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掖山

智力活动是一种生活态度

【2020Matters年度问卷】Normality Matters

發布於

2019年11月28日,我在 Matters 上传了自己翻译的 Paul Graham 的《How to Disagree》,算是正式加入了 Matters 社区。我一向不擅长赶 deadline,所以压根没做周年纪念的打算。结果发现 Matters 官方有红包,没办法,只能为五斗米折腰了。

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美国股市对新冠大流行的 V 形走势。标普500指数从2月中下旬开始跳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跌去三分之一,然后开始了大牛市一样的攀升,八月底重回疫情前的高点。

2018年1月份,我的开户申请被 Robinhood 批准,从此成为了美国股市里茁壮成长的一棵小韭菜。结果就在开户的那周,美股就开始下跌。

那时候人们开始说,十年一个小周期,到了崩盘的时候了,结果涨涨跌跌地拉锯了几个月,创出新高;十月再次开始大跌,也就是段子里讲的10天4次熔断那次,那时候人们又说,十年一个周期,出来混,到了还的时候了,结果这回更快,只用了四个月就收复之前的高点;如今,已经没有人再说十年啊周期啊什么的了,YouTube 上的雷公视频的标题,也从“市场进入高危期”变成了“急跌就是买点”。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不只是没有的问题,我还在这期间花了很多仓位做空,兜兜转转,不断跌破止损线,累积下来,损失了大约一个月的工资。

要说这对我生活的改变,可能是……让我最近两个月没有文章更新?不断的亏损之后痛定思痛,觉得问题主要出现在记账方面。之前和股票相关的账目都是用一个 MS Excel 电子表格记录,虽然自认为还算准确完备,但是一方面只包含了自己的已经发生的交易信息,另一方面数字也不如图形直观,很难给将来的交易决策提供帮助。

因而,我决定把记账这件事转移到 Jupyter Notebook 上,完成 Excel 表的功能之外,还可以把自己的买卖价位和股价走势画在同一张图上,把自己的仓位和市场的交易量画在同一张图上,辅助决策。同时还可以练习 python 数据可视化的能力、ipywidgets 组件写 UI 的能力,一举多得。所以最近一段时间的业余都在忙这件事,博客也就暂时停更了。

2020年,什麼事情讓你獲得最深的意義感?

定期用无人机空拍校园。这件事刚刚付诸实施,每月选一天,沿着相同的线路拍一段延时摄影。预计明年的这个时候才会有结果,所以严格来讲不算是2020年的事情。

定期是一种获得意义感的很有效的方式。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的几个老师和同学们办了一份报纸,每周三晚自习前免费分发几十份给每个班。高三一年的每一期报纸我都集齐了,每个周三,我都在学校食堂暴风吸入晚饭,然后跑回教室等发报纸的同学。一年下来,攒下来的报纸对折起来,几乎和课桌的抽屉一样厚。人非星辰大海,没办法占据无限的时间,但是周期性的事件序列,具有时间上的平移对称性,周期函数的自变量是可以趋向无穷的,给人一种对于永恒的近似和安慰。

摄影也是。像我这样的人,可能没办法给学校捐个楼,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楼基的石碑上,但是在这里学习和工作的经历,还有校园的景色,“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全球疫情依然嚴峻,請記錄一件你認為值得銘記的疫情事件。

11月初的年度进展报告。从去年夏天的资格考试通过之后,每年11月初,我们都要向导师委员会汇报自己这一年的工作进展。今年的报告结束之后,第二天和老板单独 Zoom 的时候他表扬了我,说今年的进展依然不错,委员会的成员都印象深刻。

我现在的工作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用我们老板做博士后的时候用的成像方法,去观察和他当时的工作稍有不同的细胞,属于“承上”;另一部分是“启下”,因为旧的方法在性能上不足以研究更复杂的系统,所以需要开发新的图像处理技术。

美国的疫情从2月份开始,那时候我刚刚拍了一些用于开发新技术所需要的参考图像,所以封城令最严格的几周有可以在家工作的素材。夏天限制条件放松之后,我又回到学校用旧方法拍了很多照片,这些照片在进行数据分析之前,需要在计算机集群上进行做“去卷积”计算,比较耗时,但同样可以在家做。所以今年的工作节奏,实际上并没受到病毒的太多干扰。

但是我也知道,这种印象深刻的另一面是,在今年以前的我的工作效率,也没有比有疫情的时候有多大的优势。之前工作也有很多时候摸鱼,我也不会加班,业余时间也在折腾自己的爱好,简直约等于不务正业的同时顺便读了个博。疫情把“我们所浪费的时间本质上都是自愿选择的”这一点放大了,

2020出行受限,如何改變了你與他人/世界的關係?有沒有什麼人/事,是疫情過去你一定要去見/做的?

恍然发现原来自由出行也可能变成一种奢侈。

疫情之后,我想我会成为一名 B 站的 up 主,像 YouTube 上的 Thomas Heaton 一样,到处走走拍拍,用拍视频这件事来鞭策自己,注视自己可能来之不易的日常,并珍视对这些日常的记忆。

說一件你在2020年遭遇的、難以解決的矛盾,這裡的矛盾是指:你感受到自己的信念與行為產生了衝突。

自视清高和渴望吸引眼球的矛盾。

明知道在任何平台写东西,用真名挂各种头衔会多很多流量,但还是用化名,努力避免 ad hominem 谬误;明知道在 Matters 写东西,用简体字没有流量,不谈政治没有流量,不做赞赏公民没有流量,也还是坚持下来了;明知道在微信写东西,膜蛤可能会死,借古讽今可能会死,点了关注的读者可能再也没看过我的更新(微信信息流的锅),但还是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分享一個你「忽然理解了我所反對的立場」的時刻。

没有,而且我觉得也没办法有,“忽然”、“理解”和“立场”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同一个句子里,你要是真的能理解,那早干什么去了?

公共讨论中的绝大多数问题并不是因为拒绝对话,而是急于对话,把根本不成立的对话强行推进下去,结果就是鸡同鸭讲,各自在自己的信息茧房里赢得一片掌声,然后一个共识,各自表述,直到其中一方得意忘形进入了对方的同温层,再开启一轮循环。

相比一年前,你與身體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老了,虽然我才 20 多岁。

天冷的时候跑步,膝盖就会疼。刚来学校的时候,参加系里的老教授们每周踢足球的活动,还笑他们冬天休赛期太长,现在只能摸着自己的膝盖感叹自己还是 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小时候练羽毛球,从场中央来到网前需要两步,退到底线需要三步;现在一步半就到了,但是再也不敢跑折返了。

当然,作为一个减肥成功的胖子,我经历过更难受的肥胖状态,我对今天的身体已经足够满意,不敢再奢求更多。

經過2020年,你內心是否有找到一個關於自己,不可停止之事嗎?

认识自己——不断修正对自己的认识,并且证明这种认识。(你现在还认识“认识”这两个字吗XD)

請與我們分享你在 2020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或者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

戈德门特《代数学教程》。

最後,能否請你用一張照片代表你的 2020 年。

搞一波赛博迷信?

填空:2020,normality matters

好像真的赶不上 deadline 了,后面几个问题越来越敷衍……应该不影响拿红包吧(小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doc | 接机

2020 Matters | 11個問題,記錄你的2020 (超難寫的Matters年度問卷又來了!)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