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SUN

生活在美国十年的北京人。物理专业、生医工作,对政治人文感兴趣。

从晦涩到低俗

發布於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上说,戏曲与影视剧相比,都是有固定的程式,远离生活,一切生活中的东西,都无法照搬到舞台上。这个很有意思,因为我不禁想到,为什么几千年的中国历史没有演化出舞台剧,反而演化出了戏曲?难道最简单直接的形式不应该是舞台剧的产生吗,为什么它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没有被人所看重?同样的也有文字,当然这和纸张贵贱有关,但是全然由其决定的吗?其实并不知是否有被一叶障目。

从这里我很好奇,人类的精神世界或者精神衍生物是如何发展的。先来看一看原始的计算机,作为智能“生物”的雏形,其语言确实是复杂的晦涩的,而慢慢地,越来越能够被人类所理解。曾经听到过一种说法,说古人是最接近高级文明或者精神世界的存在。假设这是真的话,那高级精神财富很大程度上已经流失了。文化为什么会呈现这样从高到低的一种发展趋势呢?对于神明宗教的想象力,在古代真的是炸裂般地绚烂。而现代社会,大部分的这些想象力都被世界不是这个样子的科技所抹杀掉。虽然科技让人们的认知更加正确,但也逐渐抹杀了人们的好奇心与想象力,和最重要的浪漫情怀。那些违背科学原理的现代小说们,除去科幻小说的存在,都无法再被视为正经文学,一个修仙小说或者像金庸式的武侠小说再也无法造成万人空巷的流传,只有纪实性地社会文学才配被授以桂冠。不揭露现实或者脱离现实的文学,不值得被阅读,这是TMD谁定义的高低贵贱?除去与科学相关的文学作品,理性也被推到了神坛上,作为至高无上的价值观所存在,如果某人不理性,那简直不配存在在人类社会中。

看到有一篇文章中写道没有意义的有意思。人的一生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在算计,都在个人成长,都在努力学习变成更好地自己。如果有那么一刻的不理性与放松,我脑中的警报器就会想起,用身边无数的血淋淋的案例来提醒我走错人生路的危害。我从小都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无限的好奇,我一直认为我学习物理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决定。可是,现在想来,自从毕业之后,似乎就停止了对宇宙的所有憧憬,因为它在我面前已经拥有了一份标准答案。这就是标准答案的诅咒。没有任何更多的好奇与想象了,再也不会想起它,因为它已经定格在那一本本教科书上的理论了,再也不会发展与变化。它死了,带着我对宇宙世界的想象、浪漫和好奇,离我而去了。也许,我会在和朋友们分享物理定律时再扰起一丝丝的激情涟漪,但很快也在味同嚼蜡般的复述中消失殆尽。我最近一直觉得很不自由,很想叛逆,不想在生活在标准理性人生成功路上呕心沥血地努力,说的没错,我变成了一台精于计算的理性机器。这恰恰也符合了我现在的工作性质,大数据分析师,我的老板没有招错人,但他顾的是台机器,我抛弃了我人除去理性和努力上进的其他属性。

今天就先写到这吧,要去继续干活了。。。真的好想拥有不用考虑工作能够尽情写作创作的时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