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痛苦,很痛苦

浮世物哀,愿你一路向阳。

凭什么怀疑极权政府?——后真相时代更需要常识

曾经开朗
Reply
鹿馬@xiaolu

其实很简单,不难。放开舆论,公开讨论,教育自由。这个我相信只能自上而下,因为长久以来,大部分人对自由充满的不是信心,是畏惧。民国时候有过类似讨论,和现在的观点,我看来,基本没变:自由就乱!

曾经开朗

而且,一年前的事件更表明,现在的民众是多么依赖政府,没有判断。而且在一个专制社会里,缺乏公共讨论的机制和习惯,张三说黑,李四说白,存在的不是常识,而是纷纷扰扰的意见,这样的情况只能更依赖于政府

曾经开朗

在现代社会里,管用的常识不多,社会太庞大,太专业,太陌生,如果常识能用来抗辩政府,本身是个小政府,又是个熟人社会。就拿股市来说,这里只有专家,没有常人。

將書讀散的人

曾经开朗

搞得我很想去买一本初版。但第一版好像是哈佛大学出版社,不是牛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