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ayish

白天批判下午睡覺晚上寫作半夜打電動

怎麼又在吵系列:Matters與使用者群眾,究竟想要什麼樣的環境?

發布於
身為無情的跟風機器,我絕對不會錯過這次的機會。

身為無情的跟風機器,我絕對不會錯過這次的機會。

如果是長期待在Matters並且有關注到近期風波的朋友,一定會有種「啊怎麼又在吵拍手不拍手、價值不價值、內容不內容」的話題?完全對上我先前的觀察文指出,Matters好像都沒甚麼改變,一直在原地打轉,然後每隔一段時間都是在吵類似的東西。

究竟是什麼原因,造就Matters總是陷入永無止盡的漩渦?


人力不足,站方蠟燭兩頭燒

請讓我們一起來思考一個簡單的問題:

你操作一台製作罐頭的機器,你發現這台機器產出的罐頭突然品質不太穩定,而且機器本身開始有故障的跡象,那麼你會怎麼辦?

你會找人來修。這就是發現問題,並且解決問題。

可是當你找不到人來修的時候,麻煩就大了,因為沒辦法解決問題;問題解不了,罐頭也造不出來。沒有罐頭就沒有產品,沒產品你就不能賣、賺不了錢。

Matters的現狀就是如此:大家都知道問題在那邊,但沒辦法解決。

然而Matters真的沒辦法處理嗎?不,它們是有能力的,因為它們是營運的核心,目前為止許多系統架構的設計與操作仍仰賴於它們來處理;但與此同時,Matters人力不足,導致他們除了得負擔營運平台的成本,有時面對社群的紛爭也得出面調解;然而就目前我們所見到的,目前所發生的社群紛爭幾乎都可以說是一種結構性問題、也就是平台本身的機制所導致──這就是我先前所說的,要解決問題,我們就得先讓問題發生。

然而,Matters人力不足的缺陷,導致它們沒有太多心力去負擔額外的業務。就舉前陣子,Matters好不容易針對追蹤與首頁的顯示做出一項大改變為例,追蹤頁面的設計引來許多使用者的反感;即使有部分使用者也發現它的好處,但追蹤的改動也給多數使用者帶來困擾。

而從Matters宣佈要重新調整到現在為止,我們都還沒看到有符合當初我們期望的調整到來。這再在證明了Matters的人力問題,導致無法立即回應使用者的需求。

問題已顯現,然而缺乏解決問題的方案

近期所討論的「拍手不拍手、價值不價值、內容不內容」,這實際上並不是一個寫作平台方應該要深入干涉的話題。因為當官方主動提出一套標準,利用規定(法律)明訂拒絕某些類型的文字,你形同於侷限了創作自由的發展,你會很難去分清楚哪些文章適用這些條款,也讓作者寫起字來感覺綁手綁腳的。光是界定標準,也非常花時間,這就回到人力不足的問題;而且由誰來界定,公平性呢?

因此像這種問題,是需要漫長的討論與爭辯才能擬定出一個方案。

但是關鍵來了:

誰要提出這項方案?
誰有意願主動承擔這個任務?
承擔者具公信力嗎?
誰能片面主導整個社群的規矩?
這難道不會造成小圈圈控制整個社區生態的現象嗎?

更直接一點,我甚至會問:

誰會沒事想給自己找這種吃力不討好的麻煩事來做?我只不過是個普通的平台寫作者,我幹嘛要去處理那種問題?

說到這裡,其實可以聯繫到我以前說過的:平台的使用者多半把自己當使用者,而非公民。

所謂公民,意即是作為一個國家,為了國家安全與發展,會積極採取監督、參與、發聲、與權利使用的民眾;有必要時,公民會投入軍事,參與辯論,甚至踏入政府體制,以達到能夠保護國家的期望。

反過來看,平台使用者終歸只是使用者。當平台環境讓人待不下去,使用者可以乾脆離開,反正對他而言只不過是換個環境,又沒什麼損失。

在「使用者不是公民」以及「誰有意願、資格、能力主導改造社區」這兩項基礎下,造就了Matters一直原地打轉的情況發生──你們可以自己去找我上次的觀察文,你甚至會發現我到目前為止談的,都跟那篇文章的內容毫無差異。

有志難伸:缺乏進入體制的管道

由此可知,其實Matters缺乏一個進入體制的管道;或者應該說,具有官方公認、全民認可的體制系統,目前根本不存在。

不要去想不是有什麼Matters工程師(還是建築師?)。工程師確實在概念上很接近體制,然而從工程師被選上到現在,你們就可以發現這項頭銜根本沒有實質意義,也沒有博取到太多認同;我認為在選擇工程師到公佈為止,Matters並沒有花時間與使用者溝通、讓他們明白選擇的理由。這大概也導致至少像我這種人就對工程師感到嗤之以鼻。

工程師的推出或許並非眾望所歸。工程師本身可能也沒那麼強烈的意願,想要去承擔這份責任。

但更重要的是:真正對Matters的改造有期望的人,根本沒有辦法藉工程師的推出,訴求自己的理念。這也就形成我同樣在觀察文說過的,無法解決問題,沒辦法參與實質的改變工程,只好默默離開。

民主不容易,需要大量溝通與思辨來創造推進

雖然我把Matters說得好像很需要體制,但它真的需要嗎?要像臺灣的議員制度那樣,推出一套代議制度,然後把未來改造社區的決定權利,交給一群透過投票選出來的人嗎?他們有這份價值嗎?

我現在問的不是質疑,也不是否定我自己說過的話。而是溝通與思辯,是一種民主進程。

放眼世界上的民主國家,哪個國家的民主不是拋出難以觸及的理想,然後再從艱困的環境與大量的爭執中逐漸尋找出答案?

最鮮明的例子就是前些陣子經歷過總統大選的美國。對於美國而言,川普與拜登的選戰是一場巨大的震盪,它牽動了美國整體社會對於民主選擇的思辨,也讓獨霸世界一方許久、卻顯得有些沉醉過往偉大的美國,再次啟動時代的巨輪重新起步──當然現實是不是真的這麼美好,我不太敢肯定。這套說詞我也是從別人那學來的。

但由此可以發現,在美國總統大選以前,你會發現美國社會陷入史上最激烈的社會爭執與辯論攻防。你會發現不論是川普還是拜登的支持者,他們各自都持有一套頗具說服力的說詞,而美國也是從總統大選結果得出後、將這些衝突濃縮昇華,才導致美國重新握回自己想尋求的目標與定位。

Matters能否做到這點呢?我個人是抱持悲觀的態勢。

就如前所言,在場每個人都只是使用者,不是公民。美國公民為著國家未來發聲,但Matters的使用者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宏大的胸懷與理想。這不是他們的義務,也沒必要負擔那麼沉重的責任;這也形成,一年前,半年前,幾個月前,幾天前,才剛吵過的事情,在未來永遠會繼續吵,同一批人吵,換一批人吵,然後永遠沒有結論。

因為溝通與思辯,從來沒有開始過。許多爭吵到最終只是淪落到「呵,你小圈圈,不意外」、「呵,那個誰跟誰,不意外」,然後封鎖,就沒有了。

這是使用者心態。無關對錯,甚至合乎情理。這在各種網路社群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封鎖功能也確實是給你這樣用的。不過Matters本身塑造的社區特質,已經不容它再繼續止步於此。

理想本就愚笨,卻是進步的主要來源

有理想是好事。對Matters的社區改造有理想,絕對是好事。

然而目前整個社區氛圍,其實挺容易抹煞掉持有理想之人的勇氣與動力。

Matters雖然不是國家,底下的使用者也不是公民,不過不同於國家的好處,就在於它不需要背負沉重的外交、軍事、國際地位的壓力;它可能會存在類似的問題,但相比之下覺得顯得可愛很多。

理想本來就很愚笨。當年臺灣野百合、318太陽花,哪個不是理念提出來被人嘲笑的;當年1945年你要談臺灣獨立、談民主實現,路過的人也只是笑笑你瘋子,等著被國民黨特務抓去關;結果後來民主實現,理想笨蛋成了實現民主的先驅者。

Matters有誰會是先驅者呢?目前為止我看過幾個笨蛋,然後這幾個笨蛋都選擇隱退離開了。

我只能說,權利從來不是等人給,而是自己要去爭取的。想要什麼環境,你就得自己拼命。不要怕被嘲笑或看輕,理想本就愚笨,卻是進步的主要來源。既然沒有理想,那就得過且過也無妨。


最後我要說:

要做為具有公民精神的使用者,還是單純的使用者,都由自己決定。

我說過了,任何事情都無關對錯,都是自己的選擇。你選擇了什麼,就會迎來什麼樣的結果。

Image by Peter H from Pixabay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一年Matters觀察:在我眼裡Matters所面臨的困境

續談一年Matters觀察: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讓問題自己出現方法

2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