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Kung001

Welcome to my Universe.

【Keith Haring和他的80年代】@Artflowjournal

發布於

1980年代 ,正正是街頭文化崛起的年代,街頭藝術,街頭時尚,音樂,普普藝術,Pop Culture。Keith Haring因為沒有錢,在NYC 時常坐地鐵為交通工具,地鐵的塗鴉對於Keith的啓發也從這個時候開始。

「地鐵打開了我的眼界,使我看到了另一種對藝術理解的方法,即藝術作為某種東西可以對更多的人產生影響或者將資訊傳遞給他們。」


「對我而言,我在地鐵中的一幅畫與標價幾千元的一幅畫之間沒有什麼不同。」

雖然曾就讀於紐約視覺藝術學院,而且還得列獎學金,但城市才是凱斯哈林創作的起點,地鐵裡張貼海報的牆面,更是凱斯哈林隨手可得的畫紙,他以最容易取得的粉筆,在人來人往的地鐵站裡恣意作畫,簡單明確的粗線條,勾勒出自由奔放的人形,中空的輪廓外觀,包裹著強烈的情緒。在80年代,一切都來得簡單而明暸。Keith Haring一生雖然短暫但也傳奇,1983年某日,Haring接受美國哥倫比亞電視台現場專訪,他當場就在地鐵站中創作起來,結果成為現行犯遭到警察的逮捕,之後經過電視台的播送,一夕之間,Haring成為家喻戶曉的塗鴉藝術家。1984年,他的作品《帶鱷魚面具的狗》已喊價高達兩萬美元。即便如此,Haring仍是堅持藝術應該平易近人,所以他在紐約蘇活區開設了一間名為「Pop Shop」的商店,平價販售自己的創作商品,讓喜歡他的創作的民眾,都可以輕易擁有他的作品。


「符號的形成是以最少的線條來呈現一個物件。而符號在任何時候,對於任何語言、任何人都是通用的。」

Keith Haring作品主題圍繞政治獨裁、種族主義、同性戀恐懼症、濫用藥物、愛滋病、資本主義等社會議題。Haring作品裡的狗隻,無論在跳舞、吠叫或咬人,都可以運用古代埃及對生命與死亡的概念來解讀。他的作品就像一個個謎宮,透過簡單的粗線條人形帶領你進入他的世界,一個表面上天真簡單,而透露社會不公及壓力的謎宮。如果無法打開一層層的鎖,就如同一輩子被禁錮,動彈不得。


Haring筆下的形象直接從腦海現於筆端。這種表達僅僅存在於那一瞬間。他繪畫從來都沒有預先設計過,從不畫草圖,即使是畫巨型壁畫也是如此。他是時代的受惠者,在那個媒體爆炸的80年代,Haring作品通過信息量更大的印刷和電子媒介而被增強。作為一個好的傳遞者,首先必須是一個好的接收者——而哈林便具有特別的觸角,獨突的風格和不同媒介與品牌推出產品產生共鳴作用,直接將訊息傳播到大眾身上。他的藝術,超越了上流社會高雅藝術、流行藝術和民間藝術的界線,他以極高的權威和堅定的信念佔據了三者之間的領地,而其他任何藝術家所嘗試的這種超越都無法與他相比。



1989年成立Keith Haring基金會,促進兒童福利規劃;「我想我生來就是一個藝術家,我有責任為此而活。我將盡我所能地畫,為更多的人畫,永遠地畫下去。」

英雄是否真的早逝?上天好像一般都對天才不公平。Keith Haring大約1980年出道,卻在31歲是過身,短暫的藝術生涯卻觸動了世界。或者他的使命在他的藝術當中已經達成,為千千萬萬的人提供到Insights與能量。會發光跳著舞的空心人、帶鱷魚面具的狗、爬行的小人,這些極有辨識度的作品,今日仍在世界遍地流傳。

K@Artflowjournal

https://www.instagram.com/artflowjournal/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