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一般 水平有限

大眾亦如此,小眾又如何

看好書從圖書館出來,口渴的不行,想要來杯紫薯拿鐵,犒勞下看了一整天書的自己。

“你好,麻煩給我一杯紫薯拿鐵”我說。

“不好意思,這款口味現在下架了”店員回答。

“是以後都不再有了嗎?還是僅最近一段時間沒有?我還挺喜歡這個味道”我不放棄地繼續追問。

“這款口味比較小眾化,應該不會再上了”店員顯然有些無奈。

紫薯拿铁

沒辦法,只能換點其他口味。不過,被店員這突如其來的大眾,小眾一說,我似乎有些話不吐不快。因為無論從我喜歡的音樂,電影,明星,書籍,亦或是我的文字方向,無一不被身邊的朋友們稱之為「小眾」。

最初被說成小眾,是朋友得知我最喜歡的樂團竟是蘇打綠。主唱吳青峰那不同于平常男生低沉,渾厚的嗓音,讓他們的音樂,成為了最特別的存在。我身邊知道蘇打綠的人不多,更別說能有和我一起欣賞他們音樂的同伴了。同為樂團,五月天的音樂,應該顯得更加大眾化吧!

在我強烈推薦,甚至有點“威逼利誘”下,試聽過蘇打綠的音樂後,對於我的喜好,朋友們全都搖頭表示理解不了。再到後來的方大同,韋禮安,甚至到韓國的龍俊亨,EPIK HIGH,依舊擺脫不了朋友口中的小眾之說。 

關於電影,我向来對美國大片,所謂的好萊塢大製作,大場景不感冒。你投資幾個億,跟我又有何關係?我更傾向於小敘述,小場景的電影。像是《海角七號》、《外婆的家》、《飛越老人院》都是我的獨家珍藏。這類型的電影,更多的是在講述小人物之間的喜怒哀樂。小到就像是在講述我和外婆,我和朋友之間的故事。沒有感官上的刺激,也沒有視覺上的衝擊。即便只是簡單的日常,已讓我淚流滿面。 

在書的選擇方面,我想說的更多了。近些年來,書店裡的暢銷書排行榜,成功學,勵志學總能排行前列。我甚少讀這類型書,更喜歡書能帶點歷史感,例如吳濁流的《亞細亞的孤兒》,朱天心的《想我眷村的兄弟們》,溥儀《我的前半生》......因為那是我沒經歷過的年代,亦更能引發我的思考和想像空間。

近來自己也在嘗試寫文章,雖偶爾被網站推薦至首頁,但閱讀量从来不高。我不會寫雞湯,明星們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我也不想去瞭解。就像我的自我介紹寫的那樣,只寫自己想寫。

是否暢銷,受歡迎就意味著大眾,反之即小眾?何謂大眾,何謂小眾?我一直很不解。是按作品受歡迎的程度區分,還是按作品所涉及的人群來區分? 

爸爸經常問我,為什麼不能選擇像誰誰誰那樣生活?為什麼總有那麼多奇奇怪怪的想法?為什麼總是和別人不一樣?這是否也印證了,在我爸的眼中,我也是小眾的?在此,我想用一部電影臺詞來回答「只有我們自己才能決定自己的樣子」。這不是遲來的叛逆,而是人生本該如此,不是嗎? 

我的世界裡,無所謂大眾、小眾。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並非小眾就意味著特立獨行,選擇大眾就是正確答案。記得三毛曾說過「我喜歡用我的方式過自由自在的日子,雖然我自己也不確信我活得有多好」。最後我想說的是「大眾亦如此,小眾又如何」!

 

2 篇關聯作品
創作92隨筆122文化161生活284Matters新人打卡124
13
13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