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nZ

疫情風暴中的普通失業者;設計師;業餘詩人;被隔離者。

我這十年,靜止與混亂

發布於

距離我上一次離家出走已經過去了八年,也許是時候再次出發了。

我開始刪除過去的聯絡人,斷絕一切聯繫,打包好必要物品,整理好心情,然後使用新的社群,嘗試在一篇不知會寫向何處的短文中介紹自己,在還未開始旅途之前,我覺得我有點奇怪。

是的,我很奇怪,從小就如此,大概是十多歲的時候,我隔絕了與外界的一切交流,將自己關在房間內,放棄聆聽他人講話,也不再使用聲音語言去表達自我,除了必要行動外絕不走出房間,整日和自己相伴。儘管我可以控制聆聽和說話,但也並不能長期堅持下去,大概是覺得太無聊,一個月後我又開始和人講話了。糟糕的是,我的學業從此中斷,也開始了長達數年的自閉循環——某段時間內願意交流、另一段時間裡則完全放棄一切交流。

即便放棄使用語言或聲音,我仍需要找到輸出途徑,所以我不斷的寫,糟糕的、混亂的寫下一段段古怪的句子,也許是詩,也許不是。

這時期,我在網路的虛擬中找到了自以為的樂園,和願意接納我的朋友們,在認真討論了對未來的看法後,我們決定組隊自殺,從家裡偷竊資金,逃出故鄉,然後徹夜玩樂,最後計畫失敗,被家人帶回——這是第一次組隊逃走,在十五年前。

時間回到最近,在強烈的自殺渴望後我看了醫生,確診了重度抑鬱。我想如果以疾病來判斷的話,我大概還會有許多未確診的病情,不過至少,我還不用住院。

現在,我會是這裡的第幾號病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獨裁維護者工作日記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