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SUN

生活在美国十年的北京人。物理专业、生医工作,对政治人文感兴趣。

我为什么不想做podcast或者博主?

發布於

我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想做的原因不言而喻:虚荣心,又或者是分享内容的兴趣。我问自己,那我为什么不喜欢花时间分享内容给别人。


我从小就不爱给班里的同学讲题,故意讲得很乱,可以避免班里同学来找我问问题。可奇怪的是我不是一个冷漠的人。我从小就很能共情。众所周知人类的共情是有距离限制的,就限于所闻所见之人。而一旦这样共情的可怜之人多了,就less likely去帮助他们了。为什么?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贫穷的本质》里面就说过:做慈善,如果你的对象是一两个人,相比一整个非洲大陆,你伸出援手的几率会更大,因为后者会让你感到杯水车薪和无助,因此连眼前的帮助都省却了。


我最擅长的,那确实是看事长远了。讨论女性问题时、讨论贫穷问题时、讨论阶级问题时,我都不禁内心质疑,这个问题和非洲的贫苦人民比起来算得上什么?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不去帮助非洲人?我知道这样想不对,自己国家的可怜人问题总要有人去关注。


还有一个就是自私在作祟。我自己还没有ready,没有时间与精力帮助别人。这个是最大的私心与欲望。共情心和私心在打架。慈悲善良不能只靠共情心去支撑。在这里,共情心更像是感性,而私心更像是善于计算的理性。


佛说要慈悲,拯救众生于水火,于这虚无皆空的水火中。我好奇,既然这些水火活着都是假象的话,为何还要去救?我觉得菩萨道之所以玄妙就在于此,看透了假象却还奋不顾身牺牲自己去救。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曾经抑郁的想要自杀,就是因为觉得活着没有意义。后来找到了,那就是帮助别人。我觉得他活着是有大慈悲的,人生的意义就是拯救别人。


而我,人生的意义就是活着,为自己活着。那么周遭人,甚至不认识的人,真的很难让我去舍弃自己拯救。佛说,要没有分别心。这个需要修炼。


老天给了我inherent看清苦难的眼睛与感受共情苦难的心,却没有给我拯救苦难的勇气与力量。芸芸众生,如果帮,而终点又在哪里?


在这里还有个矛盾点,就是芸芸大众是否需要知识分享(救),你说他们需要吧,那他们不无知,为何不自己求知?不需要,那就更不用我去做知识分享了。阿弥陀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