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ayish

寫了五年文學獎後的感想

大家應該不介意我一天連發好幾篇文吧,反正趁現在有心情我就抱怨一下,剛好最近是各大文學獎公佈得獎名單的日子。


說到文學獎,我必須先說我蠻傻的。我投文學獎投了五年之久了,但沒有一次是有入圍過的。可是每一次失敗,到了明年,總還是會想繼續寫一篇新的作品,繼續投,然後繼續落榜。

說真的,其實過了這麼久,對於這樣的「成果」我現在覺得沒甚麼好意外的了。

第一,我實在不太擅長在有競賽性質的範圍下寫作品,我很討厭任何比賽,不過我還是手很賤的跑去參加就是了。

第二,對於文學獎,我總是會在心裡斟酌許久,想著這樣的故事好不好、是否入得了文學獎的殿堂,評審會怎麼看待......總之就是內心糾結得太多了,反而沒有把故事寫好吧。

第三,這大概是去年發現的事情了。那就是,我去年終於想通了,不要去管評審口味,寫我自己會寫得出來的東西,然後我真的寫出來了。結果,它依然沒有取得任何好的成果。

關於文學獎如何評分,在文學圈裡似乎都有不少猜測。有些人覺得評審有口味問題,有些人覺得不存在口味問題,反過來說,應該是要把評審拉進你的作品裡。但就我以個人對歷屆文學獎得獎作品的觀察與感受來說,我其實感覺不太到文學獎「不存在口味問題」的氛圍。它一定有,一定存在。否則為何直到現在為止,都還沒見到以寫奇幻、寫科幻題材的小說能夠得獎呢?

我基本上感受不太到臺灣諸多文學獎對類型創作的尊重與接受,即使遊戲規則說得挺「開明」的好了,但是從事後得獎作品公佈來看,它們依然愛的是那類調調的文字。這點,你要說評審不存在口味問題,我是不太相信的。口味一定有,就像創作補助的評審,也一定會因為個人口味的問題而把一些看似有意思的創作計畫也刷掉一樣讓人遺憾可惜。所以我常常看人說臺灣文學圈對創作者多好,以我跟之前一些類型創作者的觀察來說,我們真的感受不到哪裡好了。

在臺灣想寫類型文學的比賽,除了金車的奇幻獎,再來就是泛科幻的科幻獎。再來,就沒了。如果硬要湊,今年文策院舉辦的漫畫劇本文字組,或許也能算是一類,但就真的寥寥可數(至於輕小說的部分,因為前幾年也都取消辦比賽了所以不好說)。

今年參加一些文學獎,然後在這個月確定大概是連入圍都沒有後,我應該是真的不打算再繼續投文學獎了,畢竟吃力又不討好,騰出額外的時間寫這些作品,根本是佔用我寫手頭上創作的時間。轉過來想,如果我把思考文學獎的心思,通通拿來寫我自己想寫的作品上,反而能帶給我更好的利益。好比說今年開始比較頻繁寫得極短篇小說,就真的讓我有了微薄的收入。

寫了五年的文學獎,然後下定決心不要再投了。我不知道明年是否會做出違反這項決定的決定,但從一開始還會深切感受到自己不被認同的挫敗,到現在摸摸鼻子將它看得雲淡風輕,也算是隨著文學獎的磨練磨出了一點心智就是了。

總而言之,不投就是不投了,浪費時間。

寫在得不到文學獎以後的感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