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Lune

Basurian. 自由人。 普通人。 Glory to God.

Hong Kong Way 香港之路 — 一封來自法國手足的信

這是一位一直關注香港的法國朋友的寫給香港手足的信(更像是一首長詩),我受人之托翻譯成中文,並獲許將中文版發佈在此。

今天是平安夜,香港卻并不平安。

謹以此,寄托對香港手足的關切,讓我們一起為他們禱告。

平安,自由,終將屬於勇敢的人。

Glory to Hong Kong.


        Hong Kong 

Hong Kong belle cité de liberté              香港,香港,美麗的自由之城
Ouvre tes yeux, ouvre ton coeur             睜眼看吧,勇敢的心正在醒來
Ne plie pas sous l'adversité                     從不在逆境中屈服
Garde ton esprit affûté                         隨時保持頭腦敏銳
Karma de bonheur, ô ma ville                香港我的家,平生幸福之所在
Ouvre tes yeux, ouvre ton coeur              睜眼看吧,勇敢的心正在醒來
N’oublie pas le bonheur d’être libre            未曾忘記自由的快樂
Garde l'espoir de jours meilleurs                  永葆美好未來的期望

"Good morning HK": CUHK students with the Sunrise of 12th, Nov. 中大保衛戰后的黎明


                                              一座幸福自由之城

                                              遭遇暴政無情摧殘

                                              反抗只爲自我保護


 

          問誰未發聲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爲何美夢仍是個夢 還想等恩賜泡影
爲這黑與白這非與是 真與偽來做證
爲這世代有未來 要及時擦亮眼睛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無人有權沉默 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
問我心再用我手 去為選我命途力拼
人既是人 有責任有自由決定遠景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舊日甜蜜的自由時光

                                            今朝已成遙遠的幻夢

                                            正當是醒覺行動之時


爲什麽要憤慨?


我們爲什麽憤慨

因爲失去自由的恐懼

似陰雲密佈頭頂

爲奴的危險迫在眉睫


眼前是個怎樣的未來?

光明正被黑暗大口吞噬

在中國的枷鎖之下

我們怎能放棄?

鞠躬磕頭?絕不!


如何才能掙脫那迫近的

獨裁統治的幽靈?

我們不是未長成的小孩

冇自我意識和反對


我們反對的是什麽?

是粗暴蠻橫的强力干涉

即使在任何“必要”之情況

反對,反抗,革命!

正是這樣一步步走來


學學自由世界的規矩吧!

誰“必須”使用暴力

誰下臺!


自由是多麽脆弱

獨裁卻往往隱蔽

我們要時刻牢記

警惕任何形式的獨裁!


究竟要一個怎樣的未來?

什麽才是真正的幸福?

是那唯一被容許的“小確幸“?

囿於三餐,疲於生計

瑣碎與憂愁中的簡單快樂?

像是Antigone那樣

沒有自由的幸福

終究是流沙幻影


這是不可接受的悲劇

今天已不能再退一步

放棄不啻于自我毀滅


那些淺薄的、自我閹割的

被監控的、物質至上的

所謂快樂,所謂舒適

都不是年青人想要的


理想主義是年青人的特許

他們的幸福基於自我表達

被限制思想和表達的自由

是他們難以想象的可怖未來


那麽,他們當下正面臨著什麽?

衝動的暴力還是被動的反抗?

仇恨的空氣或是偏執的報復?

圍捕以及酷刑!


我們該做什麽?能做什麽?

屈服下跪爲時已晚

這是生與死的抉擇

死亡的黑影隱現

卻是掙脫枷鎖的唯一之法

通往自由的必由之路


死亡也是一種放棄

你的生活再無可能

自由,最基本的人權

永遠不能再實現

身體的死亡,無疑

導致思想的泯滅


所以我們的抗爭沒有用嗎?

我們的未來注定失去自由?

不!

自由根植於自我意識的醒覺

自由從反抗中獲得!

正如藝術和言論的解放


我們要大聲呼喊

讓全世界聽到

傳播這些在痛苦折磨中掙扎的證言

向世界大聲疾呼他們的苦難和恐懼

以此履新人們對自由的許諾與戰鬥

世界必須清醒,回歸良知正義


藝術也是自由的載體

Antigone,青春和反抗的象徵

Franck Pavloff,揭穿獨裁者“爲了人民”的謊言

任何形式的藝術都展現了自由的思想

藝術啓迪著世界,喚醒渾噩的人群

因它總能長存,絕非曇花一現


藝術是自由的量度,是傳播的工具

它的生命遠比任何懦夫的久遠

帶給人們在抗爭中所需的勇氣

教給後人這場艱苦卓絕的戰鬥

提醒他們永遠保持警惕



                                            今天你在抗爭中死去

                                            在獨裁者的鎮壓之下

                                            快醒來吧,我的城市


怎樣才能走出囚籠?

我們能跳出禁錮嗎?


我們生活在一個封閉的宇宙

正如R.G.女士在博士論文中描述的

封閉的環境限制了人的自由

在精神上抑或身體上

被束縛的不適與失落無可避免


Larousse字典中的“宇宙“(univers)

是“整個世界,所有生靈

以及我們身處的環境

包括物質、知識與道德領域,甚至

理智與邏輯不能涵蓋的整個話語世界“


因此,宇宙是一個宏大、開放的概念,

指代我們生活的全部世界

任何事物都是宇宙的組成部分

從與我們的生活相關聯的那刻


從定義來講,這個闊大又渺小的詞

對整個世界全然開放

正如Bachelard所説的,“細微的無限”(une immensité intime)

最重要的是“想象力,

能超越細微圖景限制的想象力”


我們大可以尋求避難

也能儘快或隨時撤離

但當這宇宙閉鎖之時

唯打破牢籠才能逃生


年青人被囚困於監牢

瀕臨窒息

他們試圖衝破這閉鎖

砸開路來


監牢,與自由相關

自由,與死亡相關

它們又是如此聯係密切

即使身處黃金的牢籠

他們清楚這仍是監牢

只有掙脫這枷鎖

才有真正的自由


自由在這禁錮内外皆可實現

或是精神,或是身體

精神的自由通過藝術的自我表達獲得

而身體的自由必須要求打破這禁錮

暴力在此時無可避免,甚至是死亡


那該怎樣逃出這個監牢?

死亡難道是唯一的出路?

即使那些足夠幸運的人們

日後的整合與適應也太艱難


只求遠離群體的個人自由

我們即使僥幸逃過死亡

卻成爲泯滅記憶的見證

這是殺死道德的自我禁錮

對此人們大抵有三種態度


選擇在獨裁國家謀生的人

都在尋求内心的自由平和

或是精神世界的富足安寧

逃避那無異於死亡的痛苦


其二是更加積極的態度

自由經過撕裂才能實現

我們也必須剋服死亡

流亡常是藝術的催化劑

行動可以是反抗或革命


第三種看法最爲悲觀

專制獨裁無法剋服

生死皆從不公的法律

近似Camus或Sartre的宇宙觀

自由本身亦是不受控的炸彈

毀掉囚籠内外的兩種暴政

這也是一種革命化的態度

認爲自由最終不存在亦不可能



                                                  河水緩緩淌

                                                  大炮聲隆隆

                                                  家園正蘇醒



言論自由  反對暴政

(由Robespierre的演講啓發)


一個聲音響起,振聾發聵

掙脫枷鎖的人們正打破沉默

想要快樂,該做何選擇?

快樂的前提是自由

不受縛於任何鎖鏈

拒絕任何形式的奴役

我們必要憎惡暴政本身

勝過它所造成的罪行


這對自由的渴望有時也令人擔憂

我們也許對世間的言語常感失望

但仍有必要為解放自己做出改變

捍衛權利,互相尊重,學會自由


不屈的年青人正讓暴君無比恐懼

陰影中是那惴惴不安的私語——

他們從啓蒙中學到了什麽哲學?

青年們學到的是思想的無限可能


當心九頭蛇!那些割斷后會長回的頭顱


正如Robespierre所説,我們必須保持警惕

因爲自由從不曾真正實現

九頭蛇能夠且將會把頭顱摺叠、藏匿

這是我們必須清楚地認識到的


守護家園天經地義

即使鎮壓永不折服

權力不是殺人迫害

而是人的自由選擇

權力不是道德敗壞

更不是當官發財

而是勇敢承擔責任

爲了人們的福祉


該怎樣追求公義和法治?

須在言論自由的前提下

藝術可作爲思想傳播的載體

並重視學者、哲人、藝術家的反思


由此新世界將會到來,驕傲而必然

然而這條路并非一帆風順

處處荊棘險灘,難免痛苦恐懼

自由的思想與抗爭的記憶

永不泯滅



                                                      自由!

                                                 LA LIBERTE.


                                          香港,香港,最愛的家

                                               是誰想把你窒息

                                             鳥兒在自由中徘徊



致所有的新詩人

(致敬Victor Hugo)


諾言是洞察

諾言不是空話

不是羽毛筆書寫的漂亮話


諾言借由詩人存在

是無與倫比的描畫

許多人通過他明白

這些白紙黑字要改變世界


崇高的思想中有振奮人心的力量

諾言似乎足以救贖世間所有的暴行

諾言是永恆的陪伴,是命運的主宰


它奮勇戰鬥,殺死不公義

暴君亦無所遁形無處可逃

這是詩人與作家心中的光


這是一種具神聖本質的精神

以世上所有的罪惡不公爲食


讓我們高擎起火炬

照亮人們黑暗中蹣跚的路

還請接過我的火炬

繼續未竟之事業、我的夢!

像我們一樣來參與這志業

保護無辜稚子,殺死暴君

向一切違背良知的罪惡宣戰!


像Voltaire那樣,與偏狹持續戰鬥

像Chateaubriand那樣,永遠堅持對民主的信念

像Victor Hugo那樣,堅決反對卑鄙的拿破侖三世

寧願流亡也不屈服妥協


新詩人啊,你們是我們的光、是那火炬!

向前去吧,照亮這個混沌的世界

引領全人類的路!


Auteur: KOBZAR

Traduction: Mont


24.12.2019.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