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25308 
阿掖山

.ijm | 用 ImageJ 给大卫量尺寸

前两天看果壳,推送的头条是《古代雕塑的丁丁真的都(像大卫)那么小吗?》,为了立论,作者根据图片测量了大卫像的丁丁长度,虽不十分精确,但是好歹有个定量的结果——“4厘米不到”,还给出了使用的工具——ImageJ。

阿掖山

.jpg | “你这是不是原片直出啊?”

经常逛和摄影有点相关但又没那么相关的网站的话(比如豆瓣),会发现很多拍的很不错的照片下面,经常会有人问:“这是不是原片直出啊?”当然,有些人的确就是想知道这样一个事实,这并不是一个很过分的问题(但也不是一个好问题,下面...

阿掖山

读方孝孺《豫让论》

请注意: 本文包含关于令人不适的描写以及明史,阅读请慎重。我青年时代时就读过我年轻时就读过《古文观止》,那是清人吴楚材和吴调侯编选的一套文言散文集,上启《左传》,下至晚明,大陆初高中语文课本里的文言文,绝大多数都入选了这一集子。

11
阿掖山

实验室中酵母菌的衣食住行

“酵母”其实是1500多种微生物的一个统称,但是在科学研究中最常用的一种是 Saccharomyces cerevisiae,下文中的酵母一词指的就是它们。作为一种单细胞生物,酵母在指数生长期,通过出芽生殖的方式,平均约90分钟就可以繁殖一代。

阿掖山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在这平安的夜里,祝你的内心时常有璀璨光芒。

17
阿掖山

春天已经走远 | 摄记

这一篇依然是博客上的旧文。照片像是一种对时间的储蓄,在这个化雪的冬日,取出一束春天的阳光。月初的时候在写一份申请材料,检视自己的简历,发现之前四五年间虽然顽劣,但都在简历上留下了一笔。

阿掖山

伪·游记:清秋须兼细雨

流量预警,本文包含多幅图片。去年秋假啥也没干,本以为是个不短的假期,结果睡了个昏天黑地。开学之后大家都在谈论去了哪些地方,自己哪也没去,不免心中不爽。于是在之后的周六早上,放着一堆作业不做,开车去了城西的心碎湖。

阿掖山

【译】为什么说物理不是一门学科

作者:菲利普·鲍尔 (Philip Ball),来源:《Nautilus》搬运一篇博客上翻译的旧文。大约是上学期期中的时候,我们老板给我们分享了这篇文章的链接。当时觉得不错,但是没有读完。如今开始写博客了,又想起了这篇文章。结果翻译的过程中渐渐发现,此文篇幅过长,和学术沾边的英语...

阿掖山

回答:一个非典型大陆人对台湾的认知

刚刚把自己在博客上发布过的译文搬运过来,就看到了 Vi 的这篇提问,不揣冒昧地回答一下。回答之前先声明,我的回答在大陆人当中非常没有代表性。(这应该不是个问题,来 Matters 发文的大陆人恐怕没几个“正常人”哈哈哈)我现在在美国读博士,同年同学中就有一位来自台湾。

阿掖山

【译】保罗·格雷厄姆谈如何反对

之前发在个人博客上,原作者允许他人翻译(http://paulgraham.com/gfaq.html)。就把这篇文章算作来到 Matters 的“投名状”吧。也欢迎大家去我的个人博客逛逛:https://mountaye.github.io/blog/本文的作者保罗·格雷厄姆是一位程序员、画家兼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