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ayish

白天批判下午睡覺晚上寫作半夜打電動

【極短篇小說】點燭人

發布於
蠟燭台亮起令人安心的火光。不過很快的,下一盞灰光在高處蔭濛輝閃,他沒有多坐停留,立刻向上移步,將如病毒般擴散的灰光一一點燃。直到他來到王座宮殿外的大門前。

當夜梟開始呼鳴,城堡裡的燈火逐一被熄滅,仍在享用餐點的王族們在衛兵的護擁下回到房間;僕從們提著油燈,連忙鎖上所有城堡的窗戶、門口;來自外地的貴族訪客,也紛紛被帶往臨時安排的小房間;最終,就連衛兵與僕從們在安置好貴重人士之後就不見蹤影。

而他,卻選在城堡最黑暗、最寧靜的時刻,走出位在最底端的密室。

黑暗侵蝕著他,但無法蒙蔽他的視線,也無能對他產生半點影響。碧綠的眼眸,為他帶來清晰可見的視野。他一手提著燃燒的吊爐,一手握著點燃棒,面向通往王座的台階展開今天的工作。

當他踩上階梯,遠處立刻泛起一盞灰光。他從容靠近,將點燃棒伸入吊爐的火核引燃。爍動的火球在點燃棒上晃舞。他將點燃棒移至灰光,灰光頓時像是撲入火團的蟲子一陣掙扎,揚起飄渺的虛煙隨之散去,一座以鳥喙與果實打造的高腳蠟燭台在煙幕中顯現。

蠟燭台亮起令人安心的火光。不過很快的,下一盞灰光在高處蔭濛輝閃,他沒有多坐停留,立刻向上移步,將如病毒般擴散的灰光一一點燃。直到他來到王座宮殿外的大門前。

最後一團灰光據守門前。它的形體略微龐大,光芒也相較先前的灰光帶有邪惡的混濁;但在吊爐裡無盡焚燒的精靈之火面前,它也不過是即將化為餘燼的燃料。

正當他準備要將火點向大灰光時,一陣嘈雜急促的步伐從後頭傳來,他聽到有人大聲埋怨的叫喊。

「我的鼻子快被悶死了!把我帶到那骯髒的房間是怎麼回事?我要跟王理論!」

無論身邊的侍從怎麼拉扯,掛著一張掃把鬍子貿然出現的男人執意要走向宮殿;直到與他相遇,男人才停下腳步,瞪著大眼怒視他。而他身邊那些侍從卻在與他視線交會後,就立刻逃得不見蹤影。

「怎麼回事?你是誰?這座城堡裡怎會有你這麼醜陋的傢伙?」

他沒有應答。只是將點燃棒置入吊爐,然後以五指堵住從臉頰竄生的利針所構成的嘴巴,示意要男人安靜。

「什麼?你什麼意思?你是在汙衊我?」

男人正想揪住他的領子;忽然間,最後一盞灰光聚集起了黑暗。那股黑暗發出如狂犬般亢奮、卻又像夜梟一樣的鳴叫,朝男人襲來。

「喂!這些是什麼東西?不要發呆,快趕走它們啊!把你手上的火給我......」

男人的手拚了命想抓住他,可黑暗卻將他遠遠帶至角落團團包圍;等到他再次見到男人時,他只剩下那張鬍子嘴唇,懸掛於漆黑的空氣中。

鬍子如礙眼的雜草被一一剔除,飛向外界。那張嘴唇,則在黑暗的捏塑下,化成某種鳥類的鳥喙。黑暗將鳥喙奉予灰光,灰光如捧著嬰孩般寶貝地將它收入懷裡。

他拿起點燃棒將灰光燒滅。蠟燭台顯現了,他恰好目睹男人的鳥喙被嵌入蠟燭台的頂端。

「救我!快把我放出來!」

細小的掙扎,只有他聽得見。

也許再過一陣子,男人就會放棄呼救了,就像其它鳥喙一樣。但他知道接下來將有好長一段時間,他得一邊忍受著男人的哭喊,一邊點燭了。


訂閱Likecoin讚賞公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