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sport 譯九四六

https://www.facebook.com/MotoSport946T

【翻譯】Quartararo有可能成為MotoGP第一位非廠隊的世界冠軍嗎?

原文:Could Quartararo be MotoGP’s first non-factory champ?
AUTHOR:Mat Oxley
AUGUST 4TH 2020

廠隊的車手們贏走了絕大多數MotoGP的頭銜,如果Fabio Quartararo贏得了2020的世界冠軍,他是否就為Petronas Yamaha創造出歷史?

任何關於Fabio Quartararo會贏得2020 MotoGP世界冠軍頭銜的討論都為時過早,因為摩托車賽事比起其他的運動更瞬息萬變。只需要要問問Marc Márquez、Mick Doohan、Wayne Rainey以及許許多多的(車手)。

本週末(上上週末^^”),Quartararo分別帶著相較於Maverick Viñales和Andrea Dovizioso,各10分與24分的績分領先優勢,進入今年十四場比賽中的第三場;他同時也領先Márquez 50分。而直到昨天(星期三)之前,這還不是個難以克服的劣勢,這位世界冠軍去年贏了151分,但為了修復他的肱骨,他剛在昨天進行了第二次的手術,這當然改變了一切。再一次的,你永遠不知道這些人身上會發生什麼事。

Quartararo手上有著Yamaha的合約且騎著廠隊的 YZR-M1 0WW7,但他目前為

Petronas SRT而跑。如果這位21歲的車手取得2020年頂級賽事的桂冠,他將成為第一位達成此榮耀的法國人;但,屆時他將不會是史上第一位贏得世界冠軍的非廠隊車手。

在1949年和1977年間的頭27屆500cc世界錦標賽,皆是被騎著廠隊車子的廠隊車手,這樣的純廠隊贏得勝利:AJS,來自英國倫敦的東南區(譯註1);Gilera,來自義大利靠近Monza的地區;Norton,自英國伯明翰;MV Agusta,來自義大利的Cascina Costa;Yamaha,日本磐田市,以及,Suzuki,來自日本濱松市。

第一位以非廠隊車手身份贏得500cc世界冠軍頭銜的是「King」Kenny Roberts,而他的過事也是所有人中最棒的。1978年,Roberts抵達歐洲,接替主宰前兩季錦標賽,Suzuki的Barry Sheene的位子。在歐洲沒有人期望Roberts能在第一次嘗試時就贏得頭銜。

Roberts未與Yamaha廠隊簽約。他是和美國山葉簽的合約,他們提供他一台廠隊版的OW35 500、一台TZ250跑250cc GP和一台0W31用來跑F750世界錦標賽。實際上,1978年Roberts的工作是跑MotoGP,Moto2和WSBK!

Roberts, 1978年

尤有甚者,這位美國人是個新人,對賽道知之甚少,他也從未騎過街道賽(在那個年代還有一些GP賽道是由磚牆環繞起的),事實上他只是個兼職的公路賽車手。當時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永遠是泥地賽 ,而1978年他最的首選是待在家鄉並繞著橢圓形的賽道讓塵土飛揚。

同時,他的輪胎供應商(註2) Goodyear是MotoGP的菜鳥,對於世界錦標賽事的知識或是賽道風格一無所知,而這個廠商還遠在賽道300英哩外的美國。另外,他還是這間公司唯一的一位車手,所以他必需在每一場比賽中大量測試不同輪胎的不同面向,不然沒有人能給與Goodyear的工程師回饋。

最後,當Yamaha 500cc的車手-委內瑞拉的Johnny Cecotto和日本的片山敬濟有兩台0W35s可騎乘時,Roberts只有一台。

這在當時沒什麼(在現在就會是大問題了),因為在那個年代的500cc,要進行設定是耗時費力、反覆無常和可能隨時中斷掉的。化油器是當時設定上的重中之重,在練習時需要多次改變噴射,所以如果你只有一台車,你的賽道時間會大幅縮短。而Roberts需要(時間)去學習賽道、測試輪胎還有其他的所有一切。

他的狀況於賽季中段起明顯變好,在極危險的Spa-Francorchamps街道賽後,「King」已經贏得了三座GP分站冠軍,他是Yamaha在世界冠軍頭銜上僅剩的希望。

「我的車在Spa-Francorchamps時就是無法運作,在最後的練習賽時還是不行,」Roberts回憶,「我回到pit,然後Yamaha的賽事經理Mizoguchi撕下了Cecotto車上的號碼並把我的號碼貼上去。接著我記得他們把我推出去,我回頭看到Johnny(Cecotto)走進來。我想”噢,天啊,這太好了。”」

「練習賽後,Yamaha問Johnny他想騎哪台車比賽,然後等到每個人睡了之後,我的卡車和Yamaha官方的卡車從圍場中駛出,進入樹林,將引擎從約翰尼的備用車中取出,放進我的車裡。」

七個禮拜後,Roberts在紐伯林奪得錦標賽冠軍。

Lawson的NSR500,1989年

自Roberts歷史性的成就後-也可以說是賽車史上最傑出的成就-還有另外4位非廠隊的車手贏的錦標賽銜:1981年的Marco Lucchinelli、1982年的Franco Uncini、1989年的Eddie Lawson和2001年的Valentino Rossi。

但他們雖然不是廠隊車手,卻騎著廠隊的車子,且擁有廠隊支援。

當年輕氣盛的義大利人Lucchinelli在1981年為Suzuki贏得500cc世界冠軍頭銜時,廠隊裡的Randy Mamola和Graeme Crosby跑了。Lucchinelli為Roberto  Gallina的義大利鈴木車隊比賽,騎著廠隊版本的XR35,參加4人制的車隊。下一年,Gallina的車隊再次贏得了錦標賽,這一次則是Franco Uncini,現在的MotoGP安全官。

七年後,當年度的500cc冠軍Lawson stunned震驚了圍場-他離開了Marlboro Yamaha Team Agostini車隊,轉而加入Rothmans Honda車隊。最感到震驚的是Honda的一號車手Wayne Gardner,他還是在雪梨家中看到報紙才知道。

Lawson在六個賽季中為Yamaha贏得了3座世界冠軍,他會離開的是因為對Giacomo Agostini(註3)的吝嗇以及Yamaha長期無法解決YZR500化油器的問題而感到厭煩。此外他也熱衷於和Honda維修區的天才Erv Kanemoto合作。

Lawson和Kanemoto的協議並沒有讓他進入factory HRC廠隊,他們已經滿編了,車隊中除了Gardner還有新人Mick Doohan。作為替代,Kanemoto的計劃落到了HRC的衛星車隊(Rothmans Kanemoto Honda)。但是,當Gardner在第三場比賽中摔斷腿,而Lawson在下一場比賽獲勝時,HRC變得完全落後於這個小隊。HRC在那個夏天與Lawson和Kanemoto所做的事,幫助了Honda找到引擎和車架的方向,從而使NSR500成為主宰了1990年代的車子。

當Rossi在2000年升上500cc時,他便受益於上述的基礎,如同Doohan、Jeremy Burgess和許許多多HRC的工程師一樣。

Rossi, 2001年

HRC並沒有立即將Rossi簽入其主要的團隊。在2000年至2001年期間,他為衛星車隊出賽,該義大利車隊基本上是由歐洲Honda出資與運作。當時Repsol Honda的廠隊已經有Alex Crivillé 和宇川徹兩位車手了。

由於新的NSR500的動力傳遞過高,Rossi因此摔掉了他的頭兩台NSR500。Burgess沒有向HRC抱怨這件事,因為他的車手是非廠隊的新人,因此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影響。當然,HRC很快就開始認真看待Rossi。到賽季結束時,HRC根據Rossi的希望建造了最後的500CC車子-NV4B。2001年,Rossi繼續待在由Nastro Azzurro(註4)支持的獨立車隊中,稱霸了500ccGP的最後一個賽季。

2001年時Rossi的NSR500與Repsol廠隊的的NSR有差距有多小?差距越小越好,因為這位22歲的年輕人顯然是當時HRC奪冠的最佳選擇。而Roberts非廠隊的0W35與廠隊的0W35的差距有多小?再一次的,差距越小越好。換句話說,Roberts、Lucchinelli、Uncini、Lawson和Rossi與Quartararo情況是類似的。

然而,廠隊有較多的預算空間,造就了賽道上(結果)的不同,這就是比賽運作的方式。

另一方面,與廠隊永無止盡的開發週期保持一點點距離也是有好處的。比方說Lucchinelli在1981年獲得冠軍時,他身在廠隊外當然就帶來了幫助,因為當時的廠隊陷入了不停嘗試新的引擎和新車架的困境。

最近幾年,Petronas SRT和Tech 3車隊也是一樣的情形。當Yamaha廠隊努力解決M1的各種問題時,Yamaha獨立車隊的車手卻能夠專注在利用自己的技術從他們所得到的事物中做出最極致的表現,而不用在賽季中困惑於嘗試許多不同的車架,搖臂和其他零件。

Quartararo這個星期天(譯註,上上個星期天^^”)在Brno比賽,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天,他在紅牛賽道出賽。因此,他正從Yamaha的主場移到Ducati主場(註5),如Jack Miller最近所說的那樣:「我們將能夠讓我們的車子好好的大顯身手,展現出她的真正實力」。Fabio如何應對這三場比賽,如何應對巨大的速度上的障礙,都將對世界冠軍的產生與否有極大的影響。


註1 倫敦東南區是早期的貧民窟,現在仍然是治安不太好的地區,住民的分佈仍以低薪藍領、移民、移工甚至非法移工為主

註2 在不久前,大概十來年前,精準的說是2009年之前,闈場內不止有一個輪胎供應商,車隊,或者說車手可以選擇他們想與哪個廠商合作。一直到2009年起Dorna決定讓Bridgestone成為闈場內的單一輪胎供應商,2016年則更換為Michelin。

註3 Giacomo Agostini,上古神獸。8座500cc世界冠軍、7座350cc世界冠軍(當年車手可以同時跑兩個級別賽事),還贏過10場曼島TT。他從車手退役後,於1982年起擔任Marlboro Yamaha team的車隊經理;所以這邊Lawson是指Agostini在管理車隊上,比較緊縮…^^”

註4 Nastro Azzurro義大利一間有174年歷史的酒廠,2016年被朝日啤酒買下。

註5從Yamaha的主場移到Ducati主場。不同賽道有不同的特性,像紅牛賽道來說,V4的車子(Ducati、Honda、KTM)一般來說較有優勢,比方說最後一彎出來衝線前的大直線,在極速上直4就會輸掉V4。實際例子請看上禮拜天(8/16)Fabio最後一圈衝線前速度輸給Danilo就能知道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