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ayish

你是我的臉,我的心,我的樣貌。我是你的模子,你的眼,你的詭態;你分離我。當你尋求慰藉,你回歸於我。你是我的足,我是你的手,單體共身,雙心共體。

第一次清明節,我不回去了。

相較於去年還會提前一步回到老家等待過節(還有順便幫我老母備菜),這次清明我完全沒有回老家的念頭。

可能有人會認為正逢武漢肺炎的發生,這種考量挺正常的吧?嘿,我在興起不回去的念頭以前,根本沒把這點放在首要考量的因素呢。

不過真要說有,也多少是有。只是這個關係不是直接,是間接的。

過年那陣子,正剛好是疫情傳出的時候。從去年就知道政治立場與價值觀與家人必然相左的我,那段日子合情合理的也有認知上的不同。母親總是說著:「都不戴口罩會不會被抓起來啊!」這種出自他們明明是曾站在體制內服務、讀過書的人口中的驚人之語;但仔細一想,讀過書又怎樣、站過體制內又怎樣?人的思想陷入盲目時,是不會在乎甚至甘願拋去自己的理智的,這點不管是誰都一樣,不管是誰。

Image by Pexels from Pixabay

總之,家裡對政府的態度,著著實實讓我對「回家」有了點陰影。我不是怕面對逆風言語,因為我過去幾年在網路上一直都在碰這種東西;我怕的是,他們時不時透漏話語彷彿都像在刺人,彷彿想用時不時拋出的諷刺,讓你陷入陰愁、滿足他們一時的爽悅。

我自然知道我父母不可能是這種人。但是我很想說,我對隱含在語言內的暗示、攻擊,之所以如此敏感,大體不脫他們曾在我人生教育上埋下的歪果吧。

「我家孩子比較笨啦,沒有你們家的聰明。」「沒有啦我們的什麼都不會啦,哪像你們......」這類的話,沒記錯大概上了大學都還在聽,更別說小時候常常見朋友、見親戚,每天都聽。雖然我沒有諮詢過專家或醫生,但我私下認為,也許就是這類話,造就了我的敏感。也許就是這類話,造成我一輩子都在揪著從他們口中吐出的句子,承受著莫大的精神壓力。

所以我不回去了。

最近政府終於開放兩週9片口罩,還捐了總量1000萬片到國外。看起來似乎是政府美意、看起來似乎是跨出國際外交友善的第一步。但我滿腦子都想到,我的父母乃至於叔伯姨奶輩分的人,一直嘴笑著「順時中、順時中」然後如同找著我這個箭靶,一直將明著看像是射向他處的箭,彎著射到我身上。

一想到這件事,我就不回去了。


聽說最近很流行寫主婦文、學生文什麼的。那我也來參一腳發個廢文,反正我在Matters這邊的發文風格本來就是走廢文+隨筆的打算。

這篇算是看了 @晴夏LS 那篇你不能選擇家人,但能選擇與誰建立羈絆。的有感而發,不過打出來的方向大不一樣就是了。

不過說真的啦,我還是很想吃潤餅。自己包的最好,因為可以把花生糖粉灑好灑滿,灑爆。

你不能選擇家人,但能選擇與誰建立羈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