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Lune

Basurian. 自由人。 普通人。 Glory to God.

[Day 1]爲什麽人總是會餓,即使無事可做?

昨天晚上第一次守著電視直播,看Macron的演講。

我竪著耳朵努力聼,也緊盯著不斷滾動的字幕,勉强聼了個大概。

然後我聼到了這個消息:

"Des lundi et jusqu'à nouvel ordre, les crèches, les écoles, les collèges, les lycées et les universités seront fermés."

馬克龍12號的電視演講宣佈關閉全法的學校。

從下周一(三月十六號)開始,全法學校關閉直到另行通知。

不在意料之外,卻也不在期望之中,只是有種"finally"的心情。最近幾天法國的疫情進展迅速,鄰國意大利更是一日千里,德國、西班牙也不容樂觀,就像太多中國人嘲笑的,“我們快完了,歐洲快完了”,甚至還有不少粉紅中國人爲此爭相回國。

要説我擔心嗎,我倒是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尤其是看到接連不斷的政客名人也紛紛確診的新聞,我覺得更不必擔心了:病毒在自由世界,才真正實現了“人人平等”,權錢名利都買不來特殊保護特殊待遇,而我作爲一個普通人,回去那個病毒長眼只傳普通人不傳領導的强國才比較危險吧😂。

沒過多久我就收到郵件,今天學校的所有事項也全部取消。頓時多了些并不真實的實感。


今天早上去家樂福多買點食物,是近來難得的好天氣。

天,云和樹。

路上看到不少推著購物車的人,有的還不止一個。沒有一個戴口罩的。也沒有一個人向我投來異樣的目光,或是露出鄙視厭惡的神情。還是有人冲我微笑,一如往常的善意友好。今天的情形下,這樣的善意突然有些沉甸甸,可我也只能回以微笑。哪怕就爲了這人與人之間簡單的善意,我也不會想要回去那一個冰冷嗜血的叢林世界。

買好東西回家,開始做永遠的洋葱土豆胡羅卜煮牛肉。其間也一直吃小零食。然後和臺灣朋友聊天,聽他講實驗室的中國人買了一千個口罩給自己,驚呆了他的同事們。又講到他最近有遇到因爲這病毒被歧視的情形,“中國人都是病毒”云云,但是好在都有人站出來阻止。又講到中國逐漸清零的疫情數據,還有不少基於中國數據建模分析的文章。只能慨嘆,辛辛苦苦分析半天的科學家們大概根本沒想過,他們所知的數據根本就是瞞報加篩選加模型修改加領導指示層層加工出來的,完全不具備真實性和參考性。

今天世界範圍内的疫情大爆發,最大的“功勞”一定要屬中國官方上上下下裏裏外外的隱瞞和加工,如果沒有一如既往的謊言和維穩,武漢、中國不至於此,世界也不會有此危機。可是如今中國竟然厚顔無恥宣稱“世界欠我們一個道歉”,“中國是世界的吹哨人”,“沒有這次疫情不知道我們的制度多牛逼”,“病毒是美國製造的基因武器”等等等等,真是叫人嘆爲觀止。當然喪事喜半、多難興邦、幸災樂禍、倒打一耙種種也是我當我國的傳統藝能了,深究起來算不得驚奇。

只是可憐單純無知的老外,吃了沒上過黨國的大當的虧,不如我們身經百戰知己知彼的東亞諸鄰反應迅速應對得當,反而成了萬里外的最大受害者。不過吃一塹長一智,今後自由世界大概能更清楚地認識到這個黨國是個什麽東西了吧。

然後又有朋友關心法國的情況,擔心這邊的人都不戴口罩,會令情況更加糟糕。我倒是覺得生病才該戴口罩是很有道理的,這是基於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合作的社會共識,人人都對自己對他人負責,我生病我注意,我健康我無需擔憂。

而我們中國人,或者說東亞文化影響下的人,我們成長的環境中幾乎難有這樣彼此信任獨力擔責的情形。所以我們總是要盡己所能保護自己,因爲外界環境顯然是不可信的。“雖然説生病的人戴口罩,可是你怎麽知道他有沒有生病呢?”這是來自中國人的靈魂拷問。

兩個世界,自由與專制,平等與强權,集體主義下的分崩離析和個人主義下的合作信任,正是在這樣的看似無足輕重的點點滴滴中,顯露無疑。


然後又到了做飯吃飯的時間。一邊切著另一塊牛肉,一邊聽著Joan Baez的歌,一邊想著剛才和朋友討論的問題。在歐洲的生活像是一場夢,是美夢也是幻夢,我終於知道什麽是自由,也看似得到好多自由,生活是如此的簡單和輕易,一切都不用太費勁。我並沒有做很多,也不用擔心很多,生活如水一般靜靜流淌。可我太知道我來自哪裏,我看太多苦苦掙扎的模樣,我清楚這暫時的安穩快樂都是偷來的,我明明連香港人一樣站上街頭流血抗爭的資格都沒有!

是夢總是要醒的,不管是噩夢還是美夢。

我從二十二年的噩夢中清醒逃離,驟然闖進一個如夢似幻的好夢,我貪婪地享受,又驚惶地擔憂。

我不知道這美夢會在哪一個下一分鐘結束。

我既期待它破滅的那一天,因爲我決定了要做一個生活的勇者,自由的戰士。

我又害怕它碎裂的那一天,因爲甜蜜的自由似乎已經在我手中,可卻要溜走。

我無時無刻不懷念我家鄉的山河風物,也無時無刻不渴望真正的完全的不再恐懼的自由,也無時無刻不在假裝和享受現在的自由安穩和幸福。

可是哪一天是我的那一天?是我終於有資格爭取真正的自由的那一天?

I'm sick of hiding and pretending myself, truly.

我想起今天看到BBC的兩個攝影師的封城日記,還有VOA的化名“屠龍”的武漢人的采訪。我甚至開始羡慕他們,羡慕他們身在這樣巨大的災難中,他們親歷的悲劇和血淚,是他們活著的證據,是他們發聲的依據,是他們醒覺的契機。

可我什麽也沒有。

我在自由美好的夢中漂浮。

我找不到我付出血淚的時地。

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麽。

我好像什麽也做不了。


肉快切好的時候,突然我想起前幾天一個推友開玩笑説,如果法國封城了,給大家寫法國版封城日記。

是呀,我也可以寫日記嘛。既然我已經不想要掩藏自己,也沒有什麽可做的,爲什麽不記錄下當下無所事事的生活和廢話?

至於這有什麽意義?還是留給未來慢慢思考吧。

也許正如很多人説的,“記錄本身就是意義”。


前幾天早上還覺得不想起床,事情太多太麻煩,真想時間暫停,永遠不用繼續煩惱。

可是生活真的按下暫停鍵,什麽也不用做心裏也不是滋味。

煮東西吃東西是今天主要的生活,也許會是接下來幾周的僅有的日常。

Eat all day and no work make me dull.

This is just some rubbish I made to keep me alive.

Thanks for your time.


對了,把這首歌送給你,送給每一個人:

We Shall Overcome.

Joan Baez.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
The Lord will see us through, The Lord will see us through,
The Lord will see us through some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
We're on to victory, We're on to victory,
We're on to victory some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We're on to victory someday.
We'll walk hand in hand, we'll walk hand in hand,
We'll walk hand in hand some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We'll walk hand in hand someday.
We are not afraid, we are not afraid,
We are not afraid to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We are not afraid today.
The truth shall make us free, the truth shall make us free,
The truth shall make us free some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The truth shall make us free someday.
We shall live in peace, we shall live in peace,
We shall live in peace some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We shall live in peace someday.


To all who're suffering.

WE SHALL OVERCOME.

Light breaks the darkness eventually.


Mont.

13.03.2020.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