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先生

剛畢業就結婚的職場新人。略微嘗試過創業及投資後,覺得還是書寫比較簡單~

11/7 難得少年總糊塗

發布於

欸,好久沒有靜下心來寫寫東西了。不知道各位最近過得如何,家門前的土地長出了雜草了嗎?額頭上的露珠是否又多了些?好,沒有關係,主題要開始了,請播放最近喜歡的抒情歌曲,挑最舒服放鬆的姿勢,慢慢看下去吧。如果覺得無聊,那就做做別的事吧。總之,一切要很平靜,很輕鬆,這是我書寫的目的。

這是我邊寫邊聽的吉他聲,喜歡可以聽聽: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7Bohz21qq4&ab_channel=基恩敬拜AmazingGraceWorship


親愛的你,你找到喜歡的生活嗎?

畢業之後,本來打著想做老師的心踏入社會,過程出了些反轉。我來到一家公司擔任與專業不太相干的市場營銷職位。對著電腦朝九晚六是我的生活常態。工資不高,結婚之後更顯得捉襟見肘,於是便四處尋找出路。

現在距離入職快一年了,薪金長了點,生活開始穩定。不過憂愁還在,來自未來的模糊。最近看書讀到一句很喜歡的句子:

如果你找到你喜歡的工作,那你就永遠不用工作了。

我凝視著這句話,心裏摸索了一會,有些失望。像是失去了什麼,又像找不到什麼。我是一個不長記性的人,常常家裏喊著:「棉花棒在哪裡?指甲刀呢......」同樣的,人生的動力與目標也在跟我玩捉迷藏,缺席了很久。

生活會逼迫人變得現實。為了高薪和興趣,我再次想投身前線教育。每天看求職網和寄信,因為沒有師資訓練,只好把目標投放在「助理教師」等職位。開始留意之前的教育新聞,小班教學、疫情網課、普教中等議題通通都要了解。除此,還要留意學校的政治立場,來擬定自身的答案標準。經過兩次面試後,我收到電話的那個晚上,已經是一個月後。

對方是中學的主任,先是說了些客套話,後來把話題轉到薪金方面。他說無法提供我期望的薪酬,然後出了一個價位,說是正式教師薪金的一半。因為之前的經驗,一份滿意的薪金很重要,不然會有不甘。我對著電話,猶豫了一下,對方聽出我的憂慮,但現實就不盡如人意。我說考慮一下。

我性格優柔寡斷,吃個飯看著餐單都能猶豫半天。不過對於某些事的抉擇,心裏察覺些一絲絲不對勁。這使得我躊躇、退卻,不斷反思心之所向處。在「是否做老師」的這條選擇題上一直舉足無措。漫長的猶豫讓我陷入一種愧疚——究竟我要做什麼?我只能有這條路選嗎?

別人說:能被輕易動搖或質問的決心,並不可靠。如今局面一席難求,沒有師資訓練,起步就更低。就算有機會接受訓練,之後的老師一職也是困難重重。合約制度下,在三尺講台上執教的人,並沒有太多的話語權。再加上如磐石的工作負擔,疲於奔命的開會政務、複雜虛偽的人際關係,階級的歧視與打壓,都讓純粹的教育者逐漸離開教育本質。

當初我興高采烈告訴中學英語老師,她得知我有意投身教育,卻阻撓道:千萬別做老師,更別做我們中學。如今,我似乎更理解她的這句話。在教育的濫觴裏工作是幸福的,但同時也是醜惡的。

終於,我拒絕了對方的錄取。

這意味著一切又回到起點,回到那個對於前途迷茫、不知所措的狀態。只是這次否定,似乎比之前更加決絕、壯碩了些。後來一次回爸媽家,無意翻開桌底的日記本。恰好翻到大學時去做實習老師的文字。那一頁的其中一行,我曾這樣寫著:「我已經知道老師的目標不再......教員室那小小的位置,是心有不願的地方。」

難得少年糊塗,勇敢去錯,瘋狂去愛。最近迷上了獨木舟。在遼闊的海平面上奮力划槳,自由穿梭一個個具名或不具名的島嶼,累了就停下來聽風、捉雨、看海膽。風來雨來,任由它沿著皮膚紋理,走過曲折身體。像高山融化的雪,一路慢慢流,細細品,最終養出一片澄清晶瑩的海。

因為工作原因,接觸到網頁編寫,打算朝這方向試試。最後,如果你也是和我一樣迷茫的人,答應我不要放棄,努力走下去,好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7/3 那座建築是記憶的根地

搬家以後,生活是把豬肉刀🔪 | 魯蛋夫妻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