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图哥

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

悲剧再现!湖北孝感一岁半幼儿饿死家中多日,疫情次生灾害警钟当长鸣

發布於

说起孝感这座城市,一度素有好感。

她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董永卖身葬父、黄香温被、孟宗哭竹。孝感天地,所以谓之“孝感”!

但最近发生的事,却着实让人爱不起来。3月12日刚发生“应城小区聚集维权”的事情,现在又爆出一起人间惨剧。

3月14日,微博传出:湖北孝感某小区饿死一个两岁的小孩,刚刚上午才发现。

父母离异,女的有精神病,下楼抢东西吃。好心人去她家,才发现小孩子已经饿死,已经臭了。

随后@孝感发布对此事进行了回应,证实了这起悲剧。

疫情已经持续2个多月,由于医疗资源、社会资源集中用于防疫,隔离中有的家庭只剩无人照料的老人、孩子、残疾人,他们的遭遇令人揪心。一些本不应该发生的次生灾害震荡人心。

在黄冈市红安县化合镇鄢家村,父亲因疑似新冠肺炎被隔离后,17岁四肢瘫痪患有脑瘫的儿子独自在家6天后去世;在十堰市张湾区一社区内,志愿者上门测量体温时发现71岁老人已去世,独留五六岁的孙子在家中。

3月12日,有武汉网友说青山区一个集中隔离点有32名0-17岁之间的孩子,在这次疫情中成了孤儿,失去了所有的监护人。工作人员负责照顾他们,后续在处理。


有网友推算说,32个孤儿,平均3对家长——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加起来就将近200人,青山区走了多少人啊!

再回到孝感这件事,透图哥不禁要问:

1.如果妈妈是精神病人,如何生育的?

如果属于完全精神病人,因为没有判断和行为能力,是禁止结婚的 。

她现在离异,最可能是间歇性精神疾病人。这种情况法律并不禁止结婚,而且生育也是夫妻自主决定的事情。

但因为妈妈的情况特殊,是否具有生育的能力和条件,生育的时候是不是要考虑一下。

2.孩子爸爸去哪了?

父母离异,如果孩子年龄不满两周岁,实践中一般归妈妈抚养。

但是在本起案例中,妈妈患有精神疾病,其抚养能力是有限的。爸爸应该知道这种状况,而且即使孩子归妈妈抚养,爸爸也并不能免除相应的义务。

特别是在疫情期间,作为孩子的父亲,更应该关注孩子的生存状况、生活条件等。

3.如果爸爸疏于照顾的话,那么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或者其他亲戚呢?

4.社区在疫情排查、发放生活物资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吗?妈妈有精神疾病难道不知道?父母已经离异难道不知道?难道不可以通知其他亲戚加以关注和照顾吗?

5.孩子在家哭左邻右舍难道不知道?

一切的巧合都是化了妆的必然!上面如果一个环节能做到位,都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人间悲剧。

应该正视的是,诸如外地人因故滞留武汉、只能吃住在停车场,家人被隔离、患病孩子饿死家中,一些患有恶性肿瘤、尿毒症等疾病的患者正常求医无门等消息,不时冲击公众的眼球,让人心酸、无奈和悲伤。

某种角度上说,一个国家对待弱势群体、困难群体的态度,或者说这些群体过得好不好,是其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和体现之一。而疫情,正是一块“试金石”。

当务之急,建议基层工作人员对社区内的老年人、残疾人、精神病患者等弱势群体,做一次彻底的摸底排查,杜绝此类悲剧的再度发生。

3月6日,中央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期间困难群众兜底保障工作的通知》,要求更好解决疫情防控期间部分群众面临的突发性、紧迫性、临时性生活困难,以及特殊困难人员基本照料服务需求,织密织牢社会安全网。

如果说在疫情暴发之初,相关地方和部门无暇顾及全面,漏掉了一部分人、一些事,或许可以理解,但随着全国各地医疗资源和生活物资向疫情严重地区集中、调配,随着疫情防控趋势的逐步好转,上述情况理应逐渐得到重视和改善。尤其是疫情严重地区的特殊人群,比如孤寡老人、因父母被隔离而孤守家中的孩子、残疾人、患重病人员、被困武汉的外地人等等,疫情面前、“封城”当下,他们面临诸多生活难题,既恐慌又无助。

对相关特殊群体、困难群体给予救助,推出一些有温度、讲效率、人性化的举措。针对“一老一小”出台多项帮扶措施,建立街道干部、社区工作者或志愿者与特殊群体的“一对一”联系制度。

社会力量也是可以借助和调配的,比如这次防疫中承担诸多任务的社区、临时招募的志愿者,包括一些慈善组织。一套科学完备的社会治理体系,应该是诸多部门、机构和组织各司其职,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既能独当一面又能相互配合,既能应对眼前的危机又能把控长远和全局。

社会是一艘大船,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当有一个人遭遇不幸的时候,这个人就可能是全船人的威胁。这一点在此番疫情防控期间,恐怕更让人深有体会。所以,我们永远不要对别人的不幸和苦难无动于衷。

(本图与文章内容无关)

自嗨!挽狂澜于既倒,救世界于水火

湖北应城: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不顾交叉感染冒险聚集维权?​

朝鲜:没有口罩?我可以用ps的!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