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图哥

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

特朗普竞选新攻略:怒批《寄生虫》获奥斯卡,争取选民共鸣

摘要: 2月20日,特朗普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一场竞选集会上,表达了对韩国电影《寄生虫》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不满,希望能看到像《乱世佳人》那样的经典作品回归。 政治可以利用艺术铺路,他借口这个事情目的是迎合选民,吸引选票。他在找共鸣,所有人都喜欢支持跟自己有共鸣的人。

韩国电影《寄生虫》创造历史

在今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韩国电影《寄生虫》包揽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电影4项大奖,成为本届奥斯卡大赢家,创下了韩国电影以及奥斯卡的历史,成为第一部获得“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电影。

奥斯卡本来就是美国本土的电影奖,奖项主要针对与英语语种的电影。创办于1929年的奥斯卡,是美国历史最为悠久、最具权威性和专业性的电影类奖项,渐渐地也成为了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电影类奖项之一。

大家其实一开始也不觉得《寄生虫》会获得最佳影片,心里多少也都知道一个英语国家主导的奖项很难颁给外语影片。所以,特朗普抱怨这么几句,表达下不满,也合情合理。

《寄生虫》改写了韩国电影的历史,也改写了奥斯卡的历史,《寄生虫》作为一部非英语电影足够优秀,奥斯卡也不得不承认。

特朗普不满《寄生虫》获奖

2月20日,特朗普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一场竞选集会上,表达了对韩国电影《寄生虫》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不满。

特朗普表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贸易方面,我们跟韩国的问题已经够多了,他们最后居然把年度最佳影片颁给一部韩国电影?”?所以,作为一个电影艺术类的奖项和贸易有什么关系?!

对此,《寄生虫》北美发行方发推回应:“可以理解,他读不懂字幕。”

字幕梗源于获得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后奉俊昊导演的获奖感言:“字幕壁垒并不是障碍。只要克服了那一寸高的障碍—字幕,你就能看到很多更让人惊叹的电影。我认为我们只用一种语言。这语言就是‘电影’。”

为了感叹美国电影的不争气,特朗普提到了获得第1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乱世佳人》,该片改编自玛格丽特·米切尔小说《飘》,于1940年在美国上映,影片以美国南北战争为背景,讲述了主人公斯嘉丽与白瑞德之间一段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

特朗普接着举例,“还有《日落大道》(1950年第2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改编剧本,讲述了一位青春已逝的女明星因无法接受情夫背叛自己,于是将其杀死的故事),曾有那么多伟大的电影,现在最佳影片的赢家却是韩国电影!我以为它得的是最佳国际影片,结果不是(其实既是最佳影片也是最佳国际影片),这种事以前发生过吗?没有。”

特朗普的如意算盘

很多人都在追求艺术的纯粹,但现实中,艺术往往会被政治利用,会为政治服务。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宴请了获得奥斯卡的《寄生虫》主创人员。文在寅表示,影片的获奖,给了人们克服新冠疫情的巨大勇气。

美国总统们对于奥斯卡的态度,要么完全不在意,要么积极参与其中,反正都跟川普不一样。

1941年,罗斯福总统通过在白宫中的一番讲话,为当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开了幕;

1981年,里根总统也为奥斯卡的观众们录制了自己的讲话;

2013年,米歇尔·奥巴马在白宫中为“最佳影片”颁了奖;

2016年,副总统拜登引出了Lady Gaga的表演。

从正面看,我们可以用艺术隐射政治,甚至改变不公,就像《寄生虫》之于韩国。

当然,政治也可以利用艺术为他铺路,就像《寄生虫》之于特朗普。

很多回答已经说到了特朗普言论的政治目的。

他借口这个事情目的是打击对手,迎合选民,吸引选票。

寄生虫无论拍的有多好,这种类型的电影不可能获得大部分美国选民喜欢。

他在找共鸣,所有人都喜欢支持跟自己有共鸣的人。



举手打赏,感激不尽

加入微密圈,获取即时更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为避免家人感染,新冠患者离家出走,不幸去世

终于看了《寄生虫》

一丝青缕引发的舆论“海啸”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