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 articlesIn total 8179 words

004│佐敦樓上小賓館的神秘拉客男

MidnightStoryHK

十一月 凌晨十二點 佐敦道香港的天氣轉涼,街頭行人稀少,有點蕭瑟。看完一場放映,從彌敦道轉到小巷,左拐右拐入佐敦道,就這樣認識了Jack和Paul。200元一晚需要嗎 半夜十二點,我見他坐在路邊,眼神渙散,油麻地前一日大火,他倒真像個全部家當都被火燒光的倒霉蛋。

003│兩點鐘去天光墟

MidnightStoryHK

十月 凌晨兩點 牛頭角道牛頭角道近居民區,商店林立,除卻食肆、銀行、超級市場和時裝店,深夜的路邊,還有一個小小的天光墟。兩點現身的獨居老人 「你係警察?」黃婆婆見我朝她走來,有點警惕地開口。大概沒有正常人會在一兩點鐘,在一個尚未出現的墟市內遊蕩。

2

002│阿遠:無家可歸者在觀塘看海

MidnightStoryHK

八月 凌晨兩點 觀塘海濱道觀塘的海濱長廊沒有尖沙咀熱鬧。作為曾經的公眾貨物裝卸碼頭,它似乎已經完成歷史使命,安靜步入退休生活。來打卡的遊客寥寥,也不見繁忙的客運,海對面是北角零落的燈光,夏天有人垂釣,偶爾有風吹過,翻湧起一陣腥臭味。阿遠坐在地上,幾乎呆滯地保持著看海的姿勢,身邊是一些小食和散落的啤酒罐。

1

001│職安真漢子:碼頭裝卸工友阿輝

MidnightStoryHK

八月 雨夜 凌晨三點 旺角豉油街 我端著一盒燒賣在阿輝身旁坐下。阿輝講起他的工作,屯門內河碼頭貨櫃起卸。做一天休一天,他的生活以48小時為循環——早上五點起床,八點到碼頭開工,做十七八個小時,直到第二天凌晨兩三點收工。通常先來旺角吃點東西,再回到觀塘的家裡。

2

000│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

MidnightStoryHK

香港是個睡得很遲的城市,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永遠亮著燈,地鐵站凌晨一兩點還是人來人往,N字頭巴士每隔十幾分鐘就如約而至。夜晚的街道上沒有多少人,每個人分到的夜色都格外濃稠。永遠有人憑著各種各樣的原因,清醒著。天光墟的婆婆凌晨兩點出來擺攤營業,海邊的男人懷著心事喝下好幾瓶酒,失戀的...