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ayish

你是我的臉,我的心,我的樣貌。我是你的模子,你的眼,你的詭態;你分離我。當你尋求慰藉,你回歸於我。你是我的足,我是你的手,單體共身,雙心共體。

那份想被看見與被愛的躁動

很久以前我在隔壁方格子的FB粉絲社團,看到一位天天寫文PO文的作者貼了文章後,被一位莫名其妙的人拋下這句話:

「四處貼文章到底是多想被看到啊?」

這指控其實挺好笑的。畢竟老實說,你是在一個「官方專門提供創作者分享文章」的社群批評作者PO文,這實在太弔詭了;另外我好久以前也遇過一位槓精,他告訴我:「你還是先了解OO,我們再來談XX吧!」在一個自由書寫、自由創作的平台,被人認為應該要先符合某個要求才允許發文,這又是另一種弔詭。就好像玩RPG遊戲,非得要把體力智力精神敏捷全部點滿,等級也要練到LV99才可以去打第一個初始副本一樣。

臺灣的創作社群(尤其是文學圈最嚴重)有一種很奇怪的思維,那就是「你年紀不夠、你沒出書、你沒資齡」那你談的東西基本上都是空物、不成熟的,沒有參考價值。簡單來說,你要想搞創作、搞知識,你自身就得先化為一個具備擁有數千數萬粉絲影響力、出了十幾本書的巨大精神載體,才有資格出來書寫、談論是非。

這種對作者自身價值的審查思維,本該要留在上個世代,讓它自生自滅的。很不幸的是,有些讀者、作者,甚至是當今世代較年輕的人,通通受到這類思維的影響。他們不僅會去批評別人創作是無物,沒有價值。批評那些作者不有名,產出來的東西沒有看的必要。另一方面也檢討自己,沒做好準備,沒有自信,沒有寫文的資格。

但與此矛盾的是,這些化身為批評的人,本身也是個想要被看見、被愛的人,只是他們做不到,於是將自己的憤恨轉嫁到別人身上。然而他們卻沒有發現,他們文字下指責的對象,正是為了達成與他們相同的夢想,所以才會一直不斷創作、不斷PO文。後者我說的那種人,估計就是繼承了這種價值審查,永遠只會活在極端值上。

除了上述矛盾外,還有一種,就是認為作者應當保持一種清高感,不張揚、不外宣的低調,只要好好寫好內容,自然會引來讀者──這種人在我眼裡,八成都還活在上個世紀吧,完全沒與當今的網路潮流熟悉、混為一體。

檢討作者過度貼文、邀請讀者按讚、拍手,追蹤的主動CTA,通通都是罪過。然而他們自己卻也沒想過,現今的網路資訊流動得實在太快、太便利了。人人都能寫作,人人都能成為資訊媒介。在如此雜亂的網路文字世界,想被看見的人從區區一百人一次擴增到數萬人,對讀者而言這既是好事,也是麻煩,因為能看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沒辦法一一看完,因此讀者多半會做出「取捨」;為了避免自己成為被捨的一份子,作者自然得為爭取目光而無所不用其極地宣傳,就算真的很悲哀好了,但必須認知到這就是現時風潮下能夠被注意到的方法,執著於老舊封閉的作家清高,已經不合時宜。

不過方法該怎麼用,甚麼是好方法、壞方法,觀感如何,則又是另一回事了。

先前我遇過的這兩種人,不知道是活在自己的實驗室太久,未曾走出社會與人親近還是怎樣,觀念總像是幾百年前文人應該保有的不問世俗、不在乎凡間塵事的古典風雅,結果這讓他們說起話來反而像外星人;說真的,會跳進來搞創作,無非就是想要得到關注。誰不想被愛、被看見?為了被看見,積極主動張貼自己的文章、大膽發表自己的觀點,希望能透過內容、透過宣傳留住路過的讀者,這是人之常情,沒甚麼好檢討的。

會寫這篇純粹是想到曾經遇過的這兩種批評者,以及在其它社群網站(Matters也遇過)看到一些「想寫又不敢寫,怕被說沒資格」的創作者,只是想提醒一下「不要老只想著那些可能的批評與檢討。不主動做點什麼,你永遠就只是在原地停留而已」。想被看見,想被愛,那你就該更加主動,告訴讀者你想要什麼。

搞創作,本來就是吃力不討好的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