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SUN

生活在美国十年的北京人。物理专业、生医工作,对政治人文感兴趣。

对与错

發布於

今天下午参加了关于一些民主贫困的辩论话题,晚上又看了关于美国大选的recount,真的是有感而发,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就没有对错,尤其是观点政见而言。所有的观点,都是需要一定背景对于一些特定人群来定义对错的。地球生与不生,对于宇宙而言并没有对错,只有站在人类的角度,地球生才是对的观点。同理,温室效应对于人类长期而言有益处,但是对于社会上的卡车司机就不易,因为石油价格增长会导致他们的温饱成问题,那我如果是卡车司机,我为什么要牺牲我自己去帮助未来的人类呢?有的观点或者政策对于穷人来说是正确的,对于富人就是错误的,反之亦然。为什么富人的利益理应是被牺牲的那一方?和打土豪分田地如出一辙的逻辑吧?


应该如何判断对错呢?你必须站在各自双方来同理心判断,去了解ta的经济、教育、生活环境、困难、情感与过往经历。大部分人,是无法生出这样的同理心的,因为没有经历过就是很难想象,不然作家和演员的职业也不至于如此难。基于世间无对错,针对不同人群利益才生出对错的道理,就得到了一个推论,民主,是在选择大部分人的利益啊。现实又往往因为资源有限,大多数是一方获利,另一方就会蒙受损失。就像是列车问题,由六个人投票,是驶向左边还是右边。而它本身,如果抛开了代表人群,就完全没有了意义。所以世界上的对与错,都是相对的,都是基于个人经历与利益的。举个极端的例子,杀人是错的,但如果这个人杀了你的至亲,或者毁了你的希望与人格,对你来说,杀人变成了一件对的事去做。对被杀者,杀人永远是错的,即使这位被杀者是个穷凶极恶如萨达姆之流。大奸大恶是由谁定义的?袁承焕是大明的英雄,却是满族人人痛恨的敌人。这类的是非题还有很多,世界上的观点对错就是这样。


更可怕的还有事实不可知,就比如在recount中的情节,没有人真正关心到底Florida的人民是不是更多的人选择了Bush,他们关心的只是如何recount能让自己的campaign赢。他们做错了吗?没有,因为统计误差永远不可避免,就是真相永不可知,不论是recount还是revote,你都无法100%的揭示真相,但是你永远都会有统计误差,就像量子力学永远存在的测不准原理一样。人类只能试图无限接近真相,但真相永远存在一个黑洞一样的视界,里面的信息永远无法传出。在不可知的情况下,那么怎么去用未知来主导未来决定就成了一门玄学,只有结果导向可循。同样的,如果我今天代表的政党,只能代表10%这部分人的利益,那我错了吗?民主下,我会输,但不代表我为了这10%的利益人争取民主就是错了,这10%的人可能代表了穷凶极恶的人,可能代表了手无寸铁的人,可能代表了保护了他们的利益就会损害未来人类利益的那些朴实的卡车司机。卡车司机错了吗?没有。我作为科学家支持绿色能源支持打压传统能源错了吗?没有,某个中部工人要求把政府用来做温室效应研究的钱来让自己和自己的工厂转型,这样让子女享有更好的生活,不再每日受家人的鄙视与中年危机的烦闷和失业的焦虑,他错了吗?每个人都没有错,你不是他们,所以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要求别人放弃自己的利益,去满足大多数人的幸福。太阳和天狼星真的不care地球的生死,地球是否生与死也没有对错。谁又知道地球上的生物是不是占用了别的星球生物活下来的份额呢?世间无对错,人代表了自己的利益定义了对错,那么自然就100个人有100个利益有100个对错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