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ayish

你是我的臉,我的心,我的樣貌。我是你的模子,你的眼,你的詭態;你分離我。當你尋求慰藉,你回歸於我。你是我的足,我是你的手,單體共身,雙心共體。

Mokayish.《堤獸》

準備要寫最後一隻獸,然後差點忘記還有這一篇。


牠聽說了,遁穴獸與殼獸的事情。

很笨,牠們好笨。


主動親近人類這種事,本來就是笨的。


堤獸搬起石塊,在河岸邊堆疊,成牆。

「我不需要親近,人類自己會來感謝我。」

牠自豪的對著河裡的魚說。說完,牠額頭上的尖叉刺穿了魚,用爪子餵到嘴裡。


每一顆每一顆,都是牠從遙遠的破岩峽谷運過來。然後形成這條安全的河道。

不管是人也好,是動物也好,牠們都能安心走過這裡,甚至還能搭橋、做生意。


想的很美好。


這一天,一群人類發現了這道河堤。他們很快據為己有,將它用作貿易河港。

堤獸很開心,因為第一批感謝者來了。

牠抬著石塊現身,然後在人類面前,將牠刻意留下的缺口給補上。


「這隻怪物想毀了河堤!」

「殺了牠!」


人類抓起弓箭與飛矛朝牠射去。

人類拾起長槍勾戟對牠猛砍。


堤獸不像殼獸一樣很受傷。也不像遁穴獸失落。


牠只是默默用粗大的爪臂抬起一顆一顆石塊,拋啊拋。

輕輕的,拋啊拋。


人類成了一灘一灘扁平的肉泥。沒有一個人逃過。


「當然了,我怎可能會難過?」堤獸對著來訪的殼獸、遁穴獸說道。

「這群人類不行。」牠吃著肉說道,「那等下一批好人不就好了?」




Mokayish.《殼》

Mokayish.《建造橋的遁穴獸》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