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陪你讀

夜深人靜的時候,你是不是也睡不著?可以讓我陪你讀幾頁書,聽一下歌嗎? 我是一個跑地盤的工程人,也爬格子的翻譯員,朋友有難還重操咖啡師和甜點製作故業的女子。 (Liker id:soramieita)

[深夜陪你讀]在我正式錄音前,請大家想像我的聲音

發布於

大家好,我又來碎碎念說著一些大家看完可能覺得不明所以的讀後感。

吶吶,我知道我一直沒有真正地開過聲,可是我在大家的想像中是怎樣的聲音呢?陽光系女子?還是帶點陰鬱呢?歡迎告訴我,也許你有特別的想像也無所謂,就讓我的印象停在那吧。


各位還喜歡我的聲音嗎?是不是像上低音薩克斯風一樣低啞渾厚?還是像海邊小孩的尖叫聲那麼刺耳?或是像摩擦和紙表面時聽起來沙沙的聲音?像融化的巧克力那麼柔膩?我相信聲音也有各種質感,請各位調到你們自己喜歡的聲道吧。

-p.15


很難得我會沒在標題沒說出書名,又嘮叨了這麼多話。因為我這段話和我今晚想說的書有一定的關係,不過是不是「晚」也很受你讀這文章的時間的影響。我想談的是伊藤正幸的《想像收音機》。

這是一本寫在日本三一一後的書,是生者死者之間所有來不及說的話的集合。也許,也是伊藤先生做義工時的見聞錄。但深究無用,打開心去感受這本書,細聽這鎮魂曲才是這本書最好的使用法。

一個受災的男士,以DJ Arc之名作出了廣播,廣播又溫暖了很多人的心。同時又間插了伊藤老師的經驗,從另一個角度寫DJ Arc。Arc是方舟之意,在這個牽涉到海潚的大災中用,也有一種符號式的意義。當然往後看就可以了解為什麼我這樣說,除了一般基督宗教上的,還有古埃及神話上的Arc的意義吧。

角度上,要是DJ Arc是代表死者的話,那伊藤老師的部分就是從生者的角度去看。


死者已經從世上消失了,所以我們應該要馬上忘了這些,為自己的人生而活,這很有道理。因為如果一直惦記著死者,便會剝奪掉生者的時間。但真的只有這個是唯一正確的路嗎?難道不能花點時間去聆聽死者的聲音,去悲傷、去哀悼衪們的逝去,同時跟死者一起慢慢往前走嗎?

-p167


這讓我想起另一篇從死者角度看這件事的短篇,但那是別論了。上面這段話,是讓我們要去理解已逝的人的想法。「想像收音機」就是其中一種表達方式。生者該怎樣面對已逝之人的回憶呢,用多久來哀悼才合適?很值得我們去思考

最後DJ Arc自己也慢慢踏上了方舟遠去,也算是一個很好的結局。雖然那個過程也讓人很感傷,而對於熟知法醫學的人,真的建議不要去思考和想像那方面的事。


要說我最喜歡那個角色,我會說是喜一爺爺。他談不上是主角,可是說的話很睿智。他雖然說話很傳統,可是在生死觀上也因此有很獨特的觀點。而在作者被他點醒的部分,我第一次讀的時候哭到不要不要的。到現在三刷,我竟想起了最近看的《埃及神戰》。當中男女主好一對小情侶的經歷,有幾幕和喜一爺爺的話也有著幾分呼應。

最後 願在covid中離開的逝者 能夠安息

[生不帶來,死不帶走]放不下的有多少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