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sport 譯九四六

https://www.facebook.com/MotoSport946T

Danilo Petrucci-與眾不同的MotoGP旅程

(edited)

有一位車手從小在MotoGP闈場長大,偶像是Capirossi,夢想是成為Ducati廠隊的MotoGP車手。他說自己是活在夢想中的人,而當他的夢想實現,騎著Ducati贏得分站冠軍後,現實卻遠比預期的殘酷;遠在正式消息公佈的前幾個月,他就聽說了自己會被戰力外的事。

是的,我想聊聊明年去KTM Tech3的Danilo。

2021賽季起,場上唯一沒跑過Moto3(125cc)、Moto2(250cc)的車手只剩下Petrucci。當他還很年輕時,他就在幫車廠做測試的工作,而他的國際賽事紀錄開始的較晚,17歲時跑歐洲SS600錦標賽、20歲時跑SS1000、22歲被挖掘到MotoGP但待的是CRT組的車隊,3年過去當他將要放棄時,Pramac給了他機會,然後,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由此可知,他的生涯與其他車手有極大的不同,而這也是為什麼,僅管明年將是他在大獎賽的第十年,你不管從螢幕上看到他,或是在現場看到他,有時候你就是會覺得他有那麼一點格格不入。

跟其他車手相比,他少了一點篤定、少了一點自信、少了一些明星的氣場;但這不妨礙大家喜歡他,甚至連MotoGP官方的評論員們都會在公開的節目中,毫不掩飾對他的喜愛。而這可能源自於相較其他從少年時期就進入MotoGP這個大環境、學習到要盡量隱藏情緒與感受的天才們,Danilo並沒有經過這樣的洗禮,他總是毫不遮掩,給你他最真誠的一切,而每個人都知道他是多麼的努力。去年他在Mugello拿下生涯首勝時,Mat Oxley這麼描述:「他的勝利有著某種真正的正義。就像整個維修車道都在為他歡呼。我很少在某人贏得MotoGP比賽時看到闈場內各個地方都是如此的歡欣鼓舞。」Everyone loves Petrux。

讓我們先往前一點,從頭開始,畢竟要講述一位義大利車手,很難不提他的家人。

左邊是小Danilo Petrucci和他的爸爸,右邊是Fausto Gresini(現在aprilia Gresini車隊老闆,是車隊不是車廠)

Danilo Petrucci出身自藍領家庭,他的父親,老Danilo Petrucci在闈場做過不同的工作,輪胎技工、廚師等等,也在Capirossi的團隊裡工作過(也因此我們才有那張年輕的Capirossi抱著小Danilo的照片)。在REV'IT!兩年前的訪談中,Petrux自述:「我們並不富裕,是一個普通的家庭。我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們繞著我家的桌子坐成一圈,並說”OK,為了明年的比賽,我們可以從哪裡找到錢?”」。僅管現在他的弟弟Francesco Petrucci也是一名專業的運動選手-2016年義大利冠軍、參加過UCI山地自行車世界杯的山地越野自行車手,但Petrux在訪談中提到過去時,表示:「我的父親還有母親,以及我的兄弟,他們為了我的車手生涯而活。他們真的全然投入他們的人生,讓我去追逐我的夢想。」

這完全是真實狀況的描述,幾年前Francesco曾在廠商為Danilo訂製車手皮衣時,特地一起到雪邦協助測試與試穿皮衣;而Petrux的母親,在最近一次Le Mans站獲勝後的訪談中我們可以聽到9號是如何描述他的母親鼓勵他、相信他,更不用提今年Misano站時,媽媽和他的攝影師Alex Farinelli深夜時偷偷在Misano的草地鋪上大大的9號布條,給了他一個驚喜。(至於他的女友Giulia,非常低調,最近一次有正面出現在鏡頭前應該是去年的Mugello)

有家人的全力支持是錢也買不到的,但沒有錢,要從事這項運動賽事就變得非常艱苦。Danilo就曾在訪談中坦言:「當你還是個小孩,而有其他車手們有著大量的資金,還有比你更好的車,有時候跑在你前面...最難向人們解釋的是,身為一位車手,要多麼辛苦,以及花費多長的時間去努力。」至於有多缺資源?去年Mugello站幕後花緒影片裡,有一個短片是Dovi開車載著Petrux和Pirro,三人在車上閒聊,Petrux聊到自己2003年比賽時用的輪胎是1995年Mick Doohan淘汰掉的輪胎,也就是用的不能再「完」的輪胎。但他還是用那樣的輪胎跑完了賽季,之後參加了2006年的Honda C300盃,再然後就是歐洲SS600錦標賽、FIM Superstock 1000cc世界盃,並在2011年時騎著Ducati拿下SS1000世界盃的亞軍。

成為MotoGP車手不再只是夢想,但…

2011年底,當IodaRacing找上他,讓他在2012年賽季起加入MotoGP車手行列時,也許他一度覺得自己的夢想成真了一半。2012年,Dorna為了因應金融海嘯之後車隊贊助不足陸續退出、場上車輛過少的尷尬狀況,引進了CRT賽制,參與CRT賽制的車手們,實際上所用的是Superstock的車子,在各方面的性能上都遠遠落後於真正的MotoGP賽車。而當時Danilo就是CRT的車手,在IodaRacing痛苦的跑了兩年,最好的名次是第八名,接著,更糟的事找上門來。「在2014年季前測試的五天前,Giampiero Sacchi(IodaRacing的老闆)打給我並跟我說我們沒辦法去測試,我們沒錢了。我整個被擊潰了,我跟自己說我必須放棄比賽。」

當時他想著要遠離這一切,「我不喜歡我正在做的事,我無法從中得到樂趣。所有事亂成一團,車子很糟,電控沒有用,人們拿不到薪水...沒有一件事是好的。我結束了賽季,認真的思考要去跑耐力賽。」IodaRacing Project後來證實是一個失敗的計劃,他們在MotoGP只跑了4個賽季,4個賽季的積分加起來是72分,就連今年賽季受苦於米其林的新後輪與找不到設定的Petrucci,一年的賽季績分都還高過這個數字。

Pramac Ducati給了一個機會,而問題開始浮現

2017年Mugello站奪得第三名

但好的事終於發生了,由於Ducati將Andrea Iannone升上廠隊,導致Pramac的位子出現了空缺,他們找上Petrux,簽了兩年合約,最後展開了四年的合作。在這四年中,Petrux換過三個隊友:Yonny Hernandez、Scott Redding,最後是Jack Miller,而帳面上,即使加上因傷缺席了三場比賽的16年,他在Pramac時的每一個賽季,積分都高過他的隊友。2018年時,Pramac也因為隊上同時有Petrucci(年度績分144)和Miller(年度績分91),提前在馬來西亞站奪得獨立車隊冠軍。而提到積分,回顧他過去的幾個賽季,15年當他轉換到Pramac時,他第一次站上了頒獎台,在銀石站取得第二名,然而隔年他全年度最好的成績卻只有第七名,發生了什麼事?

「現在我們的輪胎和電控都不同了。如今在油門的運用上與2016年以前有著廠隊電控時相比大相逕庭。在2015年,出彎時催油門相較現在更輕鬆些,因為電控比較好。而現在車手必須多控管油門,除了因為電控的關係外,同時也是由於輪胎和以前不同了。」18年,當Petrucci接受Mat Oxley的專訪時,聊到了統規電控和輪胎。2016年賽季,Dorna同時進行了兩項重大的變:1.電控統規、2.更換輪胎商。這兩者其實是讓各廠隊拉近差距,過去各廠只要電控能力好,就能宰制賽事;而更換輪胎商等於大家都要重新去熟悉輪胎的特性。在Casey Stoner離開Ducati,到MotoGP跟換統規電控和輪胎商前,總共有七年的時間,錦標賽賽年度排名的前三名都是Yamaha和Honda;實際上16年也是如此,但16年開創了一個使無前例的紀錄:全年度共有9位不同的車手成為分站冠軍。

可以由此而知,統規電控與輪胎供應商更換為米其林的影響就是如此巨大,也不難理解Petrux才剛從Superstock(CRT組)的車子換到有廠隊電控的GP車子,又馬上換成統規電控,這次甚至連輪胎也不同了,在適應上自然需要一些時間。幸好,他沒有花上太久的時間,17年賽季,他先在Mugello站拿下第三名,接著又在荷蘭站取得第二名,然後是San Marino的第二名和日本站的第三名。原本17年賽季,他和Pramac只有一年合約,季中曾傳出可能不獲續約,aprilia也有找上他洽談報價。但在荷蘭站後,車隊火速和他再續一年約。

2017年茂木雨戰

然而,後續18年,整年的戰績僅和17年持平,以全年度第8名結束賽季,雖然績分較高,完賽率也高,但頒獎台的次數少了,僅在Le Mans站拿下第二名。這不得不思考到一件現實的事,17年的四個頒獎台裡,荷蘭站、San Marino和日本站都是雨戰,當賽道在低溫甚至溼滑的狀況下,對於體型大隻的車手如Petrucci來說是較有利的;或者反過來講,乾地、高溫的賽道狀況對於他們來說比起其他車手更為嚴峻。而殘酷的是,僅管Petrux到目前為止整個的車手生涯都在節食,但他還是遠超過MotoGP車手理想的體重;此外,更令人難過的是,他也不能過度節食,不然就會影響到體能,進而影響到表現。

Petrux的夢想成真了,但對Ducati來說遠遠不夠

2019年Mugello首勝

最終,Le Mans站後,在一片懷疑聲中Ducati廠隊簽下了他;然而那僅僅是因為當Ducati過遲的找上Lorenzo談續約時,Lorenzo表示一切已晚,他將要去本田,失去99的Ducati轉而與剛在法國登上頒獎台不久的Petrux簽約。但法國站後回到我們前面所說的,高溫的賽道讓狀況變得嚴苛,即使不願,Danilo的體重還是會讓他在騎乘的時候比起其他車手更加的消耗輪胎胎肉,進一步影響到抓地力與過彎。當然設定上想必也有影響,導致他後半季再也沒有上過頒獎台;而類似的狀況其實也發生在19年賽季。

19年賽季,Petrucci再次在Le Mans站上頒獎台,緊接著,是他激勵人心的Mugello首勝,然後加上巴塞隆那站,連續三個頒獎台。但接下來,就如同18年賽季,他沒有再跑進過前三名。而同時Miller在後半賽季取得多次頒獎台,僅管全年度的積分輸於Petrux,但在Ducati的內部開始有一些風聲,Ducati太久沒有贏得世界冠軍了,上一個讓他們拿下世界冠軍的Casey Stoner是澳洲人,所以,不要再堅持純義大利團隊,換個澳洲人來有何不可?而且,在闈場內也不是秘密,Gigi Dall'Igna相當欣賞這位在18年賽季上了5次頒獎台的年輕澳洲車手。

邁向新的旅程

2020年Le Mans分站冠軍

「去年底時,我感覺到我已經不在Ducati的名單上了。」今年十月,當Danilo連續第三年在法國登上頒獎台,且奪下他渴望已久的第二座分站冠軍,在賽後記者會上接受訪問時他這麼說,「這是瘋狂的一年,因為賽季甚至還沒開始,我就失去了位子,感覺就像沒有人相信我。然而,有其他人們、其他運動相信我。」我們現在當然知道,在這裡他講的其他人們裡包含了KTM。僅管只有一年約,當時KTM洽談的三位車手中: Andrea Dovizioso、Cal Crutchlow和Danilo Petrucci,他們最後選擇了Petrucci。根據一些報導,商談過程中顯然Dovi這邊開出的價碼是這間奧地利車廠無法接受的;畢竟當時誰也難以預估疫情對經濟帶來的影響會持續多久,但盈收確實已經減少了。

Danilo和他的經紀人則直接點,他們飛去KTM 在奧地利的工廠參訪。事實上,在六月中義大利媒體傳出他在奧地利待了好幾天之前,Dnailo的instagram帳號於六月五號時就已經上傳了他與KTM的越野賽事明星,9次世界摩托車越野錦標賽冠軍的Tony Cairolo下場交流的照片,背景則有幾位穿著橘色制服的KTM人員。可以由此猜測,兩邊的洽談也許更早就開始了。但為什麼最終他是去Tech3,而不是一開始眾人以為的廠隊?原因是顯而易見的,當Zarco在19年賽季中決定退出時,KTM沒有將當時已在Tech3的Miguel Oliveira升上去,而是把還在Moto2的Brad Binder拉上來廠隊,這個做法引來Oliveira的不滿,明明兩人都是KTM一路培養上來,也一起當過Moto3、Moto2的隊友,但當廠隊出現空位時,卻不是先升已有GP經驗的Oliveira,而是讓Binder上。所以,同樣的錯誤KTM不會再犯第二次,總是要先把自家農場出身的車手搞定。

今年6月5號發佈在instagram上和Tony Cairolo的合照

但另一方面,他們也給予Petrucci相應的承諾,2021賽季Tech3的車子都會是廠隊規格,KTM四位車手的車子將會完全一樣,也擁有同樣的支援。當然,經過今年賽季後,不會再有太多人懷疑他們車子的能力,也許穩定性還沒那麼高,但絕對是台能贏的車。Petrucci甚至半開玩笑的在賽季後接受訪談時表示:「我很高興Gigi這麼早解僱我,使我之能待在一個具有競爭力的車廠。」而現在他也可以坦然的騎著KTM的越野車,不用再把越野車的品牌遮掉了。雖然前往KTM Tech3也代表著,要和他過去合作多年的技師長Daniele Romagnoli以及電控工程師Cristian Battaglia分道揚鑣,但這是不得不的結果,而總括過去在和Ducati合作的六年,Petrucci表示:「這六年我只能感謝Ducati,尤其是兩場冠軍;在MotoGP奪冠是我從小就追求的夢想。」

如果要比喻的話,也許我們可以這麼說,Ducati是每一位義大利車手的初戀,只要是義大利人就會想嘗試用Ducati贏得冠軍。而現在曾經美好過,也讓人心碎的初戀結束了,我衷心希望這位被其友人描述為”a good person with a very big heart”(一個有著寬廣心胸的好人)來自義大利特爾尼的車手,能在他MotoGP下一段與KTM的「戀情」中有一段美好的旅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翻譯】「感覺就像沒人相信我。」-Petrucci澄清,不是因為天氣才贏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