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fan

漫遊者

一個右手受傷的木工師傅,一個腰椎受傷的卡車司機

有些時候職災的認定曠日廢時,需要政府相關單位邀集相關人員討論甚至投票來決定,有些時候職災的認定很單純。前者通常是發生在很少見、甚至還沒有被報告過的職業病,假如有其他致病因子存在的話就更難通過職業病認定。後者則多半是發生在職業傷害,也就是有明確記錄的事故(比如說有報警的車禍),通常只要雇主蓋了章,勞保局通常都會同意那是職災。另一種不會太難通過的職業病認定是勞保局表定職業病,只要工作中確實有接觸到該疾病的致病因子,認定為職業病應該不會有太多疑義。

不過即使是勞保局照流程走順利通過的職災申請,對職災勞工來說,職災後復原之路還是非常漫長。

我們一般人生病若是無法完全復原,那些後遺症往往會讓我們感到痛苦,而職災勞工所面對的情況更是險峻。

我曾經碰到一位木工師傅,他已經是工作十多年的老練師傅了,但是有一天收工前,手還在機具上方時不小心打開了鋸子的開關,他很幸運,只有手腕一側被鋸子劃開,後來被送到醫院後也順利縫合,只可惜雖然血管縫得很好、皮膚也縫得很好,神經卻難以接上,所以他的右手手指始終有幾隻不太靈活,更別提一直有麻痛感相當擾人。

我那時跟他討論勞保局的補助還可以幫他什麼忙,我們談到失能補助,但因為他的手大致上都還能動,只是活動功能稍微受損,所以能領到的失能補助可能不太多。

我那時可能講錯了話「這個失能補助可能是以有這樣失能的人還能夠做其他工作來思考吧」。

他大聲反對,因為「我做木工這麼久了,我也只會做木工啊。」

我聞之愕然,沉默,並且感到哀傷,一個右手不能靈活運動的木工師傅,就不是一個木工師傅了。

我也曾碰到一個卡車司機,台灣的卡車司機很辛苦,又要開車又要搬貨,那時他因為腰椎椎間盤突出去認職業病,應該是因為平常工作搬的貨物很多,還蠻順利就認定了職業病,也順利接受了手術。

但是手術後醫師告訴他不能像之前搬那麼多貨物了。

他苦著臉。他又高又壯、力氣很大,過去做卡車司機辛苦歸辛苦,錢賺得多。但是事到如今,不能搬貨的卡車司機還有誰要請,他要靠什麼維生?

我還有碰到一個被診斷為腕隧道症候群的廚師,醫師叮嚀他盡量減少手腕的重複動作、盡量不要搬重的東西,可是他是中式料理的廚師,沒辦法甩鍋、不能大火炒菜,到底要怎麼做中式料理?

這其實是職災勞工常常會碰到的問題,大部分的技術勞工都是在某一個工作崗位努力學得一技之長,之後憑著這一技之長努力工作賺取薪水。偏偏職災往往就是發生在最會影響到那個「一技之長」的地方,要不就是因為最常用到所以容易被發生的事故牽連到,要不就是因為太常用到、日積月累導致職業病。

許多職災勞工最後都必須要放棄自己的一技之長、另謀生路。而這牽連到的,不只是薪水,也包含自我認同的背叛。

========================================================

抱歉因為最近太忙,第二篇拖到預定發表日的最後一天才寫完刊出。之後有時間的話還是會繼續寫完相關的文章。

這是「讓愛發電第二季提案| 職業災害者的點點滴滴」的第二篇文章,歡迎您點選連結支持。希望大家會想要看這些勞工的故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職災後積極復健的阿姨與那些遲遲無法復工的人

讓愛發電第二季提案 | 職業災害者的點點滴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