或是故意把我的東西丟出去,讓我去撿。雖然有那麼一點點不舒服,但當時覺得自己的這些小事情好像也沒什麼好過度反應的,只要大家好,我犧牲那麼一點點,也沒什麼關係吧。

但隨著時間過去,大家開始要求我幫忙很多事情,像是上課要幫忙他們整理筆記,因為前一天喝太多酒,隔天沒有力氣上課。又或是剛好空堂去校外吃東西,被朋友要求幫忙買筆記本。想讓大家都好的心態不知道為什麼漸漸變質了,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得藉由這些「幫忙」,才能展現自己的價值。

如果想當一個好人,就得承擔成為濫好人的可能

後來一次分組報告,朋友們積極的找我同組,不禁覺得自己備受肯定,也許他們很喜歡之前我幫忙做的筆記吧?於是自然而然的就答應了,卻沒想到分工下去以後的每個人就此沒聲沒息,玩樂的時候那麼要好,一起創造了那麼多回憶,不敢也不想相信,他們是把工作都讓我一個人扛了。距離報告日已經剩沒幾天了,大家對 Line 群裡的催繳絲毫不理不睬。

當友情的存在就像交易,彼此之間徒勝消耗

最後,我一個人完成了整組的報告,下台回到座位看著他們,他們也只是打哈哈得說是最近太忙才沒有注意到訊息,又誇了我幾句我報告得很好,但深覺自己就像工具一樣被利用,我不發一語,腦海又漸漸想起過去的每個幫忙,是不是都被當成了理所當然。在那之後,我們的關係降到冰點。

明明我只是希望大家好,才自顧自的付出這些,明明我已經犧牲了那麼多了,為什麼大家還是不滿意?

竭盡全力想交到朋友,最後卻孤單一人

他們就此開始排擠我,因為生活圈裡已經充滿他們,少了他們的空缺讓人空虛。上課時老師說前後互相討論,我只能一個人坐著,不知道能找誰,下課了聽到周遭同學們相約聚餐,我一個人提著書包趕緊離開,裝作有聚會,卻也只是換另一個地方寂寞。原來我的好那麼廉價,而對這些我認為要好的朋友來說,我也不過只是工具。

因為被排擠,不得不開始獨處,而過去的一幕幕浮現,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得承受這些?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夠好,才被他們討厭?但又過了一陣子,我又覺得,我做得好又如何?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們之間就只剩下幫忙做筆記、幫忙跑腿、幫忙買東西的關係了,既然他們不在意我,我又何必一直在乎他們呢?又想到,一直以來我都為了討人喜歡而不斷忍耐,別人不知道我的底線,我也沒讓人家知道我真正的個性,這樣的友誼是不是只是建立在飄忽不定的虛假上呢?

我以為這樣做他們會喜歡,所以改變自己,卻從來不清楚他們想要的是什麼,卻覺得自己做了許多犧牲。

儘管落寞,也是一種看清吧,一味的改變自己,只會扭曲真實的自我,努力地討好別人,只是顯得自己的廉價,如果只能透過友情一次一次的付出來交換,卻沒有從相處中互相溝通和體諒,那麼這段關係,很可能只是表面關係而已。

文章靈感綜合個人經驗與讀者私訊。

我是奶奶!
更多文章,歡迎來我的個人網站看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