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ayish

白天批判下午睡覺晚上寫作半夜打電動

幻樹下的螢花

發布於

自土裡伸根,浸潤空氣的濕漬,發芽。它探出比一旁石粒稍大的芽心,睜眼。

幻樹的罩幕,浮動著,灑盪著,一粒一粒芒輝之種被送出,緩緩落至夢之土。

它伸出短小的芽葉,嘗試捕捉一顆發著黃光的種子。穿透了,落入土壤。在它的根還能感受種子存在的短暫片刻,它得知種子化為了透明,一路下竄,準備穿透夢之土,穿透雲層,落入凡間。

它的使命與它不同。這是它理解的第一件事情。


望著隔壁萌芽的兄弟姊妹,它向它們招手,卻發現它們連頭都還沒有探出的機會,就已經邁入死黑的枯竭。幻樹的罩幕隨著鬚根的拉抬被捲起,遠在天邊的月亮開了個口,一道繽紫的浮光如塵灰緩緩降下,潑灑在它身上。

它的根延展了。朝著它死去的兄弟姊妹過去。吸收。它成長了,成了帶有悶黃葉片的虛弱植株。

它是幸運的,可它也在存活下來的那一刻,背負起某種意象不明的責任。這是它理解的第二件事情。


罩幕再次垂降。這次,罩幕徹底掩蓋住整片夢之土,不再移動。

鬚根沿著罩幕緩緩伸至地面,它們四處鑽竄,檢視少數幸運存活下來的同類。包括它。

一滴淡綠色的水露,自鬚根的觸端掉落,打在它們的雙眼上。

雙眼被黏閉,它們再也無法張開眼。原本軟爛的莖驅變得茁壯、粗厚。無力的葉子也似乎變得稍有氣色了。

這是它理解的第三件事,它們不需要視線。


在這之後,幻樹不再動了。罩幕與鬚根,也隨著冷冽的空氣而停滯。

夢之土陷入沉睡,很深沉,很漫長的沉睡。而它與那些倖存下來的同類們,卻保持著清醒的意識,既無法隨之睡去,也無法停止接觸外界的改變。它們忍著苦悶的折磨,忍受長而恆久的等待時光。

第四件事情,它理解了耐心。

但在理解這件事後,它開始質疑了。它不理解自己為何得化為種子,化為夢之土上的生命,然後忍受這樣的等待?過去,它曾只是個精靈。有著普通的生活,普通的習性,普通的靈魂。它的一生,完全在和平的衣食寢睡後,平淡結束。它既沒有犯上任何該死的罪孽,也沒有釀成天大的錯誤。它是普通人。對照有規律的前世,這樣無所作為的生活,根本是煎熬,根本是磨難。

它作為瑩花,到底有什麼意義。


凝固的鬚根,動了。

就像是為了回答它,或者說它們同時開啟了某項契機一樣,所有鬚根來到了它們面前,輕觸。

「終於是時候了。」

它,綻放了。

小小的頭顱迸裂,滲出血液。它的頭殼碎片向外蔓延、擴大,然後泛起飽滿耀眼的螢光,映照夢之大地;原本低鬱的葉子捲成螺旋,成了尖細而優雅的藝術品;就連紮在土裡的根也發散著驚人的光輝,在陰暗的土壤裡與地表的光彩折射、交錯。

夢之土被喚醒了。它感覺到那些落入人間的種子們的存在意義,感覺到過去被它吸收的兄弟姊妹的存在意義。感覺到經受如此難熬的成長歲月後,它作為一棵壽命短暫卻光鮮奪目的瑩花,的存在意義。

第五件事情,它理解了。 它們將要一起照亮整個世界,並且向這世界上的人們撒下夢的糧食,在他們腦海裡延續它們未能挖掘、實踐的美夢。

即便這只會是轉眼瞬間發生的事情,但,也將會是它此生最美好的體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