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的事說來話長

M編,在職編輯,分享與編輯有關的事與其他。 「為乾旱流淚,為涼夏可能欠收而不安踱步,即使被人說自己一無是處、沒人讚揚,也不以為意。我想成為,這樣的人。」宮澤賢治 頭貼 by lulljevic https://liker.land/morpheuschen111/civic

生生之徒然#7 接近午後四點半

1. 醫院裡壅塞著大小腫脹的、病態的人生故事。在這裡的人或行走踱步,或久坐發愣,或長站凝視著閃爍的電視新聞,都像缺了零件的人偶。在醫院裡穿梭,若不是喧鬧如市場,便是寂寥如廢墟。每件事在這裡都缺乏一件合理的要素,讓人渴望修補。時間轉動不起來,只有當叫號機尖銳的鳴叫聲響起,所有人齊盯著自己的候診單,時光才悄悄地偷跑幾步。

2. 我其實不太討厭小確幸這個詞。它或有一個嚴謹的來源,也或許在台灣自成一個歧義,但我就是喜歡這三個漢字的組合。總覺得大家會討厭這個詞,不因是濫用,只是人們從來都沒有真心相信過那些打著小確幸三個字的人背後有什麼故事。其實我們並不如自己想像的了解他人,有時候也反過來誤解了自己。畢竟不管對象是誰,認識從來不是件簡單的事。越容易說出「啊,我認識他。」那股陌生之情越溢於言表。

3. 新視野號出發時,冥王星還在九大行星之列。過了將近十年漫長孤身的飛行,以每秒十公里的速度飛越這個太陽系,在它到達之前,那十年的每分每秒似乎都沒有意義。

十年可以是一個小孩所有可記憶的求學時光,可以是一段浪擲的戀情。但我想對更多的人來說,十年是許多人友誼的度量衡,一個殘忍的判官。


有許多人你十年前就認識了,但你永遠不會說你認識他十年了。

而有些友誼也像一場新視野號的旅行,充滿孤寂的期待與關注,或許就為了在相見時,能留個影,做個紀念。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生生之徒然#6 搖曳的光陰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