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9 articlesIn total 44098 words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曾经开朗

我是谁?

以为自己是对的,结果

曾经开朗

那么长时间以来,以为自己是对的,真的是这样以为,结果,以非常惨痛的结果,告诉了我,我全错了,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错。甚至到了没出说的程度 不知道为什么,我变成了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我变得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以前觉得,前面的路,是清楚的,而且是一路畅通的,现在觉得,什么也看不清,也只是凭着盲目,还能站起来,还能站起来

真的很痛苦,很痛苦

曾经开朗

好像过去那么多年,对自己的认识,全部崩塌了,崩塌得那么彻底,那么彻底,还那么不堪!

把一些无处安放的情绪放在这里,可以吗

曾经开朗

混乱得很,糟糕得很,不知所措,不知所措,看不到,看不清

努斯鲍姆炮轰巴特勒:“我的一张大字报”

曾经开朗

ps :昨天写努斯鲍姆一个札记时,发现她在1999年的新共和上与一群女权主义一场论辩,参与者有 Joan Scott ,斯皮瓦克等,令人心潮澎湃。找了很久,才在Martha C. NussbaumInterventions, Philosophical 一书中找到出处。

2020年的非理性(译文)

曾经开朗

2020年的非理性 (原著:Irrationality: A History of the Dark Side of Reason) Justin E. H. Smith,2020年12月16日 Justin E. H. Smith(写于 2020年12月16日 )(文字来自普...

阿玛蒂亚·森

曾经开朗

阿玛蒂亚·森:民主及其全球根源 民主及其全球根源 《新共和》2003.10.4 (侵权删) 以美国为首的联盟将在伊拉克带来的民主的近期前景正受到越来越多的怀疑,这已不是秘密。占领目标明显含糊不清,民主化进程不明确,必然会产生这些怀疑。但是,如果把这些对伊拉克民主前景的不确定性,...

如何思考事情前后:勿将罪怪在封城

曾经开朗

罗新老师在最近一次长达一个小时的访谈,针对他生命中的“此刻”,聊了“瘟疫、历史、中国,社会顽疾、此时此刻,我们所有人”。这是一场充满人文气质的讨论,有深度,有思考,是批判神话,也是对“惯习”——有朋友经常说我太有“学术从业者的惯习”——的反思,不仅是对个人的尊重,在“此刻”,能有...

1789年法国大恐慌(发在武汉封城前夜)

曾经开朗

《1789年大恐慌:法国大革命前夜的谣言、恐慌和反叛》,[法]乔治·勒费弗尔(George Lefebvre)著,周思成译,高毅审校,山西人民出版社2019年9月出版, 292页, 78.00元 “无可挑剔”但“单调乏味”的讲述者 1932年,《1789年大恐慌:法国大革命前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