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SUN

生活在美国十年的北京人。物理专业、生医工作,对政治人文感兴趣。

论商业

發布於

PS 照例在豆瓣创作完搬运到这里来,话说感觉豆瓣可以调节不同字体来凸显主题,这里似乎没有这个功能。单纯靠文字本身还是很难持续吸引读者注意力,今天开始写的时候尝试划重点的方式,确实我说话啰嗦,而且完全没有复读polish想到哪写哪。

今天看斗罗大陆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一直喜欢看这种热血爽文,而另外一边猎奇的盗墓笔记,近些年出了很多部却没有看过了。而且这种热血爽剧每年都层出不穷,永远都会占据我大部分想看电视的时间,那些盗墓笔记怕是永远没有机会看了。可为什么这些热血爽剧层出不穷?因为它特别符合大众心理,直接略过努力的部分,让主角登上顶峰各种虐其他强者,满足了普罗大众的YY心理。看得人越多,出得也就越多,因此才会层出不穷,永不停歇。那么看这种剧的普罗大众自然也就被这样‘直给’的剧娱乐时间占得慢慢的。试问忙碌工作一天被虐得像狗的我们,是会选择这种轻而易举就能获得成功给人带来征服快感的剧,还是会看尼采那种探讨绝望本质的书?环顾四周充斥着我们生活的,都充满了这种快感速食消费主义。

可这就是商业的本质呀,商业本质与民主一样。商业怎么更赚钱?能够target更多人的产品更赚钱,那曲高和寡需要花时间经历甚至资质经历去理解的内容,当然不是商业所追求的首选,首选就是这种符合大众审美的。什么是大众审美,那就是人的本性,人共通的观感。一旦不共通,那就无法卖出产品。所以商业给予人类的终点,恐怕就是越来越刺激人类本性、这种有点类似于兽性的特质。越不同的反而越人性,越共同的反而越原始越本性。那么商业的终极发展,就是塑造人回归本性而已。

不得不说,商业是塑造当今社会的最重要驱动力与规则。有钱人有社会地位与相应的名利权利,有学问的人和总统之类反而不如首富们令人追捧和做事容易。我小时候,每天看电视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还只限制在周六周日,相信父母那辈就更不用说了。对于我来说,文学和科学读物是我最好的消遣娱乐方式。不是家里没条件给我看,而是家教严格,控制我不能看‘低俗’的电视节目。当时电视里还是类似于金庸武侠、雍正王朝这样的剧。我确实无法想象,如果从小就看电视爽剧男主角轻松赢得全场的内容长大的我,是否能够再对文学与科学等等我儿时的爱好感兴趣。人的知性与感性、甚至是智慧在儿时就开始塑造。在这个时候你的世界都充斥着这些‘直给’的爽文刺激,那到底是在往哪个方向塑造你呢?不难想象,依靠商业市场经济的发展来塑造我们的世界,那么人类后代就朝着越来越原始和共同的方向,也就是越来越笨的方向发展。

我面前,仿佛已经预见到了这样的商业主导的社会将人类的进化画上了终止符。满足大多数人的民主,或者大多数人能够理解的好政策,就是特朗普那样的代言人。我知道1984是个预言社会压迫的小说。可是完全的自由与释放天性,不是让我们回归原始兽性吗?这个社会的偶像们,有钱又有地位的人站在社会塔尖的人,为什么是商人?而不是有学问的人、道德高的人,或者著书厉害或者能够造出人类瑰宝的艺术家们?梵高是这样的人,可是他注定不会比贝佐斯有钱。为什么?这是因为商业就错了,市场经济局限了,至少不应该是主导。

在我们摆脱了温饱与贫困的当今社会,人们的生存意义不再是活下去。可是你看看周围人追求的意义,哪个不是赚大钱?连我都无法免俗。怎么赚大钱,不是靠做有学问的人、做品德高的人、做燃烧自己孤僻的艺术家,而是找人类共通的爽点,制造抖音这样浪费消磨意志传播笑话和爽剧片段的娱乐方式。如果商业的金字塔是这样的产品,你还不觉得是商业错了吗?

如果不像1984那样对人对商业、财富分配方式、思想塑造模式进行改变,那人类的终极就是做个混吃等死的白痴。商业决不能是这个社会的主导,只因为财富应该分配在那些值得被尊重的人身上,而不是由财富来决定谁值得被尊重。

PS 杠精们不要说什么商业创新,如果创新都聚集在爽文创新而已,你看看占据电视剧市场的内容,那这种创新只能算是内卷。

预告一下,下篇写动物农场,不是奥威尔的动物农场,无关政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